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徐洪才:我国经济可能会出现前高后低的态势

2017-04-18 11:26 中国发展网
经济 季度

摘要:未来我们中国经济总体来看一季度的情况超过预期,是稳中有进,稳中向好,是延续去年下半年好的趋势,出现了结构优化和积极的因素在增加。总体而言,今年看来下半年我觉得虽然说我们经济增长速度会下一点,但是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6.5%以上这样的经济增长速度是完全有把握的,没有问题。

中国发展网 4月18日 记者刘丹阳报道,在4月17日举行第九十四期经济每月谈"一季度经济形势分析与展望"会议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徐洪才对当前中国经济形势总体判断、对经济运行中的主要问题、中国经济及其政策展望发表了他的观点。徐洪才认为,从中长期来看,我国的经济走势可能会出现前高后低的态势,应该更加重视着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好“三去一降一补”等方面的工作,进一步的保持我们的战略定力,财政货币政策基调不变,增强灵活性和针对性。

以下为文字实录:

首先对当前中国经济形势总体判断。我认为,经济运行是延续了去年年终以后稳中有进、稳中向好的趋势,市场预期持续改善,微观活力继续增强,市场用工需求回暖,就业相对稳定,产业结构持续优化,外需整体改善。特别是规模工业企业利润和财政收入增长较快,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提升,还有一些相关的实物指标和现行指标也出现了回升向好了趋势,比如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6.9%,铁路货物运输增长15.3%,3月份中国制造业PMI为51.8%,出现了连续6个月的持续保持在51%以上等等。这些都印证了目前的经济形势确确实实出现了回升向好。

去年四季度6.8%的时候我们还有点怀疑,当时很多同志担心,拐点可能还没有到,什么时候触底,还有点担心,实际上这个拐点已经悄然来临,出现了一季度召预期的6.9%的GDP增长速度,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在短期内有一个经济反弹的周期已经来临了呢?我感觉已经来临了,但是这个高度多高,持续延续有多长这个问题是值得关注的。我的观点,可能这一季度就是最高点了,不可能再往上冲,时间是很短暂的。刚才宝良分析了几大原因,外部需求拉大的原因,我们库存周期的原因,还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原因,等等,都是一些短期的因素,从中长期来看,可能我们经济还要往下走。

先看经济增长。一季度经济增长6.9%,但是环比是1.3%,去年四个季度是6.7%、6.7%、6.7%、6.8%。但是环比增长从二季度开始是1.9%、三季度1.8%、四季度1.7%,今年是一季度1.3%,显然环比短期的增长是往下走的,不是说有一种很强劲的上涨的动力,这是一个判断。第二,从一产二产三产的增长速度来看,三产的拉动经济增长本身的增长是7.7%,但是相对于去年四季度8.3%而言,第三产业的增长速度是下降的,第二产业的速度是有点上升,这与大家判断我们制造业的、房地产的、工业企业的经济效益的改善是相一致的。但是我们拉动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第三产业是上升的,拉动经济增长是4.3%,去年四季度是3.9%,也就是说本身第三产业的增长速度是下降了,但是它拉动经济增长的贡献是上升了,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第三产业结构优化和经济增长的质量在上升呢?这个问题有待观察。一二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大家看到,一季度分别是2.4%、34.9%和62.7%,特别是第三产业,去年一到四季度咱们看到第三产业是58.4%,今年第三产业第一季度是62.7%,中间增长了4.3个百分点,单产的贡献率明显上升,它的可持续性也是有待观察的。因为根据过去的经验,根据国际经验,靠第三产业拉动经济增长的,经济增长速度都不会太高,对吧?另外,消费一季度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77.2%,去年是64.2%,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贡献也是在上升的。

