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统”“放”之间现真章

2017-09-12 16:17 中国发展网
服务 改革 浦东新区 管理

摘要:翁祖亮表示,促进镇一级政府职能转变、进一步夯实基层基础,是这项改革的落脚点。街镇今后的主业就是“1+3+2”:“1”是党建,“3”是“三公”,“2”是共治自治。

——浦东区镇事权改革破解“痛”“难”“阻”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缪晓琴  闵琦

“惟改革者进,惟创新者强。”最近,上海市浦东新区正式启动实施统筹核心发展权和下沉区域管理权改革工作,率先改革区镇事权。“统”、“放”之间,体现了浦东始终向上、持续担当的改革勇气,彰显了其蕴含战略定力、谋求新作为的改革智慧。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对上海提出了“要在深化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上有新作为、在推进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上有新作为、在全面从严治党上有新作为的四个新作为”,要求上海要以改革创新为引领,紧紧围绕服务国家战略,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努力当好改革开放排头兵中的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中的先行者。

在7月14日举行的十一届上海市委二次全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表示,要加强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建设,持续推进政府职能转变、管理创新,坚持眼睛向下,一切围绕基层转,主动适应、更好服务街镇、村居的新变化。经济调控管理权要更多向市、区两级政府集中,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权更多下沉街镇社区,让基层有更多精力、更多力量、更多资源做好服务管理。

“统筹核心发展权和下沉区域管理权,是打造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先行区的一项重要改革,也是浦东新区加快城乡发展一体化、加强社会治理的一项重大举措。浦东将以特殊精神状态作出特殊努力,同心协力把这项改革搞好,实现浦东开放、创新、高品质发展。”中共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管委会主任翁祖亮表示。

一个地方的发展,只有在全局和时代的坐标上去认识,才能更加准确;一个社会的改革,只有从历史和现实的对比中去把握,才能更加清晰。当下,浦东的区、镇发展中,“痛点”、“难点”和“阻点”不断被突破,浦东正乘着全面深化改革的劲风,向着“开放”、“创新”、“高品质”的目标劈波斩浪、砥砺奋进。

统:经济发展有高质量

位于浦东新区中部的祝桥镇,是浦东国际机场的所在地和中国商用飞机的制造基地。2015年,以祝桥区域为主体的航空产业区建设正式列入上海市“十三五”规划,同步纳入浦东新区“4+4”生产力布局和“一轴四带”空间发展布局。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极具发展前景的区域,却在具体的发展过程中碰到了“痛点”、“难点”和“阻点”。

“祝桥区域内拥有浦东国际机场、商飞总装基地、铁路上海东站和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等顶级的发展要素,航空产业区建设也已经升级为市级发展战略。但以祝桥一个镇的发展能级和统筹能力,来推动这样一个庞大的航空产业区建设显然是不够的。我们在资金、政策、规划、人才等方面都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处于一种‘力不从心’的被动局面。”浦东新区祝桥镇党委书记王超表示。

同样的现象在浦东并不鲜见。在进入经济新常态,发展权分散已经不适应结构优化、动力转换、质量提升的发展要求,其中表现最明显的就是招商引资能级不足。数据显示,当前浦东新区总共拥有跨国公司地区总部265家,其中近250家在四大开发区,而所有街镇加起来还不到10%。特别是在近期中央环保督察组要求整改的6111个项目中,镇一级的整改项目高达95%以上。税收方面,浦东新区全区16个镇级园区,总面积超过50平方公里,是张江核心区面积的2倍,但地均税收却不到张江核心区的1/5。

翁祖亮介绍说,“统”的目的是进一步提高经济发展的质量效益,譬如要“统”项目准入,区里对项目严格把关,不符合产业定位的坚决不能进,防止“捡到篮子都是菜”。再如要“统”政策标准,各镇之间不能拼招商引资税收返还力度,不能互相拉来拉去搞内耗。还如要“统”土地开发,由区级主体实施收储,再经区里认定的“好人家”实施开发。

“因为这次改革,航空产业区的发展可以说已经从柴油动力转化成了核能动力。”祝桥镇党委书记王超告诉记者说,打个比喻,如果把航空产业区建设比作一个舞台,以前我们在祝桥影剧院表演一下还是游刃有余的,现在这个舞台换成了上海逸夫大舞台,就要有更高层面、更高水平的导演和演员来主导。

