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业 正文

共享充电:想象空间很大 具有结合其他行业的多重可能

2017-07-25 10:43 中国发展网
产品 共享充电

摘要:此次《意见》是国家站在宏观角度制定的,但是细分到不同的行业就有不同的特点。来电希望在共享充电领域能用实际的经验为分享经济提出共享充电行业的一些想法。我们已经做了三年时间,但是开始高速发展也只有几个月时间,我们在今后的发展过程中也会不断地完善,提出更有建设性的意见。

中国发展网7月25日 记者刘丹阳报道,近年来,我国分享经济创新创业活跃、发展迅速,已成为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向更广范围、更深程度发展的重要抓手和经济社会发展的“生力军”。国家发改委、中央网信办、工信部等八部门近日联合印发《关于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就如何进一步营造公平规范市场环境、促进分享经济更好更快发展等进行了部署。中国发展网记者就此采访了共享充电领域的开创者,来电科技创始人袁炳松为大家解读国家支持分享经济发展对共享充电行业带来的意义。

袁总001

来电科技创始人袁炳松

记者:意见的发布对行业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袁炳松:《意见》从分享经济的商业模式、参与企业,以及用户引导等全方面都给予了保障性政策,不仅是对于行业内,同时对全社会都起到了积极引导的作用。国家给予分享经济的认可,对所有从事分享经济的企业来讲是吃了一颗“定心丸”,表示国家对此更加重视。就共享充电来说,对于供给侧改革、产能过剩等方面都起到了更加积极的作用。

他介绍到,充电宝电芯的原料是钴酸锂,这些元素在中国的存量非常有限,中国钴资源仅占世界的1.03%,95%以上依赖进口,锂资源也在5%以下,而中国每年的消耗量却超过全球消耗的50%,30年后钴酸锂将会彻底消耗枯竭。而且钴酸锂这种物质对于环境和水的污染非常严重,也很难分解。现在每年卖出上亿块充电宝,充电宝的寿命只有两三年,无论站在保护资源还是环境的角度来说,充电宝的泛滥本身就对社会起到了负面作用。来电科技通过分享经济这种方式,以充电宝作为载体,更好的优化了产能,而且倡导节约。因为产品的使用权针对的是非特定的个体,所以可以在不同人手中快速流动,从而只需有限数量的产品就可满足更多人的使用需求。

记者:分享经济发展也面临着认识不统一、制度不适应、保障不健全等问题和挑战。来电科技自创业以来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袁炳松提到了三点困难,首先,来电科技是共享充电领域的开创者,所以面临的第一个难题是如何定义共享充电这件事。定义分两种,第一种是经过归纳总结进行创新式的或者修改式的定义。第二种是从无到有,从零到一的定义。来电科技在2013年底开始进入共享充电领域,怎么定义共享充电?怎么定义产品的逻辑?包括商业模式、软件和硬件到底设计成什么样子,之前没有任何可以借鉴和参照的案例,完全是在摸索试错中前进。我们的第一台设备出来之后,软件系统在100天里就进行了25次迭代。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代价也是不可避免的,最终第一代设备的100台小机器、30几台大机器,全部都废掉了。这是我们遇到的第一个,也是最有挑战的难题。

其次,来电科技从2014年组建团队开始产品研发,到2015年第一代产品才上市,现在有很多共享充电企业去年年底才成立公司,现在就已经有设备了。为什么他们快我们慢,原因很简单,从无到有的创新创造与模仿山寨,难度是完全不一样的。当产品成型之后,市场上开始出现竞品,如何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专利就是第二大挑战。虽然,近年来国家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力度越来越大,国家越来越重视,但是现在所处的大环境与社会意识还不够成熟完善。2016年7月22日,我们对云充吧提起了三项专利的侵权诉讼,同年12月一审胜诉,就在几天前,今年7月04日我们拿到了维持原判的二审判决。这是中国共享充电行业的专利第一案,这意味着至少从法律层面来电科技的专利得到了认可与应有的保障。至于分享经济发展面临的各种问题,在发展中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本身就是我国的一大特色。《意见》中提到要加强对分享经济发展涉及的专利、版权、商标等知识产权的创造、运用、保护和服务。这使从事分享经济的企业感到欢心鼓舞,至少对于行业的定义者和开创者不至于因为先行而使自己背负太多包袱,反而可以享受到因为先行所带来的各种先机。