从微观层面上来看,制造业的PMI,三月份是51.8%,是连续半年(6个月)的时间超过51%,非制造业商务活动指数55.1%,也创下了历史新高。克强指数,二月份当月为20.54%,这个数据是相当高的,去年年底的时候是11.97%,前年2015年年底只有1%,一个曲线,其实红颜色的累计值相对一个平滑的趋势,实际上是从2016年年初开始的,从去年开始到现在五个季度,连续快速的克强指数的上升,包括工业用电量、铁路货物运输,还有长期信贷资金的增长,反映了工业生产情况,从动力来看是比较足的。

从微观层面上工业企业的财务指标大家也看到,一到二月份收入和利润的增长都是相当可观的,主营业务收入增长是13.7%,利润同比增长31.5%,这里面特别是国有控股企业增长的非常惊人,利润增长100%。制造业的利润增长26.7%,但是它的下游,咱们看到电力、热力、燃气、水生产、供应业这块的中游由于原材料上涨,其实利润是下降33.5%,我们现在很多的煤电企业生产经营情况是比较糟糕的,受到很大的经济压力,与成本上升有关系,与价格体系没有理顺有很大的关系。这是工业企业的主要财务指标。

一季度的工业增加值的增长是非常明显的,一到三月份累计同比增长6.8%,但是去年是6.0%,一个季度增长0.8个百分点。当然,这方面前面宝良也分析了,可能涨价的因素对我们六大行业,对利润的增长有很大的贡献,可能历史的基数比较低也有关系。居民消费价格相对稳定,工业生产价格冲高回落,CPI虽然一季度波动性比较大,一月份2.55%,二月份0.8%,三月份0.9%,但是核心CPI相对稳定。我们一月份是2.2%,二月份1.8%,三月份2.0%,相对稳定。而PPI同比增长一月份6.9%,二月份7.8%,三月份7.6%,也印证了前期的预期二月份是高点,后面陆续回落,主要原因是基数原因,去年CPI一路回升,但是近期来看,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是横盘整理的。从环比数据来看,一月份0.8%,二月份0.6%,三月份0.3%,说明短期的增长动力是平稳的。

代表性的数据,中国煤炭价格指数,到4月7日是157.8%,去年年底的时候是157.7%,基本上是横盘波动,保持稳定。英国布伦特原油现货价格51.46美元一桶,去年年底的时候是53.59美元一桶,也是保持微弱的增长,当然今年2月份有一个比较强劲的反弹。螺纹钢4月7日每吨3566元一吨的价格,但是去年年底的时候是3206元一吨,总体上来看这些能源和基础工业原材料的价格短期趋势是相对稳定的。这就决定了未来的同比数据PPI肯定是一路向下回落的。

就业形势较为稳定,但是总体来看,今年一到二月份比去年的情况要好一点。一到二月份城镇新增就业人数是188万,去年是172万,增加了16万。城镇失业人员的再就业增长了,新增75万人,去年同期是71万。就业困难人数24万,去年是22万。城镇登记失业率也是有所下降的,大家看到现在是4.02%,去年同期是4.04%,所以总体来看就业情况也是有所改善的。国际收支平衡有所改善,大家看到最近两年的资本账户的大量流出,今年一月份以后得到的缓解。从近期来看出现了经常账户的顺差减少,经常账户的逆差也是减少的,国际收支平衡得以改善。具体的数据不展开讲,大家看到整体的去年一到四季度经常账户的差额总体是减弱的,到四季度是118.1亿美元,而金融账户的差额也是总体来看到了四季度的时候出现的资本流入,出现的简单的资本流入的情况,经常账户的差额占GDP的比重大家看到目前的情况也是比较好的,回落的。去年三季度的时候2.44%,四季度只有0.38%。接近于平衡的状态,资本账户逆差占GDP的比重也是减弱的,去年三季度是最高,是4.62%,四季度是3.34%,总体来看我们国际收支平衡是改善的,因此,我们的汇率近期也是保持稳定的。