“核心发展权统筹的改革,把区级、市级乃至国家级的好规划、好资源、好人家引入到航空产业区的建设中来,这是发展能级的一种质的飞跃,彻底解决了以前祝桥镇在推动航空产业区建设方面遇到的瓶颈和问题。”王超如数家珍般地介绍说,比如,之前困扰祝桥多年的北噪音区核心区动迁开发问题,新区已经明确由陆家嘴集团负责开发建设,从区域产业发展布局到配套安置房建设,真正实现高起点规划、高水平建设,将核心区这块昔日的民生“痛点”,变成了今朝的发展“热点”。祝桥镇将在今年全部完成北噪音区核心区三、四期的动迁清盘,全力助推北噪音区核心区的开发建设。再比如,综合交通枢纽(铁路上海东站)核心区建设,新区安排浦开集团进驻开发,集中优质资源加快核心区建设的进程,今年铁路上海东站将如期开工建设,一个世界级的综合交通枢纽将很快在浦东东部崛起。

据了解,统筹核心发展权和下沉区域管理权是一项系统工程,浦东新区为此出台了包括“1个意见+17个实施办法”的工作方案。“1个意见”,即《关于浦东新区统筹核心发展权和下沉区域管理权的意见》,是这项改革工作总的指导性文件,“17个实施办法”,主要是与各类核心发展权和区域管理权相匹配的具体办法。其中统筹的不是所有发展权,而是事关全局和长远的核心发展权。按照突出重点、注重效能的原则,重点包括五个方面,即发展规划权、镇级招商引资权、镇园区转型发展权、区域开发权和公共设施基本建设权。

五个统筹的核心发展权中,招商引资权统筹一马当先。改革启动当天的5月31日,浦东新区18个投资促进服务中心同时揭牌,他们分别承接对应区域招商引资目标任务,由区商务委(投资办)统筹管理。具体实施过程中,“各中心”将意向、在谈的重大项目,统一上报到区层面,区层面进行项目评估和准入统筹,有效解决有资源、有载体而无项目或有信息、有项目而无载体的问题,实现项目需求与资源匹配的有效对接。同时,全区实施统一的企业扶持和投资促进政策,对“各中心”承担的招商引资任务实行目标管理和清单管理,对各镇承担的服务企业、安商稳商工作任务进行综合评价,纳入区镇考核指标体系。

“浦东因改革而生,祝桥因改革而亮,祝桥要做改革试验田中的试验田,要以一张蓝图绘到底的勇气和智慧,为浦东的开发建设增光添彩。”王超说,此次浦东区镇事权的改革,特别是核心发展权的统筹,对一些重点发展区域而言,是一种发展动能的提档跃升。

记者观察发现,对于祝桥镇而言,这次改革是统筹镇域各位招商资源,形成安商稳商工作合力的一次有利契机。祝桥镇将原本分散的镇招商中心、临港公司、空港办等招商资源进行优化整合,成了祝桥镇企业服务中心,与浦东新区第二投资促进服务中心两块牌子一套班子,与上海豪祝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合署办公,下设综合服务办公室、企业服务一部(园区实体企业)、企业服务二部(注册企业)、空港服务部(空港区域企业),既整合了力量,又细化了分工,进一步强化了安商稳商工作职能。

“发展权统筹改革受益在镇里。对镇里来说,这次改革有‘三个不变’。第一,税收户管关系不变,镇里的存量企业和改革后镇域范围内新增企业一律维持原有的区镇财力结算体制。第二,镇里继续分享土地出让收入的机制不变。第三,镇域范围内建设的保障房优先满足该镇需求的机制不变。另外,统筹的不是所有发展权而是核心发展权。镇的经济发展权主要有七项,这次统筹的主要是招商引资、产业发展和规划建设三项核心发展权,农业服务、集体资产管理、财政资金管理和统计分析等发展权还是由镇承担,产业发展的推动工作、落地工作还是镇承担。核心发展权统筹之后,镇里在经济发展上,尤其在镇村集体经济发展上,在民宿经济、古镇建设发展上,仍然大有空间,大有可为。”中共上海市委常委、浦东新区区委书记、中国(上海)自贸试验区管委会主任翁祖亮特别强调说。

放:社会治理有新作为

“城市管理应该像绣花一样精细。”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上海代表团审议时强调,“走出一条符合超大城市特点和规律的社会治理新路子,是关系上海发展的大问题。城市精细化管理,必须适应城市发展。要持续用力、不断深化,提升社会治理能力,增强社会发展活力。”

和统筹相对应的是下沉社区管理权,目的是更加有效地做实镇级政府的公共服务、公共管理和公共安全职能,进一步发挥镇级政府在区域管理和城乡社会治理创新方面的主体作用。

按照应放尽放、能放尽放的原则,浦东新区此次改革重点强化与下沉八个方面的管理权:人事考核权、征得同意权、规划参与权、重大决策和重大项目建议权、综合管理权、绿化市容管理权、房屋管理权和法治建设统筹推进权。力求进一步加强社会治理创新,推动重心下移、管理下沉、权力下放,强化属地责任,让能够第一时间发现问题的主体也能第一时间解决问题,实现管理效能的最大化。

