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蜕变之人:“村里人”变“城里人”越来越容易

2019-08-02 08:27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人口流动 零售消费市场 农业转移人口 城镇化 落户限制

摘要:蔡继明介绍,关于城镇化率,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两个指标,按常住人口算,我国城镇化水平去年已达到59.58%,这个数据是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而按户籍人口来算,我国的城镇化率只有47.37%。

个蜕变看经济系列报道之三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记者|刘润

今年上半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以下简称《重点任务》)明确,积极推动已在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继续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至300万的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至500万的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重点任务》指出,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城市政府要探索采取差别化精准化落户政策,积极推进建档立卡农村贫困人口落户。

统计数据显示,1978~2017年,中国城镇化水平从17.9%提高到58.5%,提高了40.6个百分点,平均每年提高1.0个百分点。2018年我国城镇化率达59.58%。在城镇化推进的关键时期,放开放宽户籍限制,推动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会给我国带来哪些发展机遇和挑战?

一大批二线城市受益最大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推动户籍制度改革,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使农业转移人口和城镇居民共建共享城市现代文明。

在《2017年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城区人口超1000万的城市有15座,除了北上广深这4个超大城市,还有天津、重庆、成都等11个城市属于特大城市。其中,直辖市重庆、上海和北京人口总量位居前三。人口总数在500万~1000万的城市多达几十个,从区域分布看,这些城市主要分布在华北平原(河北、河南、京津和山东)、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这些地方也是我国人口最为稠密的区域。

按照《重点任务》,2017年底,城区常住人口在100万~500万的城市有69个,其中,西安、沈阳、哈尔滨、昆明、郑州、杭州、济南、青岛、大连、长春这10个城市的人口超过了300万,属于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的城市。满足“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城市则有59个,包括长沙、洛阳、苏州等城市。

在放开落户限制的过程中,西安、苏州、合肥等一大批二线城市受益最大。对这些地方来说,尽管辖区内人口众多,辖下市县农业富余劳动力众多,但由于中心城区偏弱,产业不发达,工业化和城镇化水平较低,农业人口市民化主要流向省会城市以及沿海地区,流入地级市主城区的人口并不多。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说,这些城市人口众多,除了有一大部分流向沿海长三角、珠三角等地以及省会城市外,还有相当大一部分需要在当地就近城镇化。他建议,这些地区大力改善营商环境,利用当地的劳动力、土地资源优势,以及高铁建设带来的契机,吸引对劳动力依赖较大的产业,加快当地的发展、促进人口就近就业和就近城镇化。

开拓更大的内需市场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发现,去年3月,国家有关部门提出,“2018年我国将探索租赁房屋的常住人口在城市公共户口落户。”而《重点任务》指出,允许租赁房屋的常住人口在城市公共户口落户。显然,“租房落户”已经从“探索”过渡到了“允许”,这反映出政府在落户政策上的态度正悄然发生着改变。

目前,已经有不少城市作出反应。例如,今年3月份,石家庄出台政策,全面放开城区落户限制,申请者只需拿着身份证、户口簿就可以向落户地派出所申请落户,配偶、子女、父母户口也可一并随迁;4月初,杭州出台《关于贯彻落实稳企业稳增长促进实体经济发展政策举措的通知》,也将杭州落户要求从此前的“45周岁以下本科人才及35周岁以下专科人才,在杭州居住满一年及以上,并连续缴纳一年以上社保”改为“全日制大学专科及以上人才,在杭州工作并缴纳社保的,可直接落户”。可以预见的是,除了北京、上海等个别超大城市外,还将有大量城市继续放宽落户条件。

“人口流动是一种生产要素的空间再配置过程,是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动力。”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系教授田莉说。

大量农村居民迁居城市,必将带来更大的内需市场。“村里人落户之后消费水平会明显提升,比如在买房租房、消费、养老、子女教育等方面,都将带动经济增长。”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说,居民消费水平的提高有赖于我国城市化水平的提高,特别是大量的进城农业人口,从迁徙到定居,也将带动农村人口的消费水平大幅提高,这有助于推动我国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

有资料显示,一名城市人口的消费水平是农村人口的3倍左右。蔡继明介绍,关于城镇化率,国家统计局公布了两个指标,按常住人口算,我国城镇化水平去年已达到59.58%,这个数据是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的。而按户籍人口来算,我国的城镇化率只有47.37%。“二者的差距意味着城市常住人口中有大量农民工没有城市户口,但这部分人有着强烈的落户意愿。而且,这将是一个庞大的内需市场。”蔡继明表示,人口转移不仅直接带动零售消费市场,也将拉动城市基础设施的投资。

二三产业还需要更多劳动力

“对于农村来说,农民到城市是完成农业就业到非农业就业的转变和农村居民到城市居民的转变。对于城市来说,工业化还在继续,城市的二三产业还需要更多劳动力。”蔡继明说,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入城市,意味着农村人均耕地面积的扩大,有利于农业机械化、现代化推进。另外,更多的城市人口反哺农业也有利于农业现代化进程。

“近几年,劳动人口在减少,农村人转为城市人,能延长他们在城市的就业时间。”蔡继明说。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农村人口向城市的加速转移,也给城市公共设施供给、公共安全保障等提出了挑战。配套设施如何建设、教育资源如何扩容、医疗社会保障制度如何完善,都是未来推进农村转移人口市民化过程中需要解答的问题。

 

责任编辑:宋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