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发改委 正文

违规苗头隐现 发改委规范企业境外发债

2018-07-12 08:01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债务风险 境外发债

摘要:近些年,在资本市场双向开放过程中,境内企业海外发债逐渐增多,伴随而来的就是风险上升。而此次《通知》的发布,无疑是境外发债监管的再度升级。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李盼盼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联合印发《关于完善市场约束机制严格防范外债风险和地方债务风险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日前就《通知》相关问题答记者问时表示,目前企业境外发债主要存在三方面的问题:一是境外发债主体结构有待进一步优化,比如地方城投公司评级整体较低,房地产企业境外发债规模增长较快等;二是企业境外发债风险防控需要加强,部分企业自身资信情况一般,外债偿还能力受到关注;三是部门之间外债管理协调配合机制有待完善。

近些年,在资本市场双向开放过程中,境内企业海外发债逐渐增多,伴随而来的就是风险上升。而此次《通知》的发布,无疑是境外发债监管的再度升级。

中企海外发债热度不减

近年来,我国企业境外发债快速增长。国家发展改革委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企业境外发债2358亿美元。2018年1~5月,企业境外发债992亿美元,同比基本持平。

对于中资企业境外发债规模快速增长的原因,国泰君安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覃汉分析说,中资企业境外发债的增长得益于中国企业的海外资产和业务布局,随着中国的国际贸易增长,与之伴随着的金融交易和金融衍生品的合作过程不断增加。在此过程中,中资企业不断学习了解国外的债券发行方式,在实现自身的业务发展的同时灵活开辟国外债券市场,盘活资金存量,引进外资。这使得发债渠道多元化成为中资企业的业务必须,同时也是应对国内银根收紧,去杠杆化的金融市场的资本流动性趋紧的一个有效的低成本的补充。

2015年9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推进企业发行外债备案登记制管理改革的通知》(发改外资[2015]2044号,以下简称“2044号文”),企业境外发行债券制度正式从审批制变更为备案登记制。此后,中资美元债市场在2016~2017年经历了一轮持续的扩容。彭博数据显示,2017年中资美元债发行数目和发行量分别是2016年的2.43倍和6.23倍。

中国债市长端利率走升背景下海外发债的成本优势、人民币的企稳回升等,都成为中资美元债在2017年进一步放量的重要原因。

不过,2018年以来,随着美债收益率的走升和中国国债收益率的回落,中美利差正在不断缩窄,10年期国债利差已经从年初的140个基点收窄至目前的64个基点。同时,近期美元持续走强,人民币汇率小幅回调。

但企业境外发债也出现了一些问题。覃汉表示,近两年,部分企业尤其是房地产、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等企业外债发行规模有所增加。这些企业评级情况参差不齐,有的经营收入和利润不高,自身实力有限,但申请备案登记的外债规模偏大,动辄五六亿美元,甚至高达数十亿美元,申请发债规模与自身实力不相匹配,有的缺乏以项目本身收入偿还贷款的能力。部分企业由于没有外汇收入来源,抵御汇率波动风险能力较弱。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表示,由于再融资需求较大,今年内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的境外债券发行量将保持强劲。在覃汉看来,境外债券发行强劲的部分原因是境内信贷环境趋紧,在此情况下,开发商转向境外为业务发展提供资金并对其部分境内债务进行再融资。

违规早已引起关注

在海外发债成为越来越多的企业重要融资途径的同时,一些违规现象也引起了相关监管部门的重视。

近期,国家发展改革委外资司对8家企业及有关承销商、律所等中介机构进行了工作约谈,听取了企业和中介机构关于企业基本情况和外债发行情况的说明,并指出企业发行外债存在的违规之处,要求企业和中介机构各负其责,遵守2044号文事前备案登记要求及境外发债的相关规定,切实做好外债发行相关工作。

据了解,国家发展改革委在2044号文中规定,企业发行外债须事前向国家发展改革委申请办理备案登记手续,并在每期发行结束后10个工作日内,向国家发展改革委报送发行信息。

