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在“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中 FDI成为“走出去”重要路径

2018-12-28 15:28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FDI 一带一路

摘要:FDI作为现代的资本国际化的主要形式,我国曾经从中受益匪浅——通过引进外资,对于改革传统计划管理的投资体制、价格体制、外贸体制都产生了极大推动作用,带动了民营企业的长足发展,引进了先进技术、现代化管理经验和国际化人才等。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张洽棠

近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教授王晓红出版新书《“十三五”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战略研究》,该书阐释了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在“一带一路”倡议实施过程中,FDI(对外直接投资)已经成为中国走出去最重要的路径之一。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主任张晓强为该书做了题为《开放发展与世界共赢》的序言。

“一带一路”为“走出去”战略提供通道

张晓强表示,“走出去”战略是党中央在世纪之交提出的重大战略,从2000年起至今已经取得了多方面的进展。我国企业对外投资以及工程承包、境外产业园区建设、国际产能合作等快速发展,对拓展国际发展空间,在全球范围内配置资源,深度融入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提升国际化经营水平和国际竞争力都有着积极作用。

FDI作为现代的资本国际化的主要形式,我国曾经从中受益匪浅——通过引进外资,对于改革传统计划管理的投资体制、价格体制、外贸体制都产生了极大推动作用,带动了民营企业的长足发展,引进了先进技术、现代化管理经验和国际化人才等。

如今,历经40年改革开放的发展,我国已经成为全球FDI主要输出国和对外直接投资最多的发展中国家。某种角度讲,FDI已经成为“走出去”最主要的形式,进入了加速发展时期。我国上世纪80、90年代有少量对外投资,真正较大规模的境外投资是新世纪以后。我国有关境外投资的官方统计数据是从2002年开始,是27亿美元,2010年达688亿美元;2014年达1029亿美元,第一次超过了1000亿美元;2015年达1180亿美元,列世界第3位,占当年世界对外投资总量近10%;2016年我国对外非金融类投资金额1701.1亿美元,同比增长44.1%。但我国对外投资存量只有1.2万多亿美元,列世界第8位,占全球跨境投资的存量将近5%。“从这个角度来看,再结合我国的基础、实力和需求,可以说,我国对外投资发展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张晓强表示。“一带一路”倡议是引领新时期开放发展的重大举措,为我国拓展国际空间、优化产业结构营造了更为有利的环境。张晓强指出,“一带一路”沿线的许多经济体地域辽阔、自然资源和人力资源丰富,但是工业化、城镇化的水平低,从某种角度来讲颇有潜力、有发展的空间,是一块大的发展洼地。所以,放眼世界来看,通过实施“一带一路”建设可以推动发展一条纵贯东西的大经济带,推动形成全球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新格局。

FDI:特点与问题共存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经历了由起步探索到逐渐成长壮大的发展历程,特别是金融危机后我国成为全球跨国直接投资增长的新动力。统计数据显示,2009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额565.3亿美元,由2008年的世界第12位跃升到第5位;2012年为878亿美元,进入世界前3位;2014年为1231.2亿美元,对全球跨国直接投资的贡献率达20%。2015年为1456.7亿美元,相当于2009年的2.6倍,列世界第2位,实现连续13年快速增长。

那么,当前我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有哪些主要特点呢?王晓红指出了四大方面:

首先,我国对外直接投资产业布局呈现结构优化态势。具体表现在:一是从三次产业结构来看,已经形成服务业主导、制造业投资加速、农业投资潜力逐步释放的格局;二是从服务业内部来看,对外投资主要集中在生产性服务业领域;三是从第二产业内部来看,已经形成采矿业投资下降、制造业快速增长的态势;四是国际产能合作和传统产业转移稳步推进,增强了国际国内产业联动效应;五是境外经贸合作区建设取得积极进展,成为境外企业集聚的重要平台。

其次,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已经形成以发展中国家为主、亚洲地区为主,辐射全球的投资布局。具体来看:一是亚洲地区仍是我国最大的投资目的地,2015年我国对亚洲投资额1083.7亿美元,占总量的74.4%;二是欧洲成为我国最具投资吸引力的目的地;三是美国成为我国主要投资目的地国家;四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不断扩大;五是对非投资取得积极进展。

再次,企业跨国经营能力增强并逐步形成国企与民企双轮驱动的格局。

最后,跨境并购成为我国企业获取全球战略资源的重要方式。一是跨境并购对象主要集中在欧美发达国家企业,而且此轮跨境并购具有项目大、金额大、领域宽等特点;二是跨境并购成为我国获取全球高端要素资源的重要途径。

FDI经过多年发展,在拥有显著优势的前提下,王晓红指出在以下三个层面也存在不少问题。

第一,在企业层面。一是企业对外投资短期增速过快将导致金融风险和企业经营风险增加;二是不注重融入东道国环境和履行社会责任;三是跨国经营能力和国际竞争力仍存在较大差距;四是民企面临政策歧视和体制约束仍较为突出;五是国企投资经营效益不高且滋生腐败问题。

第二,在对外投资服务体系层面。一是对外投资信息服务和各类专业服务能力不足,如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中,由于相关信息服务系统不完善,导致企业对外投资主要依靠自身力量收集信息,获取信息成本高、难度大、效率低、可靠性差;二是金融服务能力不能满足对外投资发展需要;三是境外制造业基地的基础设施和服务配套能力滞后严重;四是对外投资服务保障组织机制不完善。

第三,在政策层面。一是缺少对外投资立法,事中事后管理较为薄弱;二是投资便利化仍存在障碍;三是对外投资保险机制不完善。

前景:立足国际国内两个市场

王晓红表示,“十三五”时期应立足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树立互利共赢的发展理念,稳步推动对外直接投资。具体建议包括:

——在优化对外直接投资产业布局方面。一是利用产能合作和装备制造合作推动制造业投资,构建全球生产网络体系;二是大力推动生产性服务业投资,加快形成全球研发创新体系和供应链体系;三是逐步提高农业对外直接投资水平。

——在完善对外直接投资区域布局方面。一是逐步加快“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战略布局。全面推进与东盟、南亚、中亚、西亚及中东欧16国的投资合作,推进孟中印缅、中巴、中蒙俄、新亚欧大陆桥、中亚-西亚、中南半岛6大经济走廊建设。二是积极深化对发达国家投资战略布局。三是继续推进走进非洲战略。

——在深入实施企业国际化经营战略方面。一是加快培育具有世界影响力的跨国企业。二是大力推动民营企业对外直接投资。三是提高企业融入根植东道国的能力。四是支持企业开展战略性跨国并购。

——在加强对外投资促进保障体系建设方面。一是提高对外投资信息服务和专业服务能力。二是完善对外投资风险防范体系。三是完善对外投资管理体制和政策体系。

责任编辑:宋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