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降杠杆护航债市——业界呼唤股债结合新产品

2018-08-15 15:22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债转股

摘要: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国资委等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2018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的通知。这也是继2016年后,监管层再次提出利用债转股的方式缓解企业债务问题。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李盼盼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国资委等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2018年降低企业杠杆率工作要点》(以下简称“《工作要点》”)的通知。这也是继2016年后,监管层再次提出利用债转股的方式缓解企业债务问题。

《工作要点》中特别提到,要开展债转优先股试点,鼓励依法合规以优先股方式开展市场化债转股,探索以试点方式开展非上市非公众股份公司债转优先股。

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以下简称“全国股转系统”)作为国内重要的非上市公众公司交易所,未来无疑也将是债转优先股、市场化债转股的实验场所之一。

专家认为,《工作要点》明确提出降低企业杠杆率任务清单,就相关任务划定时间表。资本市场监管政策支持将成重点,主要在降杠杆及市场化债转股所涉的IPO、定向增发、可转债、重大资产重组等资本市场操作方面提供适当监管政策支持,强化优先股、可转债等股债结合的发展路径。通过资本市场实现债转股市场化退出,将促进企业杠杆率积极稳妥下降,进一步增强企业防风险能力。

促企业杠杆率平稳下降

“《工作要点》是针对防风险、降杠杆、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进一步实践。”中信建投证券宏观经济与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黄文涛表示,在强调防风险机制建设的同时,制度化推进相对灵活化的债转股等降杠杆措施,以“软硬兼施”的多重举措达到平稳降杠杆目的。

黄文涛认为,此次《工作要点》针对企业降杠杆问题,在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方面,从壮大实施机构队伍增强业务能力、拓宽实施机构融资渠道、完善转股资产交易机制、开展债转优先股试点、加强转股股东权益保障等方面给予进一步明确,有利于补齐目前市场化债转股的政策体系短板,提升银行和实施机构的积极性。

事实上,今年以来,为促进市场化债转股实施、降低企业杠杆率,相关政策已陆续出台。如1月份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财政部等七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实施中有关具体政策问题的通知》,旨在切实解决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工作中遇到的具体问题和困难;7月5日,央行下调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项目;随后,银保监会又以规章的形式,正式发布了《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管理办法(试行)》,立足于规范金融资产投资公司业务行为,推动提高债转股效率,切实防范金融风险。

国家统计局和Wind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工业企业整体杠杆率为130.39%,较高峰期144%出现一定幅度回调。对此,黄文涛表示,从结构方面看,国有控股工业企业杠杆率高于民营控股工业企业。因此,未来降杠杆一方面来自企业整体杠杆水平下降,逐步向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靠拢。受益于市场化债转股、混改等积极推进,国有企业杠杆水平会进一步下降,逐步接近市场平均水平。

基于此,《工作要点》指出,要推动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与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和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等工作有机结合,推动企业改组改制,形成股权结构多元、股东行为规范、内部约束有效、运行高效灵活的治理结构。

市场化债转股进行时

在深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方面,《工作要点》提出,壮大实施机构队伍增强业务能力;拓宽实施机构融资渠道;引导社会资金投向降杠杆领域;完善转股资产交易机制;开展债转优先股试点;推动市场化债转股与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有机结合;加强转股股东权益保障。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8月3日,新三板挂牌企业青聚能钛发布公告称,将要进行2018年首次股票发行的工作。

仔细来看,青聚能钛此次定增与一般新三板的定增融资有所区别,是一笔认购方拟采取债权转股权方式进行认购的定增,国开发展基金将两笔合计9500万元的债权转化为了青聚能钛公司的股权,具体对价的股权还需根据评估后来确定。

毫无疑问,青聚能钛此番定增便是债转股。

对于此次债转股的交易,青聚能钛方面表示,近年钛行业行情低迷,市场竞争日趋激烈,需求不振,公司持续亏损,财务负担重,从而导致公司偿债能力减弱,高负债率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公司的融资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因此拟利用本次股票发行通过债转股方式,降低公司负债水平,提高偿债能力。

基于此,国泰君安证券研究所债券分析师高国华认为,实施债转股后银行可参与到企业决策中,帮助提升企业治理水平,这对企业和银行长远发展都是有利的。

但同时,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梳理发现,新三板定增进行债转股的债权人主要为公司实控人、股东或者是实控人或股东的关联方,在一定程度上,这说明公司实控人愿意通过自己旗下的其他资产或公司未挂牌企业降低负债率。因此,过多的关联性债转股交易也会引起市场的质疑,挂牌公司与实控人或股东关联方的企业有大量的债转股不免有粉饰财报的嫌疑。

可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对结构性去杠杆来说是很有帮助的。但与此同时,在推进中也有一些困难。

高国华表示,由于目前股市不景气,商业银行难以通过增发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债转股将使银行资本充足率进一步承压。在资金来源方面,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可通过发行金融债、设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设立私募资管产品等方式筹集债转股资金。但市场化融资成本较高,而且债转股项目期限较长,容易面临期限错配问题。

因此,社会资金引入有助于企业降杠杆持续推动。黄文涛认为,一方面,央行通过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为银行开展市场化债转股提供中长期低成本资金。另一方面,通过设立股权投资基金等方式鼓励社会资金参与债转股,可有效激发债转股市场活力,形成社会化监督机制,督促企业强化经营管理。迫切需求股债结合新产品

此次发布的《工作要点》中还特别提到,要稳步发展优先股和可转债等股债结合产品,优化上市再融资结构。对于新三板企业来说,除了债转股之外,可转债也是非常重要的降低杠杆率的再融资方式。

就目前的情况来,2017年9月,全国股转系统与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联合发布了《创新创业公司非公开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业务实施细则(试行)》,允许符合条件的新三板创新层挂牌公司向沪深交易所申请发行并转让可转换为挂牌公司股票的公司债券。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从全国股转系统处获悉,截至8月8日已有6家创新层挂牌公司完成发行,募集资金总额为2.96亿元,另有3家公司已取得交易所发行无异议函,并启动发行。

黄文涛表示,《工作要点》进一步明确了监管思路,强化了优先股、可转债等股债结合的发展路径。在现有制度改革和建设稳步推进基础上,《工作要点》发布可能会推进股债结合产品发行、交易、结算管理,维持债券市场的规范良好运行。在权益市场相对低迷的市场环境中,固定收益类资产本身可能吸纳更多流动资金,此时加强对债券市场监管,加强企业降杠杆特别是债转股全过程检查,也是相当具备针对性的风险防范措施,有利于维护规范良好的资本市场运行环境,使金融更好服务于实体经济,提高资产使用效率,加快实体经济发展。

同时,近年来证监会就股票发行制度改革、资产管理业务开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及逐步开放外资限制等方面,已做了很多制度性改革和推进。今年以来,证监会一方面就前期文件征求意见稿继续发布正式稿,就指导意见稿发布实施细则,另一方面就资本市场上正在发生的变化快速做出反应,完善上市公司退市制度、通过交易所完善证券交易制度等。

黄文涛说:“融资有债券和股权两种方式,它们各有不同的特点,二者结合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保证投资者收益的相对稳定并且有所保证,同时在一定条件下实现企业的成长,所以债转股或者股债结合的产品在新三板市场中还是有需求的。”

“现在信用债违约事件不少,对于新三板企业来说,如果能够设置转股条款,一定程度上对债权人也是有所保障的,这样公司发债就要容易一些。”高国华表示。

责任编辑:孙靖白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