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经 正文

疫情防控常态化下北京服务业小微企业的生与死

2020-09-25 13:07 中国发展网 王典
服务业 经济复苏 北京

摘要:受制于人口流动限制、人与人接触风险顾虑,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7月份全国服务业PMI指数为54.2,环比回落0.2,其中特别是服务业新订单环比大幅下降1.2个百分点,为4个月以来最低,恢复速度并不理想。服务业的恢复滞后于工业部门,或将成为制约中国下半年经济进一步复苏的较大阻力。本文选取集聚大量服务业、今年上半年GDP增速为-3.2%的北京市,在暑期休假期间通过实地探访、微信采访等方式,对疫情防控常态化环境下在北京经营的8家小微服务类企业进行了调研。

王典

受制于人口流动限制、人与人接触风险顾虑,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7月份全国服务业PMI指数为54.2,环比回落0.2,其中特别是服务业新订单环比大幅下降1.2个百分点,为4个月以来最低,恢复速度并不理想。服务业的恢复滞后于工业部门,或将成为制约中国下半年经济进一步复苏的较大阻力。本文选取集聚大量服务业、今年上半年GDP增速为-3.2%的北京市,在暑期休假期间通过实地探访、微信采访等方式,对疫情防控常态化环境下在北京经营的8家小微服务类企业进行了调研。

一、同属服务业,境遇各不同

(一)教育培训逆势突围。北京卡耐基成功素质培训学校作为一家致力于口才演讲能力提升的企业,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逐渐将原来依靠线下交付的课程转为线上,通过小鹅通抖音腾讯等平台,不断推出各类课程。随着7月中旬线下课程恢复,公司加大广告宣传力度,近期客户人均消费保持在12800元以上,下半年希望能完成年初制定的全年营收目标。北京CG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营公务员考试辅导的培训机构。在北京疫情防控压力较大的时期,公司通过腾讯会议等免费平台开通的线上课程有效对冲了损失,减弱了疫情对营收的影响。再加上国家稳就业政策密集出台,公务员等公共服务领域的扩招态势得到确认和强化,今年下半年其招生规模将进一步扩大,期望下半年能集中发力、扭亏为盈。

(二)餐饮零售加快复苏。地处西城区广外街道的盛源饭店在今年上半年靠线上送外卖、线下在店门口卖蔬菜熟食等方式,撑过了疫情爆发最严峻的时期。该店经理表示,北京疫情防控应急响应由二级降为三级后,饭店上座率大幅回升,由此前每天不足10桌,增加到每天至少50桌,虽然相比去年同期亏损了25万元,但预期顾客对堂食的消费热情在逐步回升,下半年行情将有所改善。红莲社区的芳邻万家生鲜超市由于店小名气小,没有开通线上外卖服务,疫情期间收入同比下降80%,不过由于是家庭经营,雇佣成本很低,又加上现在附近居民购买人数的增多,今年盈利难度虽然较大,但能保证不关张。

(三)休闲娱乐勉强维持。市隐晓居(北京)健身有限公司7月6日复工以来面临招不到雇员和新学员的双重尴尬。手里有4家门店的刘经理表示,尽管已经增加10%的工资,也少有人前来应聘,而瑜伽健身这种非刚需服务即使在当前疫情零星散发的时期,消费者依然持谨慎保守态度,新客户没有太多增长,勉强靠之前的积蓄度日。星典影城(六里桥店)受疫情冲击,接连失去春节、清明、五一、端午4个黄金档期,影院半年收入化为泡影。7月24日恢复营业以来,为符合防疫要求,每场上座率不得超过30%,每个观众之间需间隔2-3个空座,观影全程需佩戴口罩,这一系列措施令影院复工后平均每场仅有10名观众,复工遭遇极大束缚。目前已拿到北京市专项影院疫情补贴,勉强能够继续开张,但开支压力大,现金流已近枯竭。

