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粤港澳大湾区机遇之下,一路跟跑的东莞能反超佛山吗?

2019-07-19 11:24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东莞 粤港澳大湾区

摘要:今天的东莞,前所未有地靠近了世界第四大湾区的核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广东第三城的目标,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

 航拍东莞松山湖科技产业园。松山湖宣传与社会工作局/供图 

航拍东莞松山湖科技产业园。松山湖宣传与社会工作局/供图

策划/刘渊源

采写/刘渊源 李丽 李克军 刘涯筠

今天的东莞,前所未有地靠近了世界第四大湾区的核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广东第三城的目标,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

伴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国家发展战略的实施,东莞迎来了史上最大的发展机遇期。隶属于大湾区第二梯队的东莞,前拥香港、深圳,后抱广州,拥有独一无二的大湾区区位优势。

但长期以来,东莞被外界误读为低端产业的“世界加工厂之都”和低端产业的“污染之都”。多年来,东莞一直跟跑佛山,就如深圳多年跟跑广州一样。

值得点赞的是,近年来,东莞全面实施腾笼换鸟计划,完成了由“东莞制造”到“东莞智造”的产业战略大转移。

当前,正值粤港澳大湾区重大历史发展机遇期,东莞提出了建设“先进制造业之都”的构想,常被误读的东莞是否已告别“污染之都”而华丽嬗变?东莞能否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抢抓机遇反超佛山?

东莞还是原来低端制造业的“世界加工厂”吗?

1978年,国务院颁发了《开展对外加工装配业务试行办法》,规定广东、福建两省可以实行来料加工试点。政策出台半个月后,香港信孚手袋制品公司老板张子弥来到了东莞虎门,此时,他在香港的手袋厂因为不断上涨的成本而濒临倒闭。张子弥敏锐地感觉到,东莞将成为他做生意的“福地”。

当年7月,太平手袋厂应运而生。同年9月15日,太平手袋厂获得了国家工商总局颁发的编号为“粤字001”的工商执照。这是东莞的第一家“三来一补”企业,也是广东乃至全国的第一家“三来一补”工厂。

短短半年时间,太平手袋厂就兼并了东莞二轻局下属的两家集体企业,厂房面积也从200平方米扩大到1万多平方米。

张子弥在东莞办厂产生的“蝴蝶效应”迅速辐射至香港和台湾。1988年底,东莞“三来一补”企业猛增至2500多家。1994年,在东莞注册的“三来一补”企业水涨船高,达到55万家,东莞32个镇80%以上的村庄都变成了工业园区,东莞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自此,便有了“东莞塞车,世界缺货”的说法。

值得一提的是,从1978年到2007年的30年间,东莞的GDP从6.11亿元增至3169.26亿元,30年间,东莞的GDP增长了500余倍,年均增速(不变价)达18%,这是东莞引以为傲的“黄金30年”。

2008年的金融危机几乎让东莞一蹶不振,也就是这场金融危机让东莞更加清醒:“三来一补”已是夕阳产业,“世界工厂”必须转型升级,腾笼换鸟迫在眉睫!于是,东莞开始向先进制造业实施战略大转移。

东莞松山湖科技产业园是东莞由“世界工厂”迈向“东莞智造”的第一个“桥头堡”,也是东莞迈向“创新之都”的第一张靓丽名片。

早在2001年11月,广东省人民政府就批准东莞市设立松山湖科技产业园。值得一提的是,在设立松山湖科技产业园之前,东莞的“三来一补”产业体系基本上都是低端的来料加工,东莞32个镇可谓个个都是工业中心。

松山湖科技产业园让东莞第一次有了“产业中心”,也是东莞打造的第一艘具备高科技含量的“航空母舰”。这艘“航母”承载着东莞的“三个中心”:国内外名企聚集中心、研发服务中心和人才教育中心。松山湖也因此被定位为打好“三张牌”:一是打好莞港合作牌;二是打好升级服务牌;三是打好生态环境牌。

特别引人关注的是,2013年,伴随着深圳房地产上涨等因素,华为入驻东莞松山湖。2015年,华为对东莞纳税超过20亿元,成为东莞的第一纳税大户。

除华为外,2013年,OPPO、VIVO手机亦入驻松山湖科技园,“华为效应”不仅为东莞带来了千亿元产值,还带动了手机产业链等配套企业的崛起。

2014年,东莞腾笼换鸟转型升级效果初显。2018年,东莞拥有50.22万家登记企业,新增11.76万家,“东莞智造”成为东莞产业体系的核心。让东莞引以为豪的是,世界上每4部手机中就有一部是东莞制造,东莞也因此完成了从“世界工厂”到“世界智造中心”的战略大转移。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东莞已拥有高新技术企业近6千家,总量稳居广东省地级市第一。

东莞还是污染之都吗?