覃汉称,国家发展改革委提到未提前备案的情况主要是针对部分企业境外子公司在海外发债融资的情况。在2044号文中,国家发展改革委明确规定,境内企业及其控制的境外企业或分支机构向境外举借的、以本币或外币计价、按约定还本付息的1年期以上债务工具,包括境外发行债券、中长期国际商业贷款等,都需向国家发展改革委进行备案登记。

其实,2017年以来,以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为核心的监管政策密集出台,一方面延续2014年以来新《预算法》、43号文、88号文等政策对于规范地方融资要求,加快剥离城投企业背后的地方政府信用,另一方面在此前监管框架内,对于城投企业“何可为,何可不为”进一步细化明确,加之金融强监管政策持续升级,对于城投企业依托影子银行的“偏门”、“暗道”全面封堵。

“但一项措施的有效期并不一定是能够长期延续的。去年,城投债市场结束了近些年来一直持续增长的大好形势,在与宏观调控的‘严监管、防风险、去杠杆’的推动下,城投企业面临的政策环境和融资环境日益严峻。”申万宏源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孟祥娟指出。

除此,覃汉也指出几点风险:由于国家外汇局登记备案存在不确定性,会面临未来购汇还款的政策性障碍,进而导致此笔债务存在“悬空”的状态,或造成技术性违约风险。境外发债募集资金,尤其是短债资金,存在着使用盲区的问题,部分企业发债缺少明确的目的性,直接导致资金的闲置和浪费,部分发债资金或用于与国家导向相悖的行业,存在一定的监管隐患。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此次《通知》提出,要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和对违规发债企业、中介机构等主体及其主要负责人的问责力度,实施跨部门联合惩戒,及时公开通报,并限制相关责任主体新申请或参与外债备案登记工作。

还需进一步规范发债

为解决企业境外发债中存在的问题,国家发展改革委将会同有关部门,健全本外币全口径外债和资本流动审慎管理框架体系,合理控制外债总量规模,优化外债结构,有效防范外债风险。

具体来看,国家发展改革委提出了5项举措:包括着力优化外债结构,重点支持一批综合经济实力强、国际化经营水平高、风险防控机制健全的大型企业和金融机构赴境外发债;规范企业举债有关资质要求和资金投向,房地产企业境外发债主要用于偿还到期债务;尽快制定《企业发行外债登记管理办法》等。

作为跨境融资的一个渠道,企业境外发债无可厚非。但是,与规模激增相伴随的,如果海外债券违约增多,这无疑是监管部门不愿看到的情况。那么,未来为更好解决企业境外发债中存在的问题,还应做哪些配套工作呢?

孟祥娟认为,一是对发债主体海外评级提出强制性要求,有效降低违约风险;二是政府进一步简政放权,简化城投企业海外发债的审批流程,缩短海外债发行时间,提高企业发债效率;三是防范国际风险,设立汇率风险规避机制。

覃汉表示,国家发展改革委要切实加大事中事后监管力度,拟举借中长期外债企业要统筹考虑汇率、利率、币种及企业资产负债结构等因素,有效防控外债风险;要规范信息披露,不得披露所在地区财政收支、政府债务数据等可能存在政府信用支持的信息,严禁与政府信用挂钩的误导性宣传。具体建议如下:

首先,企业要实现实体化运营,依托自身资信状况制定外债本息偿付计划,落实偿债保障措施。严禁企业以各种名义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为其市场化融资行为提供担保或承担偿债责任,切实做到“谁用谁借、谁借谁还、审慎决策、风险自担”。

第二,拟举借中长期外债企业要统筹考虑汇率、利率、币种及企业资产负债结构等因素,灵活运用金融产品,稳妥选择融资工具,合理持有外汇头寸,密切关注汇率变动,有效防控外债风险。

第三,建立健全责任主体信用记录,对涉及地方政府违法违规融资和担保的企业、承销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主体及其主要负责人,加大惩处问责力度,纳入相关领域黑名单和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归集共享,实施跨部门联合惩戒,及时公开通报,并限制相关责任主体新申请或参与外债备案登记工作。

责任编辑:孙靖白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