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安踏体育何故一年遭三家机构沽空?

2019-07-10 16:28 中国发展网
安踏体育 沽空

摘要:这是安踏在今年遭到的第三次沽空,此次出手的是老牌沽空机构Muddy Waters Research(以下简称“浑水”),该公司在7月8日发布报告称,安踏体育存在欺诈性提高利润率、秘密控制经销商等问题。

中国发展网 见习记者唐雅丽报道

安踏体育(HK.2020)又被沽空了......

这是安踏在今年遭到的第三次沽空,此次出手的是老牌沽空机构Muddy Waters Research(以下简称“浑水”),该公司在7月8日发布报告称,安踏体育存在欺诈性提高利润率、秘密控制经销商等问题。

消息一出,安踏体育在7月8日当天股价下跌7.32%,随后发布暂时停牌公告,截至停牌前市值一天内蒸发109亿港元。而这是今年唯一一次沽空机构成功打击安踏股价的情况。此前两次被GMT和Blue Orca沽空均没有出现盘中停牌的情况,甚至在股价大跌当天就有收回之势。

中国发展网查阅资料发现,GMT和Blue Orca的沽空报告中均没有拿出实质性的证据,主观臆断成分极高。GMT的沽空报告称,安踏利润率高到令人难以置信,认为安踏要么是世界最好的体育用品公司,要么就是个骗子公司,GMT称,他们更倾向于认为安踏是个骗子公司,并对安踏估值10港元。GMT同时也称,即便安踏是世界上最好的体育用品公司,目前安踏34倍的估值也是很高了。

图片来源:GMT

图片来源:GMT

而Blue Orca也只是说安踏旗下高端运动品牌FILA在内地的收入与韩国和台湾相比高得不真实。但是,Blue Orca也没举证安踏财务到底是如何做假的。

那么,安踏体育的财务指标有多好呢?

据公开资料显示,安踏体育目前总市值超千亿,是国内排名第一,全球排名第三的体育用品公司。近年来,在旗下高端品牌FILA的带动下,营收与利润均实现大幅上涨。

从老虎证券显示的其财务数据来看,安踏体育2018年营业收入达241亿元,增长44.38%。相比之下,耐克营收增长仅为6%,如果只算大中华地区,耐克营收增长为3%,与安踏差距悬殊......

图片来源:老虎证券

图片来源:老虎证券

同时,2018年归属母公司净利润达41.03亿元,相比前一年同期增长32.87%。且安踏体育的毛利率在2018年达到了33.08%,同比增长42.05%。

图片来源:老虎证券

图片来源:老虎证券

另外,在净利润率方面,安踏在近10年来保持较高的增长率,且从2012年开始超越李宁、耐克、特步、361度等多家同类型品牌。

图片来源:格隆汇

图片来源:格隆汇

但是,相比GMT和Blue Orca主观臆断式的沽空,浑水就表现的相对“老成”,直接给安踏扣上了欺诈投资者的“帽子”,并表示安踏之所以能做出好看业绩,是因为将成本业务都留在了非上市体系当中。

浑水在第一份沽空报告中表示,安踏口中为独立第三方的一级分销商,实际上是由安踏秘密控制的。同时,这些被安踏秘密控制的分销商利润率都非常低,都远低于百丽旗下运动品牌和宝胜国际。因此,浑水机构认为,安踏是把费用放在了这些分销商体系里,而把利润做进了上市公司才拥有了亮眼的财报。

次日,在安踏发布澄清及复盘公告后,浑水发布了针对安踏的第二份沽空报告。浑水机构认为,安踏在IPO不久,进行了一系列的交易,这些交易使得浑水机构相信安踏内部人士打算欺骗外部投资者。在2008年,内部人士曾分夺了公司的国际品牌零售业务,并试图隐瞒这一事实。这一情况与安踏控制其分销商类似,内部人员使用代理权。

根据安踏2007年中期和年度报告显示,上海锋线业务增长迅速。在2007年6月30日至2007年12月31日的6个月中,锋线新开了98家门店。锋线的收入贡献从2007年上半年的2.4%(3570万元)增长到2007年下半年的6.0%(1.008亿元)。安踏在其2007年年报中称,锋线的零售业务“在营业额方面取得了超出我们预期的结果……”

图片来源:浑水官网

图片来源:浑水官网

2008年5月,安踏宣布以1.874亿元出售上海锋线。然而,其中1.814亿元人民币(99.5%)用于支付上海锋线所欠的应收款项。安踏在出售资产时声称,已在上海锋线投资8,120万港元。买方原来是一个明显的代理买方。对此,浑水公司认为,如果安踏真实的支付了货款,那么上海锋线的处置价格较其价值有显著折扣。

图片来源:浑水报告

图片来源:浑水报告

再来看收购上海锋线的受让方,是一家新成立的信用担保公司,名叫为江苏和盛投资担保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盛”)。而这个投资担保公司在在收购锋线的6个月后,就将锋线转卖给第三方,同时注销了自己的公司,转售的第三者叫陈丁龙,他本人已拥有广州安踏35%权益,据香港上市条例,他属安踏属关联人士关系,浑水以此推测陈丁龙为安踏的众多代理人之一。

图片来源:浑水报告

图片来源:浑水报告

2008年5月,和盛任命吴则清为上海锋线的法定代表人。在浑水出具的第一部分报告表明,上海安驰是受控的“子公司作为客户”分销商。根据吴则清在领英上的个人资料显示,他现在在安踏工作。此外,浑水还列举了除吴则清外,多人涉及关联交易的文件,力证安踏腐败。

安踏先是利用首次公开募股(IPO)的收益大幅增长锋线的业务,其中在2007年第二季度的销售额中有6.0%来自该公司。然后,安踏利用一个明显的“稻草买家”,从上市公司剥离了这部分资产。只有“****”才会相信董事长丁昆明和他的同伙除了盗窃股东的资产外还有别的意图。

但是,相比之下,第二份沽空报告并未达到同第一份沽空报告相当的效果。截至7月9日下午3点整,安踏体育股价仅下跌0.1%,报51.20港元。但是,中国发展网发现,7月8日开始,安踏体育盘面空方力量渐强,未来或有进一步下跌风险。同时,GMT曾对安踏提出过这样的质疑:“随着市场份额的下降,特步和361度的盈利能力也在不断下降,但安踏却不知何故越来越强大了。”对于这种盈利来源不明的企业,投资者还是谨慎为好。

责任编辑:刘维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