“今年浦东新区创新社会治理、提升超大城市精细化管理水平的一项重要举措,就是管理和服务的重心下沉到村居。按照年初区委提出的‘管理进网格、服务进社区’的要求,我们启动了‘家门口’服务体系的建设。”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浦东新区区长杭迎伟说,开展这项工作的总体考虑,是为群众提供就近、便利、稳定可预期的“家门口”服务,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真正实现利民、惠民、便民。

7月28日,浦东新区一位88岁的刘姓居民,因为老房年久失修,来到“家门口”的服务站,咨询如何申请危房改建。服务站的接待人员,听了老人的来意后,直接把事揽了下来,由该站为老人填写、递交危房改建申请报告。而之前,类似的危房改造申请,村民一般需要多次向镇相关职能部门咨询、提交材料、取申请报告等程序。

启动试点构建“家门口”服务体系,浦东新区的考量就是把社会治理创新的重心落到村居层面,为群众提供党群、政务、生活、法律、健康、文化和城市管理共7大类服务,破解“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难题。作为浦东新区下沉社区管理权的主要抓手,“家门口”服务体系实施以来得到了群众的普遍认可,被群众誉为“有温度的服务”。

“让前来办事的村民一目了然,确保一进来就能‘找得到人,办得了事’。”据浦东新区一位村党总支书记介绍,服务站与其它公共服务设施统筹规划,并为了最大限度方便村民来访,还做到“六个有”,即有标识牌子、有服务柜台、有服务窗口、有咨询电话、有服务指南、有工作制度。

“家门口”服务体系试点启动后,浦东新区全面梳理区级可下沉的服务资源,涉及19个区级部门42个服务项目,形成区级层面的服务资源清单和服务项目清单。按照“部门提供清单,基层按需对接”的原则,建立公共服务资源条块对接机制,供村居结合实际,点单式选择。上半年,浦东新区已在川沙新镇、陆家嘴街道、浦兴路街道和书院镇开展了集中试点,并取得初步成效。到今年底全区50%的村居将建立服务站,明年底实现所有村居全覆盖。

“社会治理关键就是要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镇级政府和老百姓关系最密切,群众工作都需要他们去做。”中共浦东新区区委常委、浦东新区常务副区长姬兆亮表示,“‘市政府抓布局、区政府抓准入’,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各层级的政府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各自应该放的地方,在镇级层面而言,就是要抓好社会治理和管理,做好服务工作。”

浦东新区地区工委负责人表示,区域管理权下沉后,能进一步理顺区镇关系,有利于固本强基,促进超大城市郊区镇级政府聚焦主业主责,把工作重心更多地向公共服务、公共管理和公共安全转移,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良好的公共环境,促进城乡社区治理的实践创新和制度创新,为夯实党的执政根基、巩固基层政权提供有力支撑。

管理权下放不能成为一句“空话”,改革要让基层能做事、敢说话。该区地工委负责人说,以前对职能部门派驻街镇的机构和人员进行考核时,基层的评价一开始是“点头、摇头都不算”,后来则是“摇头不算、点头算”,现在通过改革,要加大基层在人事任免、考核方面的权重,让基层的评价“点头、摇头都算数”。同时,在涉及区域规划、重大决策和重大项目时,区级部门要主动约请相关镇,听取镇里的意见,如果双方意见不一致,需提交区委、区政府决策,充分尊重基层的参与权和建议权。

“对街镇不是上收下放而是减负增能。”翁祖亮强调,“一方面,区级事权下沉的同时,相应的人财物都会同步下沉,镇里能够统筹的资源更多、力量更强。另一方面,优化区镇两级事权和责任分担机制,增加区本级的投入,给镇里减轻了负担。比如上提社会保障、公共服务等共担事权,上提752条河道整治工程费用,加大对社会事业和经济薄弱镇的财力支持,使镇心无旁骛、没有后顾之忧地改善民生和加强社会治理。”

翁祖亮表示,促进镇一级政府职能转变、进一步夯实基层基础,是这项改革的落脚点。街镇今后的主业就是“1+3+2”:“1”是党建,“3”是“三公”,“2”是共治自治。下沉管理权,就是围绕着街镇更好承担主业,赋予资源、强化保障。改革后,街镇要转换工作频道,在党建引领社会治理创新上用心使力,不断提高科学化、精细化、智能化、法治化管理水平,不断促进党建引领的自治、共治、德治、法治一体的基层治理格局,不断形成高水平、有特色、见成效的社会治理创新体系,使各辖区更有序、更安全、更干净,使浦东社会治理工作走在全市前列。”

责任编辑:刘丹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