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大举进军科创板 生物医药黄金时代也有隐患

2019-05-07 16:27 中国发展网 唐雅丽
科创板 生物医药 中美贸易摩擦

摘要:对于医疗企业一位业内人士指出,从社会需求来看,中国医药市场规模已位居全球第二,但国内医药问题不能依赖进口,我国目前还有很多的临床用药需求尚未满足。完善生物医药领域投融资机制,有助于推动医药创新发展。

中国发展网 实习记者唐雅丽报道

2018年,“金融赋能”、“科技赋能”的概念屡被提及,所有的企业都在思考如何才能搭上它们的顺风车,立于不败之地。作为我国互联网科技企业的重要聚集地,杭州一直以来的发展都十分迅速,有不少想要转型OTO的企业都依附于此,医药企业便是其中之一。

本月初,浙江发改委第N次发布消息称,杭州将生物医药产业作为“十三五”期间全市打造“1+6”产业集群的重要组成部分,不断加大产业力度,积极培育千亿生物医药产业集群。

千亿营收是杭州对于医药产业的基本规划,同时也足以展现其对生物医药的野心。据中国发展网记者了解,尽管生物医疗市场前景广阔,但是仍存在不小的压力和挑战,特别是在中美贸易战还未完全结束的当下,生物医药产业的逆势上涨收受到一定的贸易摩擦阻力。

增长空间广阔

仅从杭州本地来看,近几年生物医药规模保持高速增长。2017年杭州市医药工业总产值突破500亿元,2018年医药工业总产值达到584亿元,且在2018年1-10月,新设生物医药企业3870户,同比增长26%,新增注册资本302亿元,同比增长39%。

且在2017年杭州的医药制造业就已经成为拉动杭州经济增长贡献度的第二行业,仅次于计算机通信业。以这种增长态势到2022年,杭州医药实现营收千亿的难度不是太大。

数据来源:火石创造

数据来源:火石创造

同时,中国市场大、需求广。根据《2018中国医疗领域投融资白皮书》显示,我国医药及医疗器械制造业收入增速超全球平均水平。2016年,我国医药及医疗器械制造业收入为28,206亿元,同比增速达10.5%,CAGR(年复合增长率)为14.2%,高于同期全球行业销售增长率。

尽管我国医药行业的增速颇高,但是通过对比发达国家、中国及OECD平均支出水平可以看出,我国医疗卫生支出虽然连年上升,但仍然有很大提升空间。

在医疗卫生支出占GDP比例方面,我国已从2011年5.0%上升至2016年6.2%,低于OECD平均值9.0%;人均医疗卫生支出方面,我国已从278美元上升至516美元,CAGR为13.2%,但仍仅为OECD平均值的12.9%。中国作为新兴市场的代表之一,将在未来5年内逐步成为全球第二大医疗消费市场,GDP占比及人均支出将会进一步提高,医疗产业增长空间巨大。

图片来源:《2018中国医疗领域投融资白皮书》

图片来源:《2018中国医疗领域投融资白皮书》

中美贸易战影响

然而,就在医药产业的一片祥和之中,美国投资安全办公室出其不意地发布了一项被认为是针对中国的行政决定。

这项规定表明,从2018年11月10日起,将对27个美国行业的外商股权投资实施更严格的审查。除了半导体、飞机制造、芯片等传统敏感行业,生物科技研发(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in Biotechnology)相关项目都赫然在列。与此前只专注于并购和多数股权收购的审查不同,新的CFIUS的审查范围将进一步扩大,少数股权的投资以及成立合资公司,也都将面临更为严格的审查。

根据新规,外国投资者必须向CFIUS报备其收购或投资行动,并上交一份目的计划书。此外,如果CFIUS认为对美国敏感科技进行投资的外国投资者有能力接触非公开的科技信息,或是参与公司决策性意见(例如成为董事会成员),则可否决该笔投资或收购计划。

这项新规对中美双方来讲,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对于中国企业和资本来说,无论是收购美国的生物医药和医疗器械公司的技术,或者去获得某些技术的授权引进,都将受到美国CFIUS从人员、技术、资本等方面更为严苛的审查。

另外,这份文件写明了,对于私募股权资本而言,如果普通合伙人(GP)是美国人,但有限合伙人(LP)如果包含了外国人或者机构并且参与了投委会,这种情况将归为最新CFIUS条例所覆盖之中,需要纳入外国投资委员会的主动审查申报的范围。但新的条例对于那些外国人不做GP,也不控制或者参与投委会的决策的情况,暂未列入审查。

有不少业内人士分析,特朗普政府出台此项规定,是出于对中国在医疗产业方面日益赶超美国的一种保护措施。然而,美国医药行业对此却并不领情,甚至还进行了强烈的抗议。

原因很简单,目前,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活性药物原料的生产国,从中国对美出口的医药产品来看,制药的原材料占了绝大多数, 这些原材料用于生产包括了胰岛素, 肾上腺素, 肝素, 抗生素, 抗抑郁药, 镇静剂和疫苗的医药产品。不少美国医药企业表示,在美国销售的很多医药企业的原材料仅中国生产,无法在美国或中国以外的市场找到供应商。

不仅如此,中国近年来还是美国生物技术初创公司的重要资金来源之一。据路透社等国外主要媒体报道,2017年以来,中国风投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对美国生物医药产业的投资,创下了历史记录。在2017年,美国生物医药初创企业募得共计100亿美金,其中35亿美金来自中国。

人才及资金问题严峻

另外,从我国自身来看,生物医药的发展也同样面临着严重的隐患。

首先,业内人才短缺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据调查,在全球222位合格的生物制药行业高管中,超过三分之一不能填补上游或下游研发职位的空缺。此外,根据BioPlan咨询公司的一项调查研究显示,受访的90%的中国生物制药公司高级经理人表示,在未来10年把符合GMP生产的生物制品分销到全球是公司重要的战略部署之一。且近50%的受访者表示,实现这一战略目标需要更多具有“科学或者技术专长”的人才。

除此之外,我国现阶段医药企业还面临着严重的资金匮乏问题。其中有很多规模相对较小的企业,由于无法形成系统化的药物开发,只能将有限的资源用于单一的项目研究。据张江生物医药统计数据显示,很多企业在完成新药临床前研究以及临床I期或II期研究后就无法维系,更无法承担新药产业化的负担,实际上已处于休克状态(以注册资金1亿、50人研究团队为例,12年的新药平均开发时间仅人员费用就需资金8000万)。

生物医疗有望投靠科创板

巨大的资金缺口让很多医药企业望而却步,但是好在今年新上线的科创板为这些中小企业提供了新的希望。据统计,截至目前,提交上市申请的79家企业中,来自生物医疗领域的企业数量已经达到18家。

image005

对此医疗企业一位业内人士指出,从社会需求来看,中国医药市场规模已位居全球第二,但国内医药问题不能依赖进口,我国目前还有很多的临床用药需求尚未满足。完善生物医药领域投融资机制,有助于推动医药创新发展。

此外,从发达资本市场寻找规律可以发现,从行业发展来看,生物医药领域具备高成长性。

从纳斯达克生物科技股的历史数据来看,近十年来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跑赢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从1994年到2019年目前的25年间,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涨幅几乎是纳斯达克大盘指数的2倍左右。且2000年以来,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涨幅高达330%,同时不断涌现出100倍以上涨幅的超额成长个股。

但是,我国生物医药企业能否在资本市场平步青云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责任编辑:刘维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