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1984年:比摸清路子更重要的是迈开步子

2018-10-10 15:13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改革开放40周年 对外开放

摘要:1984年召开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非常重要,它通过的《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是1978年以来的第一个以经济体制改革为主题的文件,也是第一次对改革进行“顶层设计”。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程晖

1984年是有着特殊气质的一年。元旦一过,一直坐镇北京的邓小平决定到南方看看,这是邓小平第一次南巡视察深圳。这在中国改革开放历史中,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事件。同时,1984年还是一个孕育新生的年份,很多现在的大公司,如海尔、联想、万科、四通、科龙、健力宝、正泰等均诞生在这一年。

中国现代公司的元年

我国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是一部思想解放的历史。虽然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工作方针,但由于长期实行计划经济,许多人的思想观念一时还转不过来。当“经济特区”这一新名词出现时,一些人开始质疑。种种杂音让邓小平和试办特区的城市领导承受了巨大压力。

1984年1月24日到2月17日,邓小平开始了第一次南巡,首先去了深圳和珠海,并题词肯定两个特区的经济发展。

在邓小平南巡的回程中,在刚刚撤县建市的江西省鹰潭市火车站停靠了很长时间,接见了当时的江西省委书记、省长和鹰潭市委书记、市长。

当时的鹰潭市委书记叶春回忆道:“邓小平谈到南巡之行,并让我们胆子也要大一点,步子迈大一点。”

也正是这次路途中停靠,改变了江西一位企业家张果喜的命运。

在当年被毛泽东《送瘟神二首》所描写的“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余江县马荃乡舍头毛家村,张果喜出生两岁,生母去世,贫病交加。为了生计,他14岁学木匠,17岁成了县木工厂车间主任。21岁时,张果喜当上了余江工艺雕刻厂厂长。不久便成为鹰潭乃至江西首个“百万富翁”,轰动了全省。

但那是1973年至1976年间的事,是“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的年代,是不准农民养鸡、种自留地的年代。全县三级干部大会点名批判“新生的资产阶级分子张果喜”。

“会后,县委派了最会打算盘的会计来查账,派了最硬的笔杆子来整材料,我做好了进牢房的准备。那次是全厂工人保了我。”张果喜向记者回忆起当年情形仍心有余悸:“以后,上面又三番两次派人来查,是三中全会召开救了我。如果三中全会晚开两年,我也进了牢房。”

张果喜是改革开放的产儿。他常说他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的最大受益者,没有三中全会就没有他。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他对自己的企业进行彻底的改革:创建了一整套彻底摆脱传统观念体制的全新模式,进行了分配制度和劳动用工制度改革,坚持在工时工价面前人人平等,谁有本事谁拿钱。并带头搞横向经济联合,把雕刻厂办到上海、深圳、无锡、常州、北京,垄断了日本寸木寸金的佛龛市场。接着进军东京、大阪、多伦多,业务也扩张到金融、服装、酒店、国际贸易等。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即使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左”的干扰仍然无处不在。张果喜树大招风,每前进一步都要排除困难,排除“左”的干扰。他向记者回忆说:“我至少经历了三次大的浪潮,每次都险些淹死。先有对我的批判与清查,继而有对我的造谣与攻击,后来是对我姓社姓资姓公姓私的争论。我好像就是风向标,社会上一有风吹草动,首当其冲的就是我。”

每遇风浪都是邓小平理论起了“定海神针”的作用,当时的省委书记多次告诫当地市县委:“对张果喜不要限制,任他发展。”邓小平南巡在鹰潭停留后当时的江西省省长指示:“对张果喜的争论到此结束。我们江西要容得下一个张果喜,要扶持他发展壮大。”

邓小平南巡重要谈话再一次擦亮了人们的眼睛。人们以邓小平南巡谈话为标尺,回过头来看,张果喜可以说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最早实践者、成功者之一。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曾经举办过一个“致敬1984:征程与梦想”论坛,柳传志、王石等企业家都前往参加。为什么要向1984年致敬?

清华经管学院原院长钱颖一表示,在中国改革史上,1984年是重要的一年,但又是一个容易被忽略的年度。中国改革史上,一共有4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三中全会:第一个是开启改革开放的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第二个是1984年的十二届三中全会,然后才是1993年的十四届三中全会和2013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

他谈到,1984年召开的十二届三中全会非常重要,它通过的《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是1978年以来的第一个以经济体制改革为主题的文件,也是第一次对改革进行“顶层设计”。

以此为标志,中国经济改革从农村推广到城市。

也正是1984年,柳传志、王石等人下海,海尔、万科、联想等公司相继成立,成为中国市场改革的实践先锋。因为中国改革亟需大量经济管理人才,包括清华经管学院在内的一批经济和管理学院也在那一年建立。1984年国庆群众游行时打出来的标语“小平您好”,此画面瞬间传遍世界,成为共和国历史上珍贵的记忆、电视画面记录的难忘瞬间。

