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业内共识:金融业加速对外开放有助提升效率和竞争力

2019-04-10 16:27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金融服务业 金融业 金融风险

摘要:易纲表示,金融服务业开放要在持股比例、设立形式、股东的资质、业务范围、牌照数量等方面,对中外资金融机构给予同等的待遇和同样的监管标准。推动落实“非禁即入”,中资机构和外资金融机构皆可以依法平等地进入负面清单以外的领域和业务。

扩大开放是推动资本市场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金融开放有助提升效率和竞争力,推动机构提供更好的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扩大市场准入的同时不断完善金融监管,使监管能力与开放程度相匹配。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杨虹

持续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李克强总理在日前召开的博鳌亚洲论坛表示,中国将抓紧制定外商投资法配套法规,进一步放宽外资市场准入,今年6月底之前将再次修订发布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和鼓励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此外,中国还将持续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征信、信评、非银行支付等的准入限制将大幅放宽。

业内人士表示,扩大开放是推动资本市场长期稳定健康发展的必由之路,金融开放有助提升效率和竞争力,推动机构提供更好的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但同时也面临着在金融开放过程中,如何预防和化解重大金融风险的问题。对此,有专家表示,在开放过程中需平衡好促发展和防风险的关系,扩大市场准入的同时不断完善金融监管,使监管能力与开放程度相匹配。

金融业各领域加速开放

近期,中国金融业开放脚步不断加快。中国计划恢复期指正常交易,并向外国投资者开放。彭博新闻社4月3日报道,据中国证监会期货监管部处长焦增军在香港所作报告,中国计划放松对股指期货的限制。计划包括:一是恢复股指期货的正常交易。二是向外国投资者开放现有的股指期货。三是香港交易所和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将推出MSCI中国指数期货。中国证监会拟允许社保基金、商业银行、保险基金、国有化公司、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参与期货市场。焦增军表示,中国证监会还计划允许海外投资者申请做市商资格,允许海外基金开立个人账户,完善合约规则和保税交割机制。在安邦研究人员看来,在中美贸易磋商的关键时刻,中国对金融市场领域的开放力度不断加大,恢复期指对外开放将有助于提升谈判结果的预期。

3月29日,证监会网站发布,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扩大证券业对外开放的总体部署,证监会于近日依法核准设立摩根大通证券(中国)有限公司、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有限公司。证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证监会将继续坚定落实我国对外开放的总体部署,积极推进资本市场对外开放进程,扎扎实实做好每一项对外开放的具体工作,继续依法、合规、高效地做好合资证券公司设立或变更实际控制人审核工作。

3月21日晚间,北京银行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当日审议通过了《关于与ING Bank N.V.设立合资银行的议案》,及《荷兰安智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与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外合资经营合同》。同意该行与ING Bank N.V.(荷兰安智银行)共同出资人民币30亿元发起设立中外合资银行,ING Bank N.V.持股51%,北京银行持股49%。

一年前,在2018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宣布了十一项金融开放措施。包括: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允许外国银行在我国境内同时设立分行和子行;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外资持股比例的上限放宽到51%,三年以后不再设限等。在今年3月24日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年年会上,易纲表示这些开放措施绝大部分已经落地。

对于证监会公布核准设立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有限公司,野村控股首席执行官永井浩二表示:“这是我们拓展中国业务的重要一步。我们希望通过在中国扩大公司规模来支持中国与日本的经济发展,同时稳步巩固野村作为深植于亚洲的全球性金融服务机构的地位。”

继2016年人民币被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2018年A股被纳入MSCI新兴市场指数后,2019年4月1日,人民币计价债券被纳入具有46年历史的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这是中国债券首次纳入全球主流债券指数。

业内人士表示,和A股被纳入MSCI指数一样,这将为中国带来巨大的外资流入,未来20个月内,预计流入中国债券市场的海外资金规模约为12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050亿元)。

金融业对外开放对于改进服务有好处

在今年的博鳌亚洲论坛上,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在媒体见面会上表示,金融是一个竞争性服务业,通过引入竞争,也参与国际市场竞争,这对于改进服务、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都有好处,对金融业自身也是锻炼成长的过程。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王永中表示,中国扩大金融对外开放,将会引入国际先进的理念、技术和产品,促进国内金融市场的竞争,有助于推动国内金融机构改革,提高金融服务质量,降低金融服务成本。

王永中认为,对于国内居民而言,中国金融业扩大对外开放所带来的福利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享受的金融产品和服务的种类更为多样化。中国在金融机构设立及其业务范围方面的扩大开放,将会引入外资金融机构先进的技术、管理理念和创新产品,从而使居民选择金融产品和服务的余地更大,其多层次金融产品需求将能得到更好地满足。

二是享受的金融服务的质量会有所提升。外资金融机构的进入,客观上会加剧了国内金融市场的竞争,迫使国有金融机构加快改革,提高服务意识,改进服务质量。同时,民营金融机构提供更优质金融产品的压力也会增大,从而居民从金融产品消费中获得的消费剩余更多,获得感更强。

三是降低消费金融服务的成本。一定数量外资金融机构的进入,将有利于打破国有金融机构高度垄断的格局,在市场竞争压力下,国有金融机构为招揽客户,将被迫降低提供金融产品和服务的价格,这显然会提升普通居民的福利。

开放本身并不是金融风险产生的根源

目前,各界对金融开放的必要性和益处达成共识,不过当年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在金融开放尤其是资本账户开放进程中,曾出现重大金融风险,中国应该如何吸取教训?金融开放中如何预防和化解重大金融风险?

对此,周小川表示,随着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中国的金融机构也在走向全球市场,进一步扩大金融开放对中国金融机构不会有太大的冲击。

易纲表示,金融服务业开放要在持股比例、设立形式、股东的资质、业务范围、牌照数量等方面,对中外资金融机构给予同等的待遇和同样的监管标准。推动落实“非禁即入”,中资机构和外资金融机构皆可以依法平等地进入负面清单以外的领域和业务。

在易纲看来,金融业开放本身并不是金融风险产生的根源,但开放过程可能提高金融风险防范的复杂性。未来,要适应不断提升的金融业开放水平,进一步完善我国金融风险防控体系。

易纲表示,当下要完善金融业开放的制度规则,实现制度性、系统性开放。加快相关制度规则与国际接轨,不断完善会计、税收等配套制度。加强顶层设计,统一规则,同类金融业务规则尽可能“合并同类项”。“完善金融监管。中外资机构开展金融业务都必须持牌经营、接受监管。扩大市场准入的同时不断完善金融监管,使监管能力与开放程度相匹配。”

责任编辑:宋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