银行的结售汇情况来看,资本外流是下降的,虽然说结汇和售汇的规模总体扩大,但是差额部分是减少的。今年二月份银行结售汇是100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12月份的时候是463亿美元,说明今年年初以来的预期的管理和资本账户、资本外流的监管的适度加强,应该说还是行之有效的。与此相关的,还有外债水平,对外负债,因为最近两年人民币兑美元是贬值的,从负债的角度来看有一些企业是减少的负债,所以外债余额是下降的,到去年年底中国外债余额1.42万亿美元,其中短期外债余额0.87万亿美元,占全部外债61.3%,相对于对外净资产1.8万亿美元,资产是6.47万亿、负债4.67万亿美元,外汇储备3.01万亿美元,短期外债风险可控。

投资增长速度从今年一季度来看是有所回升,结构有所优化,去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只有8.1%,当时我们感觉到压力很大,但是今年一季度我们增长9.2%,其中国有及国有控股单位的增长是13.6%,民间投资增长7.7%,这一点是大家感到最亮眼的地方。去年同期民间投资去年年底3.17%,去年8月份是最低点,只有2.2%,说明我们近期从去年下半年以来鼓励民间投资、扩大民间投资、加大改革力度,以及对私有产权的保护等等这些政策是取得了一些效果。大家担心,去年大家看到国有及国有控股的部门的投资增长速度很快,去年年底是的18.7%的增长速度,大家觉得不可持续,今年的情况来看,结构有所优化,国有部门的速度在下降,趋于合理,民间投资的增长速度在上升。

房地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长一季度8.9%,应该说是创下了一个新高,大家看看红颜色的这条,从2015年年底触底以后,去年下半年一路是上升的(图),大家应该看到从去年国庆节前后一直到现在,我们对于一线城市房地产的针对性的调控力度是加大的,但是我们房地产的增长速度还是比较快的。制造业的同比增长速度应该说也是令人欣喜的,增长了4.3%,基础设施是“挑大梁”,增长保持在21.26%的高位运行。相比之下,2016年房地产的投资只有6.9%,制造业是4.2%,有点温和的回升。特别是基础设施去年增长15.71%,今年一季度增长速度还是比去年还要高,因此对整个经济增长,就业、农民收入的增加、外贸进出口,我觉得都是有正面的影响。

从结构来看,我们发现今年中央和地方的投资增长出现了严重的分化,这一点应该引起我们的关注,其中中央投资增长是-7.1,地方政府的投资是9.%,相比之下,去年地方政府投资增长是8.3%。另外去年中央政府的投资增长是4.9%。应该说4.9%也是偏低,今年一季度是负增长7.1,出现了一个分化。从一产、二产、三产的增长情况来看,我们发现第一产业是有温和的下降,第二产业是上升,第三产业上升是比较明显的。特别是第三产业去年增长是10.9,今年一季度增长12.2%。

第四个特点,财政收入增长比较快。过去几年大家知道,我们在这种收入结构调整的过程当中,财政收入增长在我们这种降成本,结构性减税的改革过程当中,营改增的过程当中,我们的财政收入,税收收入等等是下降的。但是今年一季度的情况出现了一个强劲的反弹。今年3月份我们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12.2%。同时其中大家看到,我们支出情况也是快速增长的,支出增长速度是快于我们收入增长速度。一般公共预算的支出增长了25.4%。还有全国政府性基金收支情况,现在看来也比较良好。这一点直接反映我们房地产行业的景气程度,1-3月份累计政府性基金收入同比增长27.5%,这种情况是出乎意料的,另外支出是同比增长18.6%。但是大家应该看到,这种税收的增加和基金收入增长其实也是一把“双刃剑”,有没有可持续性,还有待观察,另外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会挤压企业利润的空间,也可能挤压居民的收入。

