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能源 正文

垃圾分类难题,江浙沪如何破解?

2018-01-11 16:05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垃圾分类 江浙沪

摘要:居民分类意识不强,垃圾分类投放难,“垃圾分、混装运”是目前垃圾分类工作遇到的最突出问题,江浙沪三地坚持这些问题导向,想办法来破解这些突出问题。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程晖

我国从2000年开始推广垃圾分类制度,16年间各地政府做出过各种尝试,但是实际成效相对有限。去年3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住建部颁布《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要求在中国46个城市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并提出了“到2020年底,在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城市,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到35%以上”的目标。

前不久,在全国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现场会上,住房城乡建设部党组书记、部长王蒙徽表示,先行开展生活垃圾分类的46个城市均已启动垃圾分类工作,有12个城市已有垃圾分类地方法规或政府规章,有24个城市已出台垃圾分类工作方案。

江浙沪是我国推进生活垃圾分类进展较快的地区,强制分类政策出台后实施的效果如何?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日前随中华环保世纪行采访组深入江浙沪进行实地采访。

企业争着干:充分发挥市场主体的作用

采访组的领队是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委员王云龙,他对垃圾分类的艰巨性、长期性、复杂性有着亲身体会。长期在北京生活的他,感觉到生活了几十年的小区在垃圾分类上并没有什么改观。在江浙沪的调研采访中,他也和记者一起,一路追问,看江浙沪在垃圾分类上是如何从机制、体制上调动起市民垃圾分类的主动性。而在每一个地区,都能发现企业在垃圾分类的引导上起着重要作用。

傍晚时分,在江苏省南京市栖霞区东城世家小区内,一个绿色大棚下面码放着鸡蛋、粮油、日常生活用品以及几筐蔬菜,旁边堆放着居民送来的废旧报纸和衣服等杂物。几名身穿统一服装的工作人员正在紧张地忙碌着。其间,不断有居民前来挑选商品后用手里的积分卡换购。

“卡里的这些积分都是靠日常生活中对垃圾进行分类得到的。换购商品中最受欢迎的商品是鸡蛋,我们一年要买500万元的鸡蛋供小区居民换取。”南京志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兴龙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积分卡里的积分有两种,不同的垃圾分类获取不同的积分——蓝积分和绿积分,而不同的积分兑换的东西也不一样。比如通过厨余垃圾、玻璃等产生的绿积分只能换取企业提供的换纱窗、修伞、擦皮鞋等家政服务。而回收报纸等蓝积分则可以换取鸡蛋等日常生活用品。

垃圾回收中最难的是玻璃等低附加值垃圾的回收。江苏省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该省鼓励实施企业化运作,促进垃圾分类与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两网融合”,如积极培育玻璃制品、塑料等低值可回收物利用市场,提高处理企业的规模化、集约化水平。目前南京市出台了《低价值可回收物回收处理暂行办法》,通过政府购买公共服务,引导企业进入低价值可回收物回收处理市场。

从2014年4月,南京开始尝试垃圾分类市场化模式。目前南京志达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团队规模已达700多人,从最早4个小区试点,到现在延展至343个小区,覆盖26万户居民,目前积分卡达到9万张。

将政府购买服务的费用和后期垃圾处理产生利润相加,目前该公司已经达到收支平衡。该公司投入千万开发了一套“慧分类”系统,该系统从50多个角度存储着上千万条数据,翔实记录着垃圾分类工作开展以来的数据,居民可以实时累计积分、自助查询兑换提现,并通过大数据分析每户居民、每个小区、每个街道等每天产生的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的数量和品类,居民积分兑换的习惯等,通过这套系统,政府可监督考核或作为决策依据,学术界可用于跟踪研究、结论佐证,企业则可提高效率、自查督促。

与南京类似,上海市采取了绿色账户机制,通过积分兑换鼓励居民自主分类,实现“垃圾分类可积分、积分可兑换、兑换可收益”,随着蚂蚁金服等知名企业加入,绿色账户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

在徐汇区,通过“生态家”项目孕育催生了“绿主妇”工作小组,从8位主妇逐步扩大到170名骨干志愿者,并演变为“绿主妇”议事会。议事范围从原先的垃圾分类工作扩展到社区生活的方方面面。目前已发展成为民非组织——徐汇区凌云绿主妇环境保护指导中心。绿主妇志愿者团队携手睦邦环保、中国天楹等企业和社会组织,建立梅陇三村垃圾分类“全品回收联盟”,开展“你分我收·创全同行”垃圾分类回收行动。“全品回收模式”在梅陇三村经过近半年的运作,可回收物每天回收约100公斤,占干垃圾总量的5.5%。

政府补短板:破解垃圾分类各环节突出问题

“目前在垃圾分类体系中,短板很多,比如基础设施布局,人口多的地方处理厂不足以及配套设施和运输体系欠完善等。”江苏省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加强“补短板”工程推进方面,该省切实解决垃圾分类收集与分类处置不配套等问题,补齐设施建设短板,加快推进列入省“补短板”工程重点项目建设,定期调度任务,加强督促检查,确保各项工程按时完成建设任务,有效改善总量不足、标准不高、管理粗放等突出矛盾。

责任编辑:潘世杰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