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公开是常态不公开是例外 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立规矩”

2019-01-10 14:10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 污染源信息公开

摘要:近日,120城市污染源信息公开PITI指数报告发布,这是自2009年以来,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和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连续第9年发布PITI指数年度报告。PITI指数从系统、及时、完整和用户友好四个维度,对涉及污染源管理的日常监管、自行监测、举报回应、排放数据、环评信息等五大项进行量化评价。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白雪

近日,120城市污染源信息公开PITI指数报告发布,这是自2009年以来,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PE)和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连续第9年发布PITI指数年度报告。PITI指数从系统、及时、完整和用户友好四个维度,对涉及污染源管理的日常监管、自行监测、举报回应、排放数据、环评信息等五大项进行量化评价。

本期评价覆盖全国120个重点城市,最终温州以81分的成绩连续3年蝉联榜首,北京、泰安和青岛分列二至四名,它们的得分都创下了PITI指数9年来的新高,宁波、东莞、淄博、济南、杭州、烟台进入了前十名。

评价显示中国环境监管信息公开在2017~2018年度继续扩展,一批领先城市的日常监管信息公开正趋向常态化,但达成污染攻坚目标还要求更多地区跟进。

污染源信息公开数据量大幅增长

据了解,本期评价识别的最大亮点,是污染源信息公开数据量的巨大增长。从2016年的69355条企业环境违规记录,到2017年的162548条再到2018年一年收集到324964条数据,有力地说明数据的增长。

对照官方发布的统计数据,2017年,公众通过公开渠道,已经可以获取到大约70%的企业环境行政处罚信息。其中,北京、济南、青岛、广州、东莞、成都、厦门、无锡等18个城市日常监管记录的发布,已经接近应公开尽公开,显示日常监管信息公开正趋向常态化。

分析领先城市的经验,北京、青岛、东莞、厦门、成都自身披露机制较为完备,而山东、浙江及广东等领先城市则借助省级平台或跨部门政府平台大幅扩展了信息公开,这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山东集群。

据山东省生态环境厅相关负责人介绍,通过山东省生态环境厅的企业环境信用评价系统,山东省各城市的监管记录公开得到有效提升,10个评价城市中有6个城市日程监管记录公开量超过了应公开量;其中泰安市该项得分较上期提升近10分,PITI指数因此提高24位,在120城市中排名第3。

中央环保督察激发公众监督

信息公开的另一个强有力推动,来自中央环保督察。2017~2018评价期间中央环保督察力度之大前所未有。不但有覆盖全国的中央督察,还有一轮又一轮的专项督察。中央督察旨在突破地方保护,而督察的重要线索就是来自于公众的举报和投诉。大量的举报投诉被交办到当地,要求在30日内按照督察要求制定整改方案,并向社会公开。生态环境部也通过媒体和自媒体,主动密集对外公布环境违法案件。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相关负责人认为,“多年积弊终于在环保督察中被揭示,一批老大难问题得到跟进和解决,公众参与的积极性也被点燃。”2017年,“全国12369环保举报管理平台”接受举报量飙升到618856件,2018年投诉举报数量维持在高位运行,1~10月共接到565692件举报。

当然,督察信息的重要性还不止是投诉数量的增长。对此,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认为,环保督察有助于突破对污染企业的保护:“我们在收集环境信息的过程中,常常发现有企业受到社区反复投诉举报,但却从未有过公开的环境违规记录或处罚信息。本期评价中,一批曾被反复投诉举报的企业,在中央环保督察中首次被确认存在环境违规,并被责令整改。”由此可见,中央环保督察确实刺破了一些地方的保护伞,通过督政强化了督企。

马军表示,随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常设机构的建立,以及未来4年督察计划的发布,督察将成为投诉举报信息公开的重要来源,因此在本期PITI评价中,在评估常规信息信访投诉举报信息的公开状况外,首次将中央督察中公开的投诉举报信息纳入评估。

监管信息的系统发布,也激发更多企业作出转变。基于“蔚蓝地图”收集的环境监管信息显示,两年来已推动近4000家供应商对其环境违规问题作出整改或披露。2018年以来,“蔚蓝地图”数据已开始被银行、金融机构采用,用于绿色信贷和风险管控,也服务于绿色证券、绿色债券和绿色保险。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的专家认为,“经过近十年的积累,中国的环境信息公开取得了长足进步,开始成为绿色供应链、绿色信贷、绿色保险等多个领域的有用工具。下一步我们需要在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领域继续推进,并开始探讨环境信息在减碳领域的应用。”

企业强制信息披露仍缺乏进展

“在污染源日常超标违规信息披露取得较大突破的前提下,本期评价也发现,仍有一些地区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严重滞后,企业强制信息披露仍缺乏进展。”马军表示,这些问题导致本期120城市的PITI指数评价平均分为52.2分,仅比上一年度的51.3分略有提高。

首先是重点排污单位自行监测公开尚待突破。由于对重点排污单位信息公开的渠道、内容、形式、频率缺乏明确要求,新《环境保护法》相关规定仍未得到有效实施。

其次,作为公众监督大型企业排污的重要基础,污染源在线监测数据实时公开在贵州、青海、甘肃等地区出现明显退步。部分城市在评价期间,重点污染源在线监测数据获取率仅为5%。

再次,企业有害化学品信息强制披露制度需要突破。评价期间一系列危险废物非法倾倒、处置、转移案件,以及泉州港碳九泄漏事件,则暴露出有毒有害物质强制披露制度亟待建立。在马军看来,“加强危险化学品管理,强化对有毒有害污染物排放的监管,需要建立从产生、转移到处理以及排放的全流程监控,而这其中的基础就是信息和数据的公开。”

围绕进展和不足,本期评价报告提出了四项主要建议:一是将“信息公开”纳入新一轮环保督察的范围,推动部分环境信息公开落后地区取得进展;二是通过完善立法和政策制定,落实基于重点排污单位的企业自行公开要求;三是建立企业强制环境信息披露PRTR(污染物排放和转移登记制度);四是配合“放管服”改革,充分运用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提升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的效率。

责任编辑:吕娅丹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