“邓小平给深圳特区的题词是‘深圳的发展和经验证明,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这是一次重要的思想解放,结束了一直以来对‘是否办特区’的争论,消除了人们对试办特区的疑虑,坚定了特区人改革开放的信心,为后来进一步解放思想,扩大对外开放,发展多元化经济,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指明了道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谈到。

一次载入中国改革时期史册的会议

1984年9月3日至10日,在浙江省德清县莫干山上召开了第一次全国性的中青年经济科学工作者讨论会。这是一次载入中国改革时期史册的会议,被称为“经济改革思想史的开创性事件”,是青年经济工作者“第一次集体发声”。这次会议不仅使一批经济学家脱颖而出,而且为80年代的改革提供了重要的思路,引起中央高层领导的重视。

此外,当月还推出了一些重要法规和改革举措,如:国务院发布6个税收条例(草案)和调节税征收办法;国务院批转原对外经济贸易部《关于外贸体制改革意见的报告》;国务院批转财政部《关于在国营企业推行利改税第二步改革的报告》和《关于国营企业第二步利改税试行办法》等。

1984年9月15日,国务院批转的《关于外贸体制改革意见的报告》提出,政企分开,加强对外贸易的行政管理。外贸企业独立经营进出口业务,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简政放权,充分调动外贸企业的经营积极性。实行进出口代理制,改进外贸经营管理。改革外贸计划体制,简化计划内容。改革外贸财务体制,加强经济调节手段。

李佐军谈到,这次会议讨论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中的重大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会议主要议题:一是价格改革的两种思路;二是与价格改革相关的若干问题;三是企业实行自负盈亏应从国营小企业和集体企业起步;四是沿海14个城市对外开放的若干问题的建议;五是金融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发展和管理股份经济的几个问题;六是粮食购销体制的改革和农村产业结构的变动。莫干山会议结束后,由与会中青年专家参与撰写了7份专题报告上报。

“十二届三中全会开启了城市改革,而改革一进入城市,分歧和矛盾就出现了,莫干山会议赶上了改革氛围最好的时期之一。莫干山会议主要讨论了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中的重大理论问题和现实问题,为十二届三中全会提供了智力支持。”李佐军谈到。

寻找中国金融改革的突破口

1984年1月1日,中国工商银行成立。

1984年5月5日,中国金融学会第二次全国代表会议在安徽省合肥市召开。金融市场问题开始引起经济界的广泛关注。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金融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初步建立了以中央银行为核心、专业银行为骨干的金融体系;信贷活动进入了固定资产领域;承认信贷、利率是调节经济的有力杠杆;对多种信用形式和工具的运用进行了小范围的试验等。

“然而,银行改革只单纯着眼于完善原有的信贷计划管理体制,修补纵向分配资金管理方面的漏洞,局限于分权、集权和组织机构等行政方面。改革的步子迈得还不够大。面对蓬勃发展的商品生产、经济体制改革和世界新技术革命的挑战,金融改革陷入了被动局面。”李佐军回忆到,当时,我国还没有形成一个良好的金融投资环境;金融体制割断了资金的正常横向联系与流动;形成了一个以纵向分配为主、块块管理为辅的非商品经济运行的资金系统;迫切需要建立多样化的、强有力的金融控制调节系统;当时的金融体制尚未允许聚资人与投资人之间直接融通,也未提供直接融资所必要的金融和信用工具,致使商品生产者之间的融资不可能进行。

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1984年5月5日,中国金融学会第二次全国代表会议在安徽省合肥市召开。在此次会议上,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研究生部几名同志发表了《中国金融改革战略探索提纲》并提出:金融改革的突破口就是改组制度和开放金融市场。《提纲》认为,农业改革的突破口是联产承包责任制,工业改革的突破口是扩大企业自主权。工农业改革突破口的选择至少给了我们三点启示:一是使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水平;二是承认物质利益原则;三是遵守价值规律,重视市场调节。受此启发,金融改革的突破口就是改组金融(不仅指银行)制度,开放金融市场。从此,金融市场问题开始引起经济界的广泛关注。

也是在1984年,我国的对外开放又迈出了很大步伐。1984年4月6日,在中共中央书记处和国务院召开的沿海部分城市座谈会上,根据邓小平同志的建议,确定进一步开放由北至南14个沿海城市,即大连、秦皇岛、天津、烟台、青岛、连云港、南通、上海、宁波、温州、福州、广州、湛江、北海(包括防城港),作为我国实行对外开放一个新的重要步骤。对14个沿海城市的外资企业给予与经济特区相类似的某些优惠待遇。这些港口城市与深圳、珠海、厦门、汕头4个经济特区一道,成为我国对外开放的前沿地带。1985年,我国确定把长江三角洲地区,珠江三角洲地区,闽南的厦、漳、泉三角地区,以及胶东半岛、辽东半岛列为经济开放地区。1988年4月,我国又把海南确定为经济特区,赋予更大的自主权,允许实行更加开放、更加灵活的体制和政策。至此,我国沿海地区成为全方位对外开放基地的总体布局基本形成。我国的对外开放由点及面,并形成了沿海全境开放格局。

责任编辑:宋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