再就是房地产市场总体趋势来看是回稳的,特别是一线城市过热得到抑制,大家担心房地产的泡沫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抑制。大家看看1-3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名义增长是9.1%,增长速度比1-2月份是温和的增加了0.2个百分点。其中住宅投资增长11.2%,增长速度提高2.2个百分点。住宅投资占整个房地产投资当中占了三分之二左右,67.3%。

另外大家看到,1-3月份我们整个房地产开发企业的施工面积增长3.1%,面积增长相对少一点,增长速度有所回落。房屋新开工面积增长11.6%,这中间有一点不同步。大家看到的1-3月份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的购置面积同比增长只有5.7,而土地成交价格价款增长了16.7%。这里面反映出什么问题呢?我觉得,有的人会认为定向调控的政策的效果会逐步显现出来,就是有人预期五六月份以后房地产行业的拐点会来临,因为大家看到从土地的成交金额上升的速度,和面积之间不太同步,这一方面是反映我们土地成本推动,地方政府土地对土地财政的依赖情况并没有根本改变。另一方面也看到我们未来后劲不足,可能在去年四季度包括今年一季度的强劲的增长势头,今年二季度、三季度以后,可能会出现减弱。从价格情况,大家也能够看到,销售金额和面积这个不展开讲,大家看到是逐步回落的,尽管增长的速度,商品房的销售面积、销售金额的增长速度依然是比较高的。面积增长是19.5,销售的金额也是比较高的,但是有回落的迹象,跟去年同期来看,我们去年一季度增长房屋的销售金额是增长50%以上,现在基本上不到二分之一,这个增长速度回落也是比较明显的。

另外看到房地产开发企业资金到位的情况现在看来还是比较好的。同比增长11.5%,增长速度还是有所提升的。这种提升我觉得应该两方面来看,一方面是我们从供给的角度,现在的房地产开发企业资金到位有保障,意味着未来一到两年它的供给,我们房子的供给还是比较充足的。这也是有利于抑制价格上涨的一个积极因素。

另外大家看到从这两条线来看,一线城市和三线城市的价格对比来看,大家看到很明显的就是70个大中城市新建住宅价格,从去年一季度是逢高回落的,是逐渐回落的,从环比的数据来看,回落的最为明显,特别是一线城市,环比增长的数据,我们看到1-2月份只有0.1、0.4个增长。出现了一个惊人的回落。也从另外一个角度可能预示着我们未来房地产拐点可能会来临。

再有,人民币的汇率已经恢复了相对稳定。大家看到去年四季度的时候大家很担忧,有人觉得人民币可能还要有很大的贬值压力。但是今年从元旦以后我们加强了宏观调控,加强了资本流出的监管,现在看来是行之有效的。到今年3月底我们看到,我们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欧元、英镑的汇率等等,总体上看是保持相对稳定的。其中,1美元兑人民币,我们实际上是贬值0.5%,兑欧元我们升值0.9%,兑日元升值3.7%,兑英镑升值1.2%,总体看是波澜不惊的,2月底看到一揽子货币,国际清算银行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指数和名义有效汇率指数是波澜不惊的,相对上年底分别贬值0.6%和1.0%。总体来看是保持相对稳定的。