毋庸讳言,在东莞工业化的进程中,东莞也曾敞开怀抱拥抱各类污染企业,导致东莞一度污染严重,被外界解读为“污染之都”。往来于广深高速的不少司机曾抱怨东莞的污染状况:“经过东莞,捂着口鼻都感到恶臭,东莞简直就是臭都!”

2014年开始,东莞实施“三年机器换人”计划。2018年以来,在国家高悬环保利剑的大背景下,东莞的污染治理也被推向了一个又一个高潮。至今年5月底,东莞累计整治“散乱污”企业23298家,其中关停取缔12821家。根据东莞治污时间表,今年9月底前,东莞还将整治“散乱污”企业3万多家。

东莞的治污之战无论是规模还是力度均史无前例,那么东莞要整治淘汰的“散乱污”企业是指哪些企业呢?所谓“散乱污”企业除了污染这个硬指标外,还包括有安全隐患和手续不全的企业,其中整治的重心是存在于居民集中区的企业、工业摊点和家庭小作坊企业。这些“散乱污”企业包括有色金属熔炼加工、橡胶生产、制革、化工、陶瓷烧制等小型制造加工企业;涉及使用涂料、油漆、油墨、胶粘剂、有机溶剂等小型企业或加工点。

值得一提的是,仅2018年东莞就对环保违法开出罚单2.7亿元,全年查处环境违法案件4330宗,其中查封扣押423宗,停产限产75宗,行政拘留8宗,刑事拘留起诉38宗。

数据显示,截至5月,今年东莞已开出环境污染罚单9729万元,行政拘留14宗,移送涉嫌环境犯罪案件18宗。

在持续治污高压政策下,东莞昔日大批“高污染”“高排放”“高耗能”的“三高企业”宣告关停。

2019年6月3日,在“世界环境日”前夕,东莞市生态环境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外界发布了《2018年东莞市环保状况公报》。该公报显示,2018年,东莞城市空气质量稳中趋好;城市饮用水源年度平均水质类别达Ⅲ类,主要江河水质基本平稳;城市环境质量有所好转;辐射环境状况正常;生态环境状况逐步向好。

东莞能超越佛山吗?

伴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加快推进,东莞迎来了史上千载难逢的重大发展机遇。今年5月26日,广东省政府会议审议通过了《东莞滨海湾新区发展总体规划(2019-2035)》,6月21日,广东省发展改革委正式印发了该规划。

东莞滨海湾新区被视为东莞融入大湾区发展的“桥头堡”,被社会各界解读为继松山湖科技园之后东莞经济再上新台阶的又一“核动力引擎”。

东莞作为新一线城市,能否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反超佛山呢?对此,资深媒体人韦星认为,东莞迎来了赶超佛山的最佳时刻。他认为:“今天的东莞,前所未有地靠近了世界第四大湾区的核心,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广东第三城的目标,前所未有地具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能力和信心。”

比较东莞和佛山的GDP,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东莞曾一度逼近佛山,当年东莞的GDP只比佛山少631亿元,但金融危机重创东莞后,2009年,佛山同东莞的距离反而进一步拉大至1051亿元,此后几年差距持续拉大,2017年佛山GDP比东莞多1967亿元。

2018年是一个转折点,东莞GDP增至8278亿元,当年佛山只比东莞多了1657亿元。今年一季度,在粤港澳大湾区GDP增速排名中,东莞反超佛山,排在了深圳、广州、珠海之后,位列第4,增速为7%,而佛山则排在了第6位,增速为6.7%。特别让东莞引以为傲的是,在外贸进出口数据上,东莞增长8.3%,堪称一枝独秀。此外,在今年一季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排名中,东莞增速为8.5%,佛山则只有6.9%。

在粤港澳大湾区中,有4个城市同时上演“双城记”,那就是第一梯队的广州和深圳,以及第二梯队的东莞和佛山。2016年,多年跟跑广州的深圳GDP反超广州,深圳在第一梯队的“双城记”中开始扮演领跑角色,而且连续三年一骑绝尘。或许我们可以期待,在第二梯队中,紧随佛山之后的东莞,当上“带头大哥”也指日可待了。

责任编辑:吕娅丹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