(四)商业服务举步维艰。北京言泉翻译有限公司高经理表示,近半年以来由于国内外疫情接连爆发,外部贸易环境持续恶化,对于翻译的需求呈断崖式下跌,基本没有收入,公司员工从之前的5个人,减少至只有他1个。若今年下半年还是没有起色,将面临倒闭的结局,但对于接下来从事什么职业,他满是迷茫。北京会务通速记有限公司涉及速记、会展、翻译等多项业务,公司肖经理表示此次重创改变了行业格局,大量公司倒闭,很多专业人员被迫转行,令人忧虑的是,目前大家对线下开会仍处于观望态度,而线上同步翻译软件收费高达每年2万元以上,进退皆是难啃的硬骨头。公司今年唯一的愿望是能活下去,留着一口气看来年能不能苦尽甘来、拨云见日。

从以上6个调查个例可作管中窥豹,看出北京市服务业小微企业在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内部恢复情况呈现分化态势。北京服务业经历了从疫情爆发初期普遍受到冲击,到疫情胶着时期一部分细分领域积极利用互联网技术开展线上服务,扭转经营颓势,再到疫情防控常态化下,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生活类服务业复苏态势较为明朗,而高接触但非刚需的休闲娱乐、商业服务类仍恢复缓慢。

二、阻碍服务业复苏的三大外部因素

    服务业经历了上半年疫情防控、消费大幅萎缩的双重压力,都不同程度处于亏损状态,因而尽管服务业具有门类繁多、特点不一、消费者个性需求差异大等性质,但仍有一些阻碍其发展的通病需要引起关注。

一是内外环境荆棘密布、险象环生。从外部环境看,世界疫情不断恶化,全球感染人数仍在加速上升,疫情拐点尚未到来。同时,不少国家受逆全球化思潮影响,以国家安全为由设置贸易壁垒、限制进口规模,尤其是以美国及以其马首是瞻的国家,对我防备遏制心态愈重,外部需求萎缩或呈长期态势。外需低迷不仅影响外向型企业,也正在向上下游传导,而服务业中的会展、翻译、旅游等就是受外贸景气指数连带影响最显著的行业之一。“很多客户对外贸易的项目都因疫情和贸易摩擦加剧的原因终止或大量减少,以前源源不断的文件、书籍翻译都打水漂了。”从内部环境看,当前行政性的复工复产刺激强劲,但是需求扩张跟不上这个速度,从而导致供给侧快于需求侧,投资快于消费,工业快于服务业,内需增长疲软。增加储蓄、压减非刚性消费需求,成为越来越多人的避险策略。“以前可花可不花的钱,现在都选择不花了,好多人都选择在家对着视频练瑜伽了”,市隐晓居健身房的刘经理无奈地说。

二是政策红利难解近渴、冷热不均。受调研的小微企业普遍表示,疫情发生以来,政府政策的“毛毛雨”对自己企业作用不大。就阶段性免征中小微企业养老、失业和工伤保险单位缴费这一项普惠性的政策来说,具体到雇员不多且缴费比率一直按最低标准执行的小微企业头上,平均每个雇员每月减免费用在300-600元之间,这对于缓解企业压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北京会务通速记有限公司近期还接到北京市公积金中心的电话和短信,责令其给所有员工补上“一金”,这让本就经营困难的生意雪上加霜。“减免没享受多少,还要补交公积金,如果政府执意要这部分钱,那就是想整死我们。”受访企业表示经营成本中,房租花费占比最高,约50%-70%,但是按照北京市关于疫情防范期间减少中小微企业房租的相关规定,只有“承租京内市及区属国有企业房产”的才能享受到最直接的补贴,而“对承租其他经营用房的,鼓励业主(房东)为租户减免租金,具体由双方协商解决”,这一非强制表述在很多商业地产、民房商用上激不起半点涟漪。此外,北京市接连发布的针对高精尖产业中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中小微企业给予一次性社保补贴政策、针对4类生活服务业的《关于精准支持重点行业中小微企业稳定就业工作的通知》,刺激其他服务业企业的敏感神经,自嘲“我们就是被政府抛弃的行业”。

三是融资难融资贵坚冰难破、痼疾难除。现金流是影响小微企业生死存亡的关键因素,但融资难融资贵现象一直是小微企业的梦魇。疫情冲击使本就池小水少的小微企业遭遇了指数级上升的现金流压力。目前,对企业的金融纾困主要是通过银行落地信贷支持政策。虽然政府在疫情期间加大鼓励银行为小微企业放款,但实际却还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银行以种种缘由和壁垒不向已经经营十分困难的小微企业放贷。比如,申请贷款填写的表格非常繁杂,“让人头大”;放贷审批数额太低,“不值当折腾”;要求全部贷款都要用于房租开销,并提供租房发票等限制资金使用范围等等。以银行为主体的信贷金融对小微企业的服务有很大局限性,与小微企业的金融救助需求有很大偏差。