第三就是市场缺乏相应的引导,从而会产生一些不理性的竞争。《意见》中也提到,要通过正当竞争盘活整个市场的活力,防止产生不正当竞争。从共享单车的发展也能看到,无序竞争导致大量单车堆积和损坏,给整个城市交通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从今年年初开始,共享充电领域受到资本的密切关注,竞争态势加剧。这其中就会出现一些并不是很守规矩的玩家,所以这些无序的竞争也需要政策合理的引导。提升行业的准入门槛,对于一些资质不好的企业,是不是能把他们排除在市场以外。

记者:对于可能出现的用户个人信息泄露等行为,《意见》中明确鼓励行业组织依法合规探索设立分享经济用户投诉和维权的第三方平台。来电科技在这方面采取了哪些保护措施?

袁炳松:现在互联网企业出现用户个人信息泄露等行为非常常见,但来电对于用户信息保护做的很到位。无论是从后台数据库的设计,还是用户的借还体验,来电都有技术上的保护措施。我们看到有一些舆论的质疑会集中在充电宝本身的信息安全上面,担心共享充电宝会被不法分子改装,从而窃取用户信息。在这一点上,来电的用户完全不需要担心,当我们的用户每次归还充电宝时,来电的机柜都会自动检测该充电宝的健康状况,被拆卸过或改装过的充电宝会被立刻发现,并被当做故障充电宝退出市场,保障使用者的信息安全。

记者:据了解,来电科技已经为产品购买了保险,请问对企业和消费者来讲意味着什么?

袁炳松:《意见》中提出,研究制定适应分享经济特点的保险政策,积极利用保险等市场机制保障资源提供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来电投保了2000万产品安全责任险,对商家和用户负责。无论是站在消费者角度还是对于租赁设备的商家来说,给设备上保险不仅是对个人消费者的保护,同时也是对设备商家的保障。共享充电宝采取的是Bto B to C的模式,所以需要最大限度的保护设备适用商家与用户双方的利益。

记者:“双创”推动共享经济的发展,同时共享经济也使创新创业门槛更低、参与更广。《意见》放宽了分享经济市场准入条件。未来分享经济会带动更多的企业参与其中吗?来电科技将如何应对以后的挑战?

袁炳松:就共享充电来说,想象空间应该很大,因为充电可以结合很多其他的可能性。比如充电+支付、充电+广告、充电+大数据。就像共享单车一样,它对社会的贡献远不是它提供的服务这么简单。《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上年增长103%;融资规模约1710亿元,同比增长130%。

其实共享充电的市场很大,但是挤在这条赛道上的企业已经足够多了。其实共享经济还涉及很多标的物,从房屋、汽车到充电宝、雨伞等等,我相信在未来一定有更多东西可以被拿出来共享,因为大家的消费观变了,支付环境变了,这些都是共享经济在最近这一两年发展迅猛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而且,共享充电行业对技术要求非常高,对专利的要求也很高。目前来看,来电已经封住了相当一部分技术专利的可能性,所以,要想参与其中就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记者:共享单车的代表摩拜单车已经开始积极拓展海外市场,来电对未来有没有相应规划?

袁炳松:《意见》中指出,鼓励和支持具有竞争优势的分享经济平台企业有序“走出去”,加强对外交流与合作,积极开拓国际市场。在2017年在美国举办的国际消费电子展上,来电科技跟随蚂蚁金服一起出海亮相,获得了很大的关注,各国的参展者对来电的产品也非常认可,觉得这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设备。同时吸引到很多海外合作的机会,但是我们认为来电当下的重点仍是国内市场。当国内市场达到一定规模,技术解决方案和储备做到一定程度后,“出海”一定是必然选择,所以现在来电已经开始在做海外的专利布局,也拿到了17项海外发明专利。比如美国、欧盟、日本等等这些地区的专利已经落地。

最后袁炳松表示,此次《意见》是国家站在宏观角度制定的,但是细分到不同的行业就有不同的特点。来电希望在共享充电领域能用实际的经验为分享经济提出共享充电行业的一些想法。我们已经做了三年时间,但是开始高速发展也只有几个月时间,我们在今后的发展过程中也会不断地完善,提出更有建设性的意见。

 

责任编辑:刘丹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