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蜕变之区:粤港澳大湾区隆起广东创新开放高地

2019-08-01 16:11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粤港澳大湾区 长三角 广东省 一带一路 新兴产业

摘要:“但东中西的差距、南北的分化依然存在,估计短期内这个问题还得不到根本性解决,甚至会有扩大的趋势。”黄征学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他认为,下半年,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京津冀等三大地区将继续承担中国经济增长“压舱石”的角色。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记者|栾相科、皮泽红

这里,是得中国改革开放风气之先的地方,是中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这里便是由香港特别行政区、澳门特别行政区和广东省珠三角九市组成的总面积达5.6万平方公里的粤港澳大湾区。

今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规划纲要》”),这是指导粤港澳大湾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合作发展的纲领。“毫无疑问,规划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对广东产生了极大的带动作用。”中山大学粤港澳发展研究院教授、自贸区综合研究院副院长毛艳华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对广东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战略机遇。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广东省部分工业新产品产量增长较快,其中,3D打印设备更是增长334.5%、新能源汽车增长184.2%、移动通信基站设备增长128.4%、液晶显示屏增长30.8%,智能电视增长11.5%。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黄征学表示,粤港澳大湾区已成为我国创新发展高地,是培育发展新动能的创新之区。

加快培育发展新动能的创新之区

粤港澳大湾区,从学术界的讨论到地方政策的考量,再到国家战略的提出,已历时20余年。“《规划纲要》颁布后,粤港澳三地积极行动,加强衔接。其中,广东省编制完成贯彻落实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的实施意见和三年行动计划,各类专项规划编制也在稳妥推进中。三地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推进,虎门二桥4月份已正式通车,港珠澳大桥货运量和客运量均创历史新高。”黄征学介绍了近来的进展情况。

“在国家‘双向’开放、‘一带一路’建设和实现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战略背景下,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要有更高的战略定位,要成为高水平开放的引领者、新经济发展的策源地和合作机制创新示范区。”毛艳华表示,围绕粤港澳大湾区的战略定位,粤港澳大湾区将致力于成为“一带一路”重要支撑区域、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全球最具活力经济区、世界著名优质生活圈、“一国两制”实践示范区。

和毛艳华感同身受的还有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的副研究员方正。“粤港澳大湾区充分发挥了科技研发与产业集聚结合的优势,推动构建粤港澳三地合作的区域协同创新共同体。以深港科技合作为例,香港高等院校基础研究实力雄厚,深圳产业链条完整、成果转化速度一流,两者一拍即合,早在2017年就计划在落马洲河套地区建设深港创新科技园。广东省也以广深科技走廊为重要依托,扩大建设广深港澳科技创新走廊。”

方正向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介绍,目前,广州市以5G产业化主导建设全省首个面向5G的物联网与智慧城市示范区,深圳市发挥深圳企业在5G产业链全链条分布的优势,加快核心技术自主研发、5G基础设施布局、5G应用项目推进等各项工作,东莞市在以机器人为主的制造业产业集群建设方面成效显著。

今年上半年,广东省三次产业结构为3.4服务业比重比上年同期提高1.2个百分点。现代工业产业比重不断提高,上半年先进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速分别快于规模以上工业1.0个和3.9个百分点,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56.5%和31.6%,比上年同期提高0.8个和1.5个百分点。毛艳华表示,随着港珠澳大桥、南沙大桥、广深港高铁的开通,这些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能够进一步优化、配置大湾区内的资源,带动广东经济发展。

高水平参与国际经济合作的新平台

去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期间,前往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深圳前海蛇口片区,实地察看前海开发情况。总书记强调,要在更高水平上扩大开放,高标准建设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打造高水平对外开放门户枢纽。

湾区,既是地理概念,也是经济现象。著名的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都是带动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和引领技术变革的领头羊。粤港澳大湾区情况又是特殊的,它是由几个不同的关税区组成的,各部分相对独立又紧密相连。香港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是重要的国际航运中心和贸易中心,广东省珠三角城市群是全世界重要的创新中心和制造业中心,互补性非常强,合作空间非常大。“各地在积极采取措施深度开展合作,助力粤港澳大湾区形成有机联系的整体,这对我国在科技创新、科技金融、科创中心建设、融入全球创新体系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黄征学说。

今年上半年,广东省贸易结构持续优化,1~6月,一般贸易进出口增长4.5%,增幅高于加工贸易10.5个百分点,占进出口总额的比重为50.2%,比上年同期提升1.5个百分点;跨境电商进出口增长76.8%;对东盟、欧盟进出口分别增长5.0%和13.3%,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出口增长5.1%。

方正介绍说,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在《规划纲要》颁布实施前后,始终关注粤港澳大湾区的相关项目,他重点参与了《粤港澳大湾区滨海旅游自由港大鹏半岛试验区可行性研究》这一项目。“在研究中,我们提出了简化海关通关模式、改革船舶登记制度、完善游艇金融监管等12项改革创新举措。当然,这项研究工作还尚未结束,也需要央地合作、部门协调来继续推动。”

方正说,在参与项目过程中,他感受最深的莫过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开放程度之高、经济活力之强。“这里培育了高度国际化、法治化,具有全球竞争力的营商环境以及遍布全球的商业网络,为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建设全面对接国际高标准市场规则体系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夯实了扎实基础。”

继续承担中国经济增长“压舱石”的角色

粤港澳大湾区面临着提升国际竞争力、实现转型发展、创新合作发展体制机制等新机遇,但同时必须破解供求结构、经济增长内生动力、生产要素高效便捷流动、生态环境等面临的发展难题。

在黄征学看来,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粤港澳大湾区已进入发达经济体的行列,除在自主创新方面要有新突破外,还要在践行以人民为中心发展思想和生态文明建设方面有新进展,落实好高质量发展的根本要求,为全国高质量发展做出示范。

毛艳华分析,粤港澳大湾区发展首要就是要推动机制融合发展。“通过政策突破和制度创新,促进商品、资本、技术、人才和信息等在大湾区和城市群中有序地流动起来,促进区域市场一体化,实现资源的高效配置,这是粤港澳大湾区协同发展中的一个关键问题。”

具体来说,“粤港澳大湾区,不仅仅是从单个城市的角度通过合作实现优势互补或者解决各自的发展瓶颈问题,而是要从区域经济发展甚至国家发展大局出发,通过协同发展促进粤港澳三地融合,形成系统整合的整体性效应,推动形成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粤港澳三地要凝聚区域合作共识,将珠三角九市和香港、澳门作为整体来考量,遵循城市间协作的客观规律,突破传统的行政区划束缚,理清分工顺序,各城市发挥优长,实现从优势互补走向优势整合。”毛艳华详细分析说。

除了机制的融合之外,对于今年下半年的工作,方正表示,粤港澳大湾区还需要从加强创新网络建设、培育新兴产业集群和引领开放型经济建设三方面着手。以新兴产业为例,一方面要促进制造业向高端产业链升级改造,另一方面需要推动金融业、服务业、制造业深度融合,紧抓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带来的科技金融和数字服务等新业态新模式新机遇,促进形成产业布局合理、产业集群联动的大湾区产业体系。

“但东中西的差距、南北的分化依然存在,估计短期内这个问题还得不到根本性解决,甚至会有扩大的趋势。”黄征学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他认为,下半年,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京津冀等三大地区将继续承担中国经济增长“压舱石”的角色。

责任编辑:宋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