三、千方百计助力服务业小微企业复苏发展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2019年占全国GDP比重超过50%、增加值占北京市GDP比重超过80%的服务业,其背后承载着成千上万个家庭的民生福祉。总体来看,服务业受本次疫情冲击较其他两个产业更为严重,如果任由这种不均衡过度发展,经济后续支撑力可能会受到较大影响。因此,解决服务业复苏的痛点难点问题刻不容缓,至少从以下三个层面来对症下药、扶危救困。

(一)快速止血,避免休克。从短期来看,那些岌岌可危的服务类小微企业迫切需要更为宽松的营商环境和更为及时的资金支持。一是急人所急,减轻企业负担。充分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力求科学防控、精准防控,防止过度防控、滥施防控,将疫情对企业复工复产的影响降到最低,让企业能够安心招揽客源。继续推进减税降费,对于以往没有收缴的费用,不宜在企业困难时期催收催缴。二是争分夺秒,加快政策落地。在北京市政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以及各类官方渠道出台的对小微企业的扶持措施,应快速制定具体实施细则,通过媒体广泛宣传周知、电话网络告知,让政策的甘霖早日惠及久旱的企业。三是精准滴灌,给予资金援助。开辟服务类小微企业疫情专项贷款绿色通道,针对多数服务类小微企业无抵押物的情况,可根据其资信状况、生产经营状况、风险承受能力等,灵活采取担保或者信用方式放款。政府通过设立疫情专项基金的方式,也为服务类小微企业提供低息资金支持。

(二)持续输血,维持生存。从中期来看,外需走弱的传导、国内外疫情的反复等因素,会对经济修复产生一波三折的影响,除了短平快的暂时性措施外,还应在一定阶段采取稳定连续的政策。一是加大减税降费力度。对于已经承诺的阶段性税费减免可视经济形势予以延长,固定为一个较长周期,给予企业稳定预期和更多红利。二是开展政策跟踪服务。根据行业特点制定差异化的企业扶持措施,尤其对遭受疫情影响最大的高接触类非生活服务类以及受外部环境影响大的商业服务类小微企业进行精准帮扶。通过网络、电话开展有针对性的调查研究,回应这类企业关切和诉求。在国内疫情形势好转的情况下,进一步放宽人口流动限制,打破低风险地区的人口流动障碍,促进服务业需求的恢复。如适时放宽影院上座率的规定、放宽线下会议召开人数的规模等。三是推动金融科技发展。运用大数据手段,增加触达小微企业的渠道和甄别企业经营质量及风险的能力,创新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融资增信等直达的货币政策工具,央行可向部分有潜力、有创业决心的企业直接投放流动性,绕过中间政策传导梗阻和金融机构顺周期性,直达末梢,切实纾解小微企业融资瓶颈,强化对企业的金融支持。

(三)舒经活络,畅通血脉。长期来看,虽然通过各种财政补贴、货币信贷支持,能够维持一定时期内小微企业的基本平稳,但是没有有效需求、没有可持续的客源、没有整体市场环境的向好,小微企业的丧钟会一直长鸣。政府部门应从内外叠加的视角,高度警惕短期一些数据反弹带来的幻象,做好长期应对准备。一方面,中国还要继续扩大对外开放的广度和深度,积极谋求非西方盟友以及“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加快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落地,加大推动中日韩自贸区建设、中欧投资协定谈判,升级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合作,极力扩充外需体量。另一方面,面对世界经济大循环阻滞困境,挖掘“内循环”经济潜力成为大势所趋。当前我国服务消费的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服务业长期有效供给不足的制约,政府部门应充分发挥在服务质量监管中的作用,引导企业提质扩容,深耕国内市场,使服务供给与消费者需求尽力匹配,向更高质量发展路径转型。同时,继续深化改革,增强基本公共服务供给和保障能力,降低居民对未来生活质量预期的不确定性,推动消费升级。

(作者单位:国家发展改革委离退休干部局宣教处)

责任编辑:刘润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