但是当前我们经济增长应该看到积极的因素逐渐增加,在我们主动引领经济新常态,适应经济新常态,保证我们政策的这种精准到位,改革的推进过程当中也蕴含着一些不利的因素,也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这些存在的主要问题,我觉得从我们自身的角度来看,可能从短期看有五个方面,从中长期看应该说我们供给侧和需求侧的不匹配的问题,可能是短期内是我们的重点任务。但是短期内恐怕难以彻底解决。外部的一些不确定性,我们也要有待观察,当然也要靠我们自身的努力去改善这种外部的环境。比如和中美、中欧之间的经贸关系的改善等等。但是从自身来看,短期我觉得有五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下降。今年一季度的情况好像令人欣喜,说我们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跑赢了GDP,名义增长8.5%,实际增长7.0%,但是是否稳定还有待观察。特别是农村的名义收入增长8.4%,实际增长7.2%,是否可持续。我们从去年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大农村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但是农民的收入增加来自何方呢?刚才宝良也分析可能是来自服务业,我觉得可能跟房地产的这种复苏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很多农民工在装修以及建筑行业等等挣钱了,并非我们农业本身提高了收入或者说科技进步,不是这个原因。另外,我们应该保持关注的是城镇居民的收入实际增长只有6.3,特别是去年我们全国包括农村和城市在内的全国居民的实际可支配收入去年增长是6.3%,去年经济增长是6.7,今年一季度我们城镇居民的收入仍然还是比较低的,是6.3%。在这种情况下,未来的消费增长的可持续性以及对经济增长的这种支持可持续性还是要有待观察。怎么样增加居民的收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降成本的话,这里可能会对工资的收入的增加有一定的抑制。大家看到金融市场加强监管,风险的防范,无论是股市、债市,还是我们房地产市场,总体上看财产性收入大家也不能做过高的奢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居民收入增加来自何方?特别是农民的收入未来可持续性增长的可持续性还有待观察。这是第一点。

第二,总体来看今年一季度我们流动性偏紧,或者目前我们潜在的金融风险的重要表现就是流动性的风险。这个问题我个人以为应该保持高度关注。为什么?因为今年3月份大家看到,我们广义货币余额是160万亿,同比增长只有10.6%,首次低于11%。狭义货币增长,2月份有一个回落以后,大家觉得M1和M2之间的剪刀差有一个收窄的趋势,这是一个好事。3月份出现了一个强劲的反弹,狭义货币M1增长18.8%。我们经济增长6.9%,我们广义货币增长是10.6%,低于11%,我们说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在这方面大家看到总体来看,从微观层面上,从我们企业的感受来看,我们流动性是偏紧了。

与此同时,我们应该看到从去年以来,央行加大了宏观审慎政策的实施,宏观审慎评估体系的实施结果,金融体系在去杠杆。金融体系的去杠杆和我们整个的国有企业的去杠杆应该说中间是同时进行,但是中间有一定的相互影响的。我们中国的特殊的国情来看,我们同业业务在过去几年放大的比较多,我觉得是有它的特殊体制背景,就是说总体来看我们工农中建交几大国有银行,总体上是撤出资金,资金是有很多闲置资金,这些中小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市股份制银行和农村股份制银行等等是缺少资金的。因此,就盘活在他们内部盘活资金存量。这些小银行从大银行借钱,然后用这个钱去支持小微企业、中小企业发展,而大银行在支持小微企业发展方面是没有积极性的。现在如果我们笼统的看,去杠杆,去金融体系的杠杆我觉得这方面恐怕还是要慎重,这是我个人观点。从一定意义上说,这种垂直的分工,就是国有银行和这种小银行之间的垂直分工,这中间是有它的合理性,它把这个资金有效的引导到这些小微企业和“三农”领域对我们实体经济是有益的。如果我们把握不好这种去杠杆的节奏很有可能出现短期的流动性的紧张,对我们实体经济可能是不利的。这一点我们要保持高度关注。 

特别是大家看到M2和M1之间的剪刀差现在还是居高不下,也意味着我们企业在银行的活期存款还是很多的,意味着工商企业对信贷资金的现实需求是不足的。说明我们整个的产能过剩,供给侧改革还是任重道远。与此同时,我们一些潜在的风险应该说还是增加的,比如说我们企业债市场的风险,这种违约风险跟我们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和我们地方政府国有企业的改革是相伴而行的。

