首页 导报现场 正文

2020年金融科技发展与展望暨第七届新华网新金融论坛在京召开

——李礼辉认为区块链规模化的可靠应用技术瓶颈还有待突破

2020-09-28 14:07 中国发展网 杨虹
区块链技术 自主研发 数字经济

摘要:在数字技术的领域,我国是数据资源的大国和数字产品市场的大国,但也是技术弱国,比如说在区块链共识机制底层,智能合约底层技术上,我国还缺乏自主产权,在操作系统软件开发领域,只有补齐短板,才有可能与西方发达国家真正建立平等互立的关系。应该立足于数字经济的国家战略 在数字技术的关键领域掌握自主可控的知识产权,在数字经济数字金融的关键领域建立全球的竞争优势。

中国经济导报  中国发展网讯  记者杨虹报道  北京时间2020年9月25日,“2020年金融科技与区块链发展论坛(第七届)”在北京成功举行。本次论坛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区块链研究院、新华网、参考消息联合主办。本届论坛的主题是“科技赋能金融 变革引领未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研究工作组组长、中国银行原行长李礼辉在发言中谈到区块链的技术优势和应用实景时表示,目前尽管我国区块链的技术的应用已经取得了初步的成功,但区块链技术到现在还尚未成熟。未来我们面对的挑战规模化,区块链规模化的可靠应用的技术瓶颈还有待于突破,我国正处在区块链技术发展和产业发展重大的机遇期。

数字化转型和新兴技术的颠覆大潮正在不断地重塑各行各业,中国也正在积极拥抱金融科技的浪潮,金融科技作为金融与科技深度融合的产物,近年来已逐步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逐渐成为金融的“赋能者”与“助推者”。李礼辉认为,传统把区块链分为公有区块链、私有区块链和人文区块链。三种区块链技术架构形式的差别在于去中心化的程度不同还有读写的程度不同,这三种区块链采用分布式可信任可加密而且端对端点对点的技术架构,在技术的维度可以把区块链理解为可信任可交付可加密可共享的价值链。

李礼辉表示,区块链有两大优势,第一个优势就是数字信任。区块链在建立数字信任机制方面和大数据还有一点区别——技术背书的信任机制,通过数学的方法解决信任问题,以算法的程序来表达规则。只要相信共同的算法程序就可以建立互信,区块链通过共识CAE通过可编程的合约,可以编出相应脚本,可以共同确信交付执行,交付各方执行的商业条款。

更重要的是区块链可以引入法律的规则,引入监管控制的节点,通过这样一些措施确保价值的交换符合契约的原则和法律的规范,避免无法预知的交易风险,数字交易的价值可以在信任认知,信任薄弱环节中形成信任的纽带,节约信任的时间和成本。区块链可以节约这种成本,所以它可以在一定范围一定程度加持商业信用。这种数字信任可以在高速的网络中建立零时差零距离的认证工具,提高互联网实际效率和可靠性。数字信任主要的优势是高效率低成本的普惠性。,

第二个优势就是立体交互。区块链的分布式——端对端架构有助于信息并行传递,实现信息共享,管控并行交叉,交易对手多,交易环节多管理链条长离散程度高这样一些场景中可以构建时空折叠,立体交互的商业架构从而提高合作的效率和应用的效率。

与此同时区块链采用的链式的区块机构智能合约密钥等等技术,有助于在多方参与的立体交互的场景中,防止原始数据被篡改,有利于保护隐私和数据的安全。信息技术的架构,是大中心化的局域封闭式的;商业社会是市场主体各自独立而且是平面交付的;传统的信任模式是自成体系而且是分立割据的,如果能够应用区块链技术来建立数字信任来建立立体交付的架构,就有可能再造原有的商业模式,再造原有的金融模式,进一步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

现在的区块链应用中,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构建金融机构信息共享服务共享的分布式的帐本体系。应用有很多,涉及到金融业很多方面,比如放在供应链金融这个场景中,可以建立多方协作的架构,把核心企业的信用传导到更多的层级,而且它可以把商业的约定纳入智能合约,防止资金被挪用,也防止恶意违约。

第二,构建高效率低成本的金融监管系统。人民银行主导建设的一个叫金融创新的监管系统,现在已经在九个城市开始试点,这个系统可以对错综复杂的数据库进行快速的解耦和组合,也可以共享多方的监管数据,人民银行的监管数据证监会监管数据可以共享的,可以执行一致化的合规标准,我们现在合规标准不一定是一致的,在人民银行主导的新的金融创新的监管体系里面,合规标准可以是一致化的,还可以通过数据挖掘来释放数据的价值而且还可以自动生成监管的报告。好处可以实现监管全流程全方位智能化,不仅仅可以节约监管的成本,而且可以节约被监管的成本。

第三,实现公共数据和金融服务数据的五份的链接,或者说公共服务和金融服务的链接。比如去年上海市几个部门和银行,推出了5G贸易区块链+单一服务平台,这个平台既有监管的功能还有服务的功能,有十大功能板块,50多项应用,覆盖国际贸易主要环节和监管的全流程。它能够为企业提供国际贸易以及相关的公共服务,而且可以进一步延伸提供比如说数据金融保险供应链金融等等服务。

第四,在离散的架构中建立信任机制,比如蚂蚁链它们在2015年开始布局,现在在商品交易金融交易版权交易工艺试验等场景中可以提供商品的溯源,资产的确权票据的认证资金的追踪等等服务,解决信任的难题。

李礼辉提醒,在数字技术的领域,我国是数据资源的大国和数字产品市场的大国,但也是技术弱国,比如说在区块链共识机制底层,智能合约底层技术上,我国还缺乏自主产权,在操作系统软件开发领域,只有补齐短板,才有可能与西方发达国家真正建立平等互立的关系。应该立足于数字经济的国家战略 在数字技术的关键领域掌握自主可控的知识产权,在数字经济数字金融的关键领域建立全球的竞争优势。

李礼辉建议,需为民营企业民营创新机构创造更加公平更加宽松的营商环境。同时支持国有企业建立符合市场经济也符合科技规律的激励机制。抓紧制定关于区块链技术区块链金融的标准安全规范和认证审核制度。需要在法律上明确数字资产的法律定义,明确智能合约的合同性质和它的有效性,明确分布式架构下的质量主体以及它的行为规范和监管标准。

责任编辑:杨虹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