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发改委 正文

2019年国家物流枢纽名单确定:这不是终点而是起点

2019-10-16 10:30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物流枢纽

摘要: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2019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共有23个物流枢纽入选2019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接下来入选单位将按照各自方案开始建设国家物流枢纽。

   

熊  伟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 栾相科

北粮南运除了走铁路还有什么方法?如果拿这个问题去问营口港,它就会告诉你一条更高效更便捷的新路——先用铁路将粮食运到营口的鲅鱼圈港,之后转海运,到达沿海或是长江沿岸的各港口,之后再通过铁路或公路转运至最终的目的地。“从东北将粮食运到南方,与传统的铁路通道相比,使用新开辟的‘铁海铁’或‘铁海公’通道,可以降低约百分之十几的成本。”国家发展改革委综合运输研究所所长汪鸣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说,营口开辟的这一“北粮南运”新通道不仅货物损耗、物流成本得到大幅下降,而且水运更加绿色、低碳、环保。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联合印发《关于做好2019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共有23个物流枢纽入选2019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接下来入选单位将按照各自方案开始建设国家物流枢纽。得益于在多式联运方面的创新,营口港在这次评选中脱颖而出,作为港口型国家物流枢纽顺利跻身2019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之中。

“本次共有51个国家物流枢纽承载城市的56个物流枢纽参与申报,本着公平公正的原则,经过科学评审,最终确定了23个国家物流枢纽,这些枢纽区域、类型分布相对均衡,有利于支撑‘一带一路’建设、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济带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西部陆海新通道等重大战略实施和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国家发展改革委经贸司负责人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说。

加快构建“通道+枢纽+网络”的物流运作体系

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我国社会物流总费用与GDP的比率进一步降至14.6%,“物流业降本增效,为改善实体经济发展环境、提升国民经济运行效率作出了积极贡献。随着物流降本增效工作不断深入,有必要通过国家物流枢纽建设优化和改善物流运作体系,在更大范围、更深层次上系统推进物流降本增效。”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中国物流学会执行副会长贺登才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确定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就是要提高干线物流效率、促进干支高效衔接,最终打造“通道+枢纽+网络”的国家骨干物流运作体系。

这一观点得到了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现代物流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彦林的认同。他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关于物流园区和枢纽建设的精力过度分散,全国现有1600多个物流园区,如果再算上占地150亩以下的物流园区,粗略估计,可能有4000个左右的物流园区,这造成了物流资源高度分散,同时园区与园区之间也存在恶性竞争。

“因此,我们现在提出要建设国家物流枢纽,通过整合现有资源,来提升物流业的资源利用效率。”李彦林说,通过国家物流枢纽的建设,可以尽快形成国家骨干基点网络,形成国家骨干基点网络以后,其他的节点都要围绕着骨干基点来建设,形成干支搭配关系,这才是布局国家物流枢纽的最大意义所在。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梳理发现,本次公布的23个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不仅涵盖枢纽类型全面,而且在区域分布上也比较均衡,其中东部地区10个、中部地区5个、西部地区7个、东北地区1个。“这是从国家整体发展战略层面考量的。比如,有的位于‘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节点城市,有的设在京津冀协同发展、中部地区崛起和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地带,也有的处于沿海沿江沿边对外开放前沿。”贺登才分析说。

枢纽可助力未来产业布局和发展

早前发布的《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和《国家物流枢纽网络建设实施方案(2019-2020年)》中提出到2020年布局建设30个左右国家物流枢纽。“本次申报,各地积极性都非常高。”李彦林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工作,两部委都是持鼓励和支持的态度,因此为加快构建国家物流枢纽网络的总体框架,本次适当增加了2019年的国家物流枢纽建设数量。