另外大家看到现在好像我们整个外汇市场是波澜不惊,但是从美国的经济表现看,是加快复苏的。再加上特朗普的这种比较激进的积极的财政政策,因此我觉得美联储的加息可能会加快。对全球资本流动的这种影响,对我们外汇市场的这种影响还是不能掉以轻心。特别是我们银行体系的流动性风险,大家看到我们目前过去的一年,中央银行更多的是采取公开市场操作的办法,应该来说这种公开操作跟2015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2015年的货币政策主要是采取降准降息,去年的值是在3月份降准一次,后来没有降,实际上是通过中央银行扩大资产负债表,基础货币我们发行是继续上升的,但是货币乘数是保持不变的。但是目前我们在引导资金服务于实体经济方面,其实大家看到我们商业银行的经营压力和风险是上升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现在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在大银行其有16.5%,居高不下。我觉得是不合理的。这个16.5%的资金沉淀在中央银行,是一种效率损失。中央银行支付给商业银行的利息只有1.62%,不采取降准的方式释放长期的信贷资金,而是采取通过七天的逆回购和滚动操作的方式释放流动性,因此商业银行在公开市场上融通资金,短期看利率是上升的,大概是2.4%左右。因此商业银行要多指数0.7到0.8个百分点的资金成本。这是不利于降低我们商业银行的经营风险的。同时也不利于商业银行提供长期资金,对我们货币市场资金的稳定性,这种流动性的稳定也是不利的。

前面我多次讲过可以考虑通过适度采取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公开市场操作可以混合交替进行的办法,不要孤军深入,因为像美国的公开市场操作它有一个很重要的基础条件就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是协调的,每个礼拜定期的发行短期国债,而我们中国没有这个金融工具,所以中央银行只能孤军深入,自己创造了一套7天、14天、28天的逆回购,再加上“S&F、M&F”(音)等等这些工具,弄得眼花缭乱,我觉得可能不利于降低我们金融体系的融资成本。这对于我们整个实体经济也是不利的。

大家看到像货币市场利率和理财产品的预期利率是上升的,但是民间借贷利率是下降的,下降的幅度很有限。过去几年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利率水平大体是18%乃至20%左右,远远超过实体经济的投资回报率。到了今年4月中旬,现在已经下降到16.17%,但是我们整个的短期市场利率,像7天回购利率总体上是上升的。这里面可能也是央行本身MPA操作,是采取了一种缩短放长,锁定短期,放开长期的资金,其实是类似于美国的扭转操作,从它的动机来看似乎是对的,一方面短期资金成本上升这样可以抑制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扩张,另一方面长期资金利率往下降一点可能会有利于实体经济的发展。但是我们应该看到我们市场对利率的敏感性,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对利率的敏感性是比较差的。但是我们金融机构包括我们居民对利率的敏感性是比较敏感的,是比较强的。

总体来看,我觉得降杠杆恐怕第一金融体系的降杠杆还是要有所区别,要采取审慎的态度,不能一刀切。但是对工商企业的降杠杆是另外一回事,这是两回事。今年可能会大面积的推开我们市场化、法制化的债转股操作,这个去年做了一些准备,未来能不能保证债权人的合法利益,能不能通过债转股的形式“脱胎换骨”,赢得好的企业的经营机制,优化法人的治理结构,调整产业结构,创新商业模式,我觉得这方面还是应该要从内涵,改革还是要更多的提升改革的质量,提高改革政策的效果,不展开讲。

三,大家看到今年1-2月份消费下降得很厉害,首次增长跌破了10%,只有9.5,3月份又上升了。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增长10%但是总体来看,我们会注意到汽车的消费增长对我们居民的消费是有很大的拖累。比如乘用汽车的销量,累计同比增长4.6%,低于去年10.3个百分点。另外,其中商品房的住宅销售金额同比虽然很高,36.1%,但是跟去年同期相比增长速度也是下降了15.9个百分点,因此结合我们未来几个月可能房地产市场的拐点来临的话,下半年我觉得住房消费和汽车消费对我们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应该说是比较大的。因此进一步证明了刚才宝良讲的我们经济增长6.9,大家不要忘乎所以,可能就是个高点,二季度可能是6.8%,三季度可能6.7%,四季度6.6%,可能还是要一路下去。总体来看这样一个总体下滑的趋势,下行压力还是不可低估的。

