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神州穿越

2018-10-12 19:52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神州穿越

摘要:本书还介绍了全国唯一以花命名的城市——攀枝花的趣闻轶事。这样的一些散文或游记倒有点像跨越历史的穿越,因此我把这本书取名为《神州穿越》。

“待我翻开正文清样细读时,竟然‘一发而不可收拾’,难以释卷,几乎 是一口气读完的。国宝的文章也是在神州大地上穿越,领着我——相信还会有很多人被他的文章牵领着,穿越了960多万平方公里的河山,穿越了过去的100多年近代史,甚至穿越了一两千年。他还写道:书并不厚,但我握于手却觉其重,因为在这些并不炫目的文字中却时时让人读出蕴于胸中的对各地工农,对国土的边边角角、山川大漠,对中华民族的历史文化,对各地少数民族人民的深情。”著名国学大师、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许嘉璐引用书中的话“政治领导人和经济规划的工作者应以广阔的全球视野和深邃的历史眼光来谋划和决定这类重大基础设施项目。”并说:我想,这段话,连同全书,是他大半生辛勤工作所得出的经验,由此也可让广大读者了解到,我们的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在做什么、想什么、是怎么做的,为什么这样想、这样做。该书可读性强,出版发行以来,广受好评,特别是各级领导干部纷纷反映收获良多。

作者简介

张国宝,历任国家计划委员会、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正部长级)。先后分管过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工业、高技术、国防动员等工作。全国十一届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2003年兼任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办公室主任,2008年兼任国家能源局局长。2003~2010年兼任武警黄金部队第一政委。曾任西气东输领导小组组长,青藏铁路建设领导小组成员,首都机场三期扩建工程领导小组组长,三峡工程输变电工程国家验收小组副组长,宝钢二期工程国家验收小组组长,浦东国际机场工程国家验收小组组长。直接参与制定和推动实施了溪洛渡、向家坝金沙江梯级水电站开发,上海洋山深水港、上海外高桥船厂、长兴岛船厂、杭州湾跨海大桥等国家许多重大建设工程。负责制定了船舶工业、汽车工业、软件产业、装备国产化等一系列行业规划和政策。牵头制定了2004年我国第一个铁路中长期发展规划。同时在国务院领导下也是中俄原油管道,中亚天然气管道,中哈原油管道,中缅原油、天然气管道等国际能源合作的主要谈判者、组织者。曾任世界能源理事会副主席。2011年后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清华大学教授、低碳实验室主任。

我的《神州穿越》不是穿越剧

张国宝

近年流行穿越剧,时空颠倒,把人物置于千百年前或未来世界。也许一些年轻人爱看这种虚幻的穿越剧,但是我可能有代沟,不喜欢这种荒诞的穿越剧或穿越小说。现在还有一些“戏说”“歪批”历史事实的电视剧,把真实的历史搞乱了,一些人把此类戏说当成了真实的历史。

中国有厚重的历史,辽阔的国土,在神州大地上有许多威武雄壮的历史故事。我从20世纪80年代初到原国家计划委员会(现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作,前后经历了七个五年计划,先后分管过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工业、高科技和国防动员等工作。因工作关系,我有幸走遍了包括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在内的全国所有省、自治区、直辖市、特别行政区。有的时候我把所到地区的人文历史地理记录下来,和该地区正在规划或建设的工程项目或现在正在发生的一些趣闻轶事放在一起叙述。例如,我曾到甘肃张掖,汉朝名将霍去病在张掖击败匈奴,迫使匈奴三部投降以及蒙古灭西夏,为什么张掖的西夏大佛寺没有被烧毁?为什么张掖的掖是提手旁的动词,而不是月字旁的名词?本书中也讲到了张掖现在是全国最大的玉米种子繁育基地,这可能很多人不知道。传说中杨贵妃爱吃的荔枝是用快马驿站接力式地送到唐朝首都长安,荔枝真的来自于岭南吗?可能的传递路线在哪里?明朝永乐皇帝朱棣死于何时何地?塞北名城多伦为什么会衰落?新疆库车大峡谷是怎么发现的?攀枝花钢铁厂厂址为什么叫弄弄坪?在本书中,我把这些有趣的史实介绍给读者,上述问题也可以在本书中找到答案。本书中还有一篇介绍了海峡两岸在兵戎相见年代和实现“三通”后金门的巨变。昔日的军事设施成了今日的旅游景点。大家知道抗战时期为了向国民党大后方运送战略物资修建了史迪威公路,但鲜为人知的是当时还建设了史迪威管道输送油料。本书还介绍了全国唯一以花命名的城市——攀枝花的趣闻轶事。这样的一些散文或游记倒有点像跨越历史的穿越,因此我把这本书取名为《神州穿越》。和穿越剧不同的是,文中所述的人文历史地理是真实的,而不是虚幻的、戏说的、歪批的,有的经过考证还纠正了一些谬传的历史。例如,导致把东北的南满铁路从俄国割让给日本的《朴茨茅斯条约》,这个朴茨茅斯究竟在哪里?宋庆龄、宋蔼龄、宋美龄三姐妹是就读于同一所卫诗礼女子学院吗?本书一篇篇富有知识性、可读性、现实性的文章,把文中所述地区的厚重历史、山川地理、今日新貌介绍给读者。本书当然不只是为了猎奇而讲述过去的故事,也讲到了新疆独山子石油储备基地、果子沟大桥,三线建设中第二汽车制造厂建设的轶事,塞北1000万千瓦风电基地和锡林郭勒盟的煤海、特高压输电线路的争论等。本书中讲述的故事包括新疆、甘肃张掖、云南腾冲、连接川陕的米仓古道、湖北十堰、金门、四川攀枝花、西伯利亚大铁路等。现在回想起来,遗憾的是还不够勤快,没有把更多的故事记录下来。

我尊敬的老领导吴邦国同志欣然为本书题写书名,著名国学大师、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许嘉璐先生作序,对他们的厚爱我深为感动。本书出版还得到老朋友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等同志的帮助,在此一并表示衷心的感谢。

(本文摘自《神州穿越》)

责任编辑:宋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