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协和好人唐福林(2)

2016-08-05 14:20 中国发展网
唐福林 协和医院

摘要:我的医术再高也不是万能的,只有大家共同努力,培养更多的人才,探索出更多的科研成果,完善分级诊疗,让更多的患者能解除病痛,这个社会才会更和谐。

“一号难求”背后的艰辛

2016年7月20日晚,北京遭遇强对流天气暴雨如注,记者打电话给唐福林教授联系第二天的采访事宜。得知他因为看夜间门诊,下班后趟着没过脚踝的积水刚刚艰难地回到家,记者的心里既感动又有些难过,这毕竟是一位75岁的老人,而且也是多种疾病缠身,遇到这样突发的异常天气,为什么就不能改天再出诊呢?唐教授说:“号已经挂出去了,病人又大多是远道而来,多住一天就要多花一天的住店钱,我宁愿自己克服些困难,也不能再让病人为难。”

众所周知,协和医院的特色专科号极其难挂,而其中风湿免疫科的号更是难上加难。这是因为,除了实验室人员外,风湿免疫科能出门诊的只有十几名医生,而患者的人数却超级多,这个科从成立至今,医生们一直是在超负荷工作,即便是在春节期间,风湿免疫科的病房也从未空过一张床,永远处在满负荷的状态。

外人并不知道,唐教授行医40年最怕的就是号贩子,但他却又极其无奈地为号贩子“变相打工”了许多年。十多年前的一天,由于痛风病发作,唐教授一瘸一拐地前往门诊去出诊,路上一个号贩子凑上前说:“老先生,你的腿一定是病得不轻,我给你一张唐福林的号去看病吧”唐教授愣了一下说:“唐福林的号多少钱一张?”号贩子回答:“5000元,看病得你可怜,2000元给你吧。”

唐教授这才知道,自己原本只有14元的专家号,被号贩子炒到了如此高的价格,而那些深受病痛折磨的患者为了能看上病,却只能以如此高昂的价格买黑市号来找他看病。这种现象深深地刺痛了唐教授的心,在此后出诊时,他都尽量给患者预约号或者加号。但防不胜防的是,号贩子又假扮成了病人家属,常常跪在他面前,乞求加号,转手又高价倒卖出去。直到现在,唐教授出诊时还是经常有人在他面前流着眼泪请求加号,更让他纠结的是,如果不加号,又怕耽误了真正的病人的病情。

为了能多看病人,唐教授甚至不惜“摧残”自己的身体,他有一句流传在医生和学生们口中的名言:“当医生的本领就是要胃小膀胱大”。“胃小”就是饭量小,这样吃饭时间就能节省下来看病人;“膀胱大”就是看病时尽量憋尿不去厕所,又可以省下时间多看病人。多年下来,由于身体严重透支,唐教授患有高血压、肾功能不全和痛风等多种疾病,但是,为了让更多的患者能看上病,退休返聘后,唐教授依然每周拿出3天开设普通、特需、夜间三种门诊,他的号却仍然一号难求。

唐教授告诉记者说:“我们科的病人有很多不但病情严重,而且家庭贫困,还有许多是边远地区的少数民族,他们千里迢迢好不容易找到我,我不可能眼看着不管。”有一次去伦敦开学术会议,大家都未返程,唯独唐福林却急匆匆飞回国内,只为能赶上第二天出门诊,他一直忘不了的就是病人那期待的眼神。 从医多年,他高水平的治疗策略和用药技巧挽救了许多生命垂危的病人,经他诊治的病人,最小的3岁,最大的90多岁。

有人曾这样形容唐福林:“一手紧紧抓着医学发展的最前沿,另一手紧紧拉住饱受病痛折磨的老百姓。”唐教授对记者说,他此生孜孜不倦追求的,就是医德和医术的完美统一。

最大心愿是完善分级诊疗制度

唐福林教授曾在2000年当选中华医学会风湿病学会第五届主任委员,在担任主委的5年时间里,他一直努力在推动一件事,就是为基层医院培养更多优秀的专科医师。为此,他带着国内顶级的专家,不辞辛苦地奔波于全国各地的医院,讲课、做培训、交流学术和临床经验,目的只有一个,希望在全国的其它医院建立更多的具有一定诊疗水平的独立的风湿免疫科。1997年在他担任学会秘书长期间,积极奔走,经中央领导批示,终于办成了专科学会杂志《中华风湿病学杂志》。唐教授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把风湿免疫科这个行业做大,只有充分的学术交流,才能促进学科发展,才能让更多免疫疾病的患者得到有效的诊治,即可缓解严重失衡的医患供需矛盾,更重要的是让更多的患者解除或缓解痛苦。

唐教授告诉记者,经过多年的努力,现在全国的不少医院都建立了风湿免疫科,尽管大多数还不是独立科室,是同其它科室合在一起的,但对于当地的病人来说已经是个好消息了。而且经过多年的努力,唐教授的许多学生也都在各地的医院成了专科的骨干,有的已经担任了科主任。唐教授说,现在遇到疑难的病患,学生们就会推荐病人到协和医院来,但至少实现了初诊在当地的分级诊疗模式。

1989年,唐教授倡导成立了全国第一家红斑狼疮病友联谊会。联谊会通过专家授课,教给患者正确的防病知识以及“做病人的技巧(配合治疗)”;通过联谊、座谈等形式,提供了一个医生与患者、患者与患者、患者与家属沟通的平台和渠道,消除了患者和家属内心的误解和焦虑,使病人能够以最佳的心理状态接受治疗。这样的善举使一些病人的病情得到了缓解,治疗成效显著,有的病人已存活了30多年,结婚生子,抱上了孙子;有的晋升了高级职称;还有的后来出国留学,继续深造。

唐教授说,为了帮助更多的病人减轻或解除病痛,我们医学常识的普及非常重要,医患之间的配合也非常重要,多一分理解,多一分配合,就会多一分希望。我的医术再高也不是万能的,只有大家共同努力,培养更多的人才,探索出更多的科研成果,完善分级诊疗,让更多的患者能解除病痛,这个社会才会更和谐。

 

责任编辑:宋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