第四,外贸增长是超预期,对经济增长贡献应该说直接贡献是减弱的。间接贡献应该说是增加的。无论是进口的30%以上的增长还是出口的大幅度的增长,对我们投资消费是有很大拉动的。但是贸易顺差是明显减少的,我们看一看今年一季度贸易顺差是656亿美元,去年一季度是1098亿,前年是1222亿。显然今年的贸易顺差一季度只有前年的二分之一了。这个顺差减少,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的进口大幅度上升,我们是价量齐升,量的上升幅度还是小一些,主要是价格上升。我们去年年初的时候,石油的价格进口是28美元,2015年年底是26美元,到了今年差不多现在是52美元。这种大幅度上升,预计像去年3.8亿吨石油的进口,一年下来我们可能要进口价格,由于价格上涨我们要多支付成本将近2000亿美元。这里面因为我们有一些进口对价格的弹性是比较小的,我们是必须要进口的,无论价格涨多少还是要进的。这是一点要引起我们的关注。

还有一点,过去2005年到2013年当人民币兑美元升值的背景下,当时我们的出口增长很快,这中间可能有一些热钱冲击,流入了,国企热钱流入,现在的情况下我们加大了对这种非法的热钱流出监管的同时,有没有一些钱蒙混过关,以正常的贸易进口的形式,以进口的形式把美元给输送到国外去。这种情况我们也要保持高度关注。因为这种内外的自己的关联企业的关联交易,通过正常的贸易渠道把钱送出去,进来的商品,量可能不一定多,但是价格可能不合理。我们多支付美元,可能送出去,这也是一个情况。大家看到这个线里面,(图)从去年以来我们整个外贸对GDP的拉动都是负的增长,去年四个季度,一季度对经济增长贡献是负1.4,二季度负0.7,三季度是负0.5,四季度是正增长0.5。今年一季度总体上我们看整个的顺差是收窄的。

第五,吸收外资和对外投资双双快速下跌。这是今年一季度的特点,这与去年的这种尤其是去年对外投资的这种超常规的增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家看到我们去年对外直接投资金额同比增长44.1%,但是今年1-2月份我们看到实际利用外资同比下降8.05%。对外直接投资金额下降得更厉害,下降了55.1%。简直是一种直线下降。这种情况还是要保持高度关注。因为我们对外开放,对内开放利用外资的政策我们对外开放政策是不变的。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总体政策和方向是不会改变的。需要引起关注。从图里可以看到下跌,可以说是悬崖式的下跌,需要引起高度关注。

未来我们中国经济总体来看一季度的情况超过预期,是稳中有进,稳中向好,是延续去年下半年好的趋势,出现了结构优化和积极的因素在增加。因此我们可以比较从容的把今年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项工作做好,这是影响我们未来中长期发展的,是一个重要的政策选择。与此同时,我们从短期政策来看,我们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我觉得不需要做大的改变,我们其是要保持战略定力,这种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加上积极有效的财政政策,不要做大的改变。但是我们要进一步增强政策的针对性和灵活性,在这方面我们还有很多文章可做。比如说货币政策放,我们要保证整个市场的流动性的合理充裕,不要出现人为的出现资金的紧张,流动性的紧张,在这方面我们还是有很多工作要做。另外是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疏导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渠道等等方面。财政政策在促进结构调整改革方面,在社会政策兜底方面,在促进我们创新创业方面等等,在“三去一降一补”,在新的形势下怎么提高“三去一降一补”改革政策的效果等等方面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总体而言,今年看来下半年我觉得虽然说我们经济增长速度会下一点,但是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6.5%左右,我觉得6.5%以上这样的经济增长速度是完全有把握的,没有问题。因此,我们更多的是把精力放在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当然我们把防范金融风险也要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责任编辑:刘丹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