从此次实际申报和评审情况来看,也的确如此。国家发展改革委经贸司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不少城市存量物流枢纽设施已具备一定规模,产业发展基础较好,枢纽建设方案较为成熟,因此适当增加了数量。”但他同时也强调,《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确定的127个承载城市和212个国家物流枢纽是统筹相关国家战略实施、区域经济发展情况,从全国层面做出的统一布局,并结合实际分阶段、分年度推进实施,是否入选2019年建设名单不影响相关承载城市推进此项工作。

我国进入到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以后,通过供应链来延伸产业链,从而提升价值链的作用越来越受到地方的重视,“很多地方政府都希望通过建设国家物流枢纽来提高物流效率,这样既发展了物流产业,同时为制造业和商贸业转型升级创造条件,也为传统机场、港口等基础设施的提升带来机会。”汪鸣说,建设国家物流枢纽,就意味着这个枢纽进入到了国家骨干物流网络体系中,自然可赢得更多产业布局的机会,可以说,谁先构建了枢纽,谁就赢得了产业布局和发展的先机。

过去很多地方招商引资、发展产业,靠的都是政策洼地,“你优惠税,我优惠土地,现在不许搞政策洼地,要公平竞争。所以,国家物流枢纽建设起来了,对各地降本增效,布局有竞争力的产业都是非常有优势的。”汪鸣补充道。

就在9月上旬,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召开,会上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发展的实施意见》。“现代物流业就属于现代服务业,布局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就是要让物流业跟制造业、商贸业深度融合,这也是推动产业高质量发展高质量布局,满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方面。”贺登才表示。

金华(义乌)商贸服务型国家物流枢纽是此次入选的枢纽之一,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了解到,其打造的“公铁联运”+“通关便利”的优势正在不断释放出来,目前金华的电动工具和日用品、义乌的小商品、永康的五金产品、浦江和兰溪的纺织品、武义的休闲用品等,经新疆霍尔果斯口岸出境,源源不断运往中亚;浙江省内温州、嘉兴、台州、绍兴的服装、鞋类、小家电、水暖建材等货源,也不断通过短途公路运输向金华南货场集聚,再由班列转关出口至中亚及欧洲,对省内货源的集聚能力大幅增强。

后评估机制对枢纽名单进行动态调整

国家物流枢纽建设是一项系统工程,“与此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的各项规划或评选不一样,国家物流枢纽申报上了,这不是结束,反而意味着这个事就正式启动了。”汪鸣在采访中特别提到这一点,申报上国家物流枢纽,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如果枢纽项目不能按期建设,或是不能取得预期效果,名单会随时进行动态调整。

“可以说,2019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名单的发布只是规划落地的第一步,我们将会同相关部门多措并举,加快推动国家物流枢纽建设方案落地实施。”国家发展改革委经贸司负责人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未来会依托行业协会等推动枢纽建设运营企业组建国家物流枢纽联盟,建立要素流动、业务对接、标准协调、信息互联等长效合作机制,加快国家物流枢纽之间互联成网。“还要建立定期评估和动态调整机制,对由市场自发建设形成、对完善国家物流枢纽网络具有重要意义的枢纽和所在城市,及时调整纳入规划范围;对长期达不到建设要求或无法有效推进枢纽建设方案实施的承载城市,将及时予以调出,确保国家物流枢纽建设质量。”该位负责人补充说。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中国物流学会作为行业中介组织,受政府部门委托,在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中也参与了一些相关工作。今后我们将继续发挥政府与企业的桥梁和纽带作用,进一步做好相关服务工作。”贺登才表示,这也是协会工作的职责所在,初心和使命所在。

2019年是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元年,接下来国家发展改革委将按照《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和建设规划》,以这批名单确定为起点,分阶段实施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工作。“及时启动2020年国家物流枢纽的布局建设工作,并在同等条件下优先向未入选2019年建设名单的省区市(含计划单列市)倾斜。同时,我们将提前着手研究制定2021~2025年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实施方案,明确下一阶段国家物流枢纽建设的重点、方向和内容,有序推动国家物流枢纽建设工作。”国家发展改革委经贸司负责人对此表示。

责任编辑:刘丹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