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城投发行人信用资质逐渐开始分化

2017-09-12 16:35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信用资质 城投

摘要:后续需要关注已经发生过评级下调和展望下调的城投发行主体,一旦再发生级别调低,大概率是直接下调主体评级。不过,在发行成本普升的融资环境中,过高的有息债务规模会抬升利息费用支出,对净利润产生的侵蚀也就越大。

 城投债发行量与净融资量一览 

城投债发行量与净融资量一览

AA+及以下城投债与产业债发行成本差距收窄 

AA+及以下城投债与产业债发行成本差距收窄

高等级短融中,城投债发行成本已经超过产业债 

高等级短融中,城投债发行成本已经超过产业债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邵鹏璐

8月国内非金融企业信用债(企业债、中期票据、公司债、短期融资券、PPN、政府支持机构债)发行量约7163亿元,总偿还量约5972亿元,整体非金融企业债券市场净融资量约1191亿元,较7月的2581亿元净融资量有所回落,但仍明显好于上半年。

其中,产业债8月发行4546亿元,较7月的4498亿元小幅提升,但净融资量为-350亿元,较7月的1214亿元明显回落;城投债8月发行2618亿元,较7月的2346亿元继续提升,净融资量为1541亿元,较7月的1367亿元亦继续提升。

从过往数据来看,6月至8月是城投发行主体评级调整的密集期。现2017年城投发行主体评级调整密集期基本告一段落,与2016年相较,城投发行人下调与上调主体评级数量都有所增加。

7月及8月,城投债净融资量与发行量亦有所回升,但8月28日,江苏瀚瑞控股因“17瀚瑞CP002”发行成本“突破天际”,再次引发对城投平台再融资担忧。招商证券首席债券分析师徐寒飞表示,事实上,2014年以来,城投平台倚靠“金边属性”享受低价融资的优势已经有所消散,江苏瀚瑞控股并非高价融资的首例。

城投发行人评级调整告一段落 调低调高数量均增加

截至8月31日,城投发行人下调主体评级数量为16家,已经高于2016年全年的下调数量13家,部分城投发行人的信用风险或有所上升。评级公司对城投发行主体评级下调较为谨慎,倾向于先调整评级展望至负面,再下调主体评级。此前已经遇到过展望下调或评级下调的发行人,评级公司再次调低发行人主体信用等级时会直接或者继续下调评级。后续需要关注已经发生过评级下调和展望下调的城投发行主体,一旦再发生级别调低,大概率是直接下调主体评级。

评级公司调高城投发行主体评级时,大概率是直接上调1个级别的信用等级。2017年城投发行主体已有122家主体信用等级发生调高,多于2016年同期调高的104家。相比于2016年,城投发行人主体评级调低和调高的数量均增加。光大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张旭表示,从这个角度来看,也说明了城投发行人信用资质逐渐开始分化。

光大证券通过梳理各城投发行主体的2017年定期跟踪评级报告发现,地区经济财政因素、发行人经营因素、发行人的或有债务因素等是导致城投主体发生评级调低的主要原因。

地区财政因素:所在地区经济指标下滑、政府财政实力下降、外部经营环境的恶化对城投发行人造成负面影响。如辽宁省的铁岭新城、辽阳市城市资本经营、南湖科技开发集团、开原城投、黑山通和等城投公司,以及禹州投总、海业公司、盱眙城投等其他地区城投公司。

发行人经营因素:主营业务收入下滑、盈利能力减弱、负债规模扩大、偿债能力弱化、资金支出压力以及流动性紧张等都是评级公司考量的因素,类城投平台更易受自身资质影响。类城投如北京云政、吉林交投、河南国控等。

或有债务因素:公司对外担保造成或有债务风险,被担保企业发生信用风险事件导致公司面临较大的代偿风险。如河南国控、吉林交投、盱眙城投、楚雄开投、丰南建设、开原城投等。

责任编辑:宋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