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发改委 正文

专家议“两个毫不动摇”:稳预期 强信心

2018-10-08 22:11 中国发展网
民营经济 公有制经济 非公有制经济

摘要:有企业家担心,理解国家的产业政策,但是害怕哪天把菜给撤了,桌子一掀,企业什么都没有了。因此,如何稳定民营企业家的预期,增强他们的信心,是未来民营经济健康发展的核心保障。

中国经济导报 中国发展网 记者张洽棠

“我国实行的是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国有企业地位重要、作用关键、不可替代,是党和国家的重要依靠力量”“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为民营企业发展营造良好的法治环境和营商环境”。在东北三省考察期间,习近平总书记重申“两个毫不动摇”的大政方针,进一步阐明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表明了我们党的一贯立场,回应了社会的重大关切,为我们在新时代更好坚持和完善我国基本经济制度、推动我国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指明了方向。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召开“民营经济发展座谈会”,相关专家认为,“两个毫不动摇”与其他中央文件精神都表明国家政策一直支持发展民营经济,目前民营经济发展出现的问题,主要在于市场准入、政策落实等几个方面,而稳预期、强信心则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政策脉络:两个毫不动摇一脉相承

民营经济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这是我国的基本经济制度。

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研究院体改所所长银温泉表示,中央曾多次提出两个毫不动摇,一个是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一个是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从中央文件上来讲,国家政策一直在支持民营经济发展。

从具体的政策来看,我国在2005年推出了推动非公经济发展的“36条”,2010年国务院颁布了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新36条”,都是针对民营经济的政策。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在体制上和政策上,制订了很多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银温泉表示,行政体制改革、进一步放宽市场准入、新的市场主体不断涌现,以及取消了很多审批事项等,都有利于民营经济的发展,另外,混改也要借助民营经济的资金,借用民营经济的机制来改造国有企业,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混改也是推动民营经济发展的一个很有力的政策。

民营经济是推动中国现代化建设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力量,民营经济遍布国民经济的各个行业,据统计,民营经济提供了80%的就业岗位,包括新增就业的90%、农村劳动力70%的转移都是民营企业吸纳的,在税收上也超过了50%。

银温泉表示,民营经济在推动经济发展、解决就业,以及税收上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从这一点来讲,民营经济不仅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主要力量,也是国家所依赖的一个重要的物质力量。

而对于“两个毫不动摇”的认识,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研究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郭春丽指出,这几年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平等受到法律保护的环境正在形成。

一方面,放宽市场准入。去年国务院国资委和部分地方国资委制订了国有资本投资负面清单,要求在负面清单里面的不得进入,这其实给民营资本腾出了更大的发展空间。近期又进一步降低了准入门槛,在环保、交通等领域,向民营资本集中推荐了一批投资项目,同时帮助解决土地、融资、人才问题,在市场准入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

另一方面,强化融资支持。郭春丽表示,截至去年年底,已经有17家民营银行开展民营经济融资业务,中小企业、民营企业的融资是草根对草根,应该是小的信贷多元化支持,而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也在进行中,中小板、新三板、创业板和股权融资正进一步简化手续,促进多层次的市场融资,通过提升直接融资的比重,来降低融资成本。

问题在哪:市场准入与政策落实是关键

据统计,今年前8个月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6.2%,其中国有控股企业增长26.7%,私营企业增长10%,两者相差近三倍,而据业内人士测算,实际情况民营企业比这个数据要差很多。

那么,民营经济发展究竟存在哪些问题呢?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毕吉耀指出了三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是市场准入的问题,尽管总体来说是民营经济的准入领域在不断扩大,包括PPP项目,以及部分垄断行业开放,但是还要进一步的努力,破除“天花板”、“弹簧门”等现象。

第二,政策落实的问题。比如说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中央出台了很多的有效措施,也有一些要求,银保监会也对新增贷款有新的要求,但在落实上确实存在一些问题。

第三,随着中国经济发展的环境条件变化,一些民营企业确实也有跟不上整体步伐的问题。例如,经济快速发展的时候,对资源环保的要求比较松,社保缴纳的问题也不是很严谨,成本控制相对好做一些,因此在目前强监管的大背景下感到不适应。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则认为,当前民营企业发展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金融没有完全做到市场化,没有完全做到一碗水端平,这不利于市场的公平竞争,所以加快金融改革,既要防范风险,同时也要促进不同所有制经济的发展,这是当前面临的重大问题。

在金融方面,刘尚希强调,不能以防范风险的名义,把更多具有市场化特点的非正规金融一棍子打死,需要正规金融和非正规金融两轨并一轨,而并的方向还是要朝着市场化的方向。尤其处于产业中下游的大多数是中小民营企业,它们的融资会遇到很多困难。金融是经济的血液,利息降一个点和税率降一个点哪个效应更大,答案是前者会大许多倍。

另外,刘尚希还强调要推进生产要素的市场化配置,主要涉及到国有生产要素如何通过产权制度的构建,通过交易来实现公平和效率。目前大量的生产要素是国家所有,目标是让不同的市场主体公平使用,而从国家所有到公平使用,这个转换过程既是交易过程,也是产权构建的过程,但是大量的行政权力干预使得产权实际上是不完整的,因为转换的过程是一个建立合约的过程,行政权力过度介入可能导致随时变卦的情况。

刘尚希表示,中央一再强调要加快完善产权制度,这是当前非常重要的改革内容,产权是市场经济的基石,如果产权不完善,其他问题的解决也只是皮毛。

如何应对:稳预期 强信心

有企业家担心,理解国家的产业政策,但是害怕哪天把菜给撤了,桌子一掀,企业什么都没有了。因此,如何稳定民营企业家的预期,增强他们的信心,是未来民营经济健康发展的核心保障。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所所长马骏指出,要进一步增强民企的信心,需要系统性变革。现在出现了问题找不到申诉的渠道,找不到协商的渠道,出了问题不知道找谁,另外,有一些地方出现的情况是,地方政府在招商引资时,既客气,也承诺得很好,但一旦形势一变,态度马上发生变化,企业很难做的。

而更难的是金融改革和财税改革,马骏认为,金融改革是一个老话题,旧的问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又增加了,还有就是税费,虽然说要减税,但减的幅度有限,因为支出是刚性的,减收需要减支,减支又涉及到一些大的改革,大的支出不减,减收的空间也不大,这是比较难的一个事情。从长远来讲,马骏认为减税有空间,但是这是比较难的事情,另外,制造业应该减税,应该要鼓励制造业的发展。

全国工商联的专家也强调了优化营商环境和政策制定方面稳预期的意义。一方面,要做优营商环境。现在做营商环境不仅是招商引资,更重要的是做好软环境服务。随着双创热潮的兴起,各地做孵化器的特别多,产业园区、高新园区也特别多,都说要打造产业集群。企业家说不要再提倡这种口号,让企业和企业之间自己发生化学反应,不要政府“拉郎配”,不要为了打造一个集群,拉了50家企业过来,实际上没有效果,事实上只需要一两家龙头企业带动上下游的企业,让他们自己产生化学反应。产业园区是特色,但是产业集聚绝对不是行业的集聚,应该是围绕龙头大企业的产业链集聚协同性发展。

另一方面,要避免政策一刀切,急刹车。现在有“三多”的现象,即政策部门规章多、解释规定多、政策急刹车多。政策没有在顶层设计的层面去考虑,随意性较大,解释补充规定多,是在透支政策的公信力,应该更加广泛征求意见后再出政策。目前,政策制定方和需求方是脱节的,企业发展的速度很快,政府的政策跟不上,政策对企业的需求搭不上边。

责任编辑:宋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