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访谈:“不平凡”的普通人,喜欢买保健品的爷爷参加过抗美援朝!

2019-08-09 22:51 今日头条
平凡 伟大 心理

摘要:作家C. S. Lewis曾说:“我们在生命中遇见过的人,没有谁是真正平凡无奇的。”可以说,每个看似平凡的人都可能有着宝藏的一面,在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背后熠熠生辉。

最近,我大学时的一个学弟被联合国开发署录取为实习生,将去非洲待9个月。为此,他放弃了即将转正的工作,也推迟了和女朋友的婚期。可以预见的是,他的人生节奏即将因为这9个月发生很大的改变。

听到这件事,我挺惊讶的。在我的印象里,这位学弟一直是个“乖乖仔”,难以想象他会有勇气做出这么重大的转变。

年纪小的时候,坚信自己的未来会闪闪发光。可慢慢的,生活让我们忘记了曾经的憧憬和梦想。我们和身边川流不息的人群一样,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平凡、普通、一眼望得到头。

我有时候在想,难道这就是生活吗?如果真的是这样不是太无趣了吗?

可我这个学弟的经历,却让我意识到,其实身边那些看起来平凡无奇的人,可能却内有乾坤。于是我们开始问身边的人,你们有没有认识一个看起来很普通,但其实却有着不平凡的另一面的人?

于是就有了今天的故事。希望它能给你一些启发和勇气。

01.

“他让我知道,

别人可以轻视你的想法,

唯独你自己不可以”

我有个远房二伯,70多岁了,是个土里土气的农村老头。我对他唯一明确的印象,就是他抽烟喜欢抽烟屁股。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家里长辈说起他,才知道他有过很精彩的过往。

据说,二伯年轻时务农,家里经济一般。后来他家两位老人先后得了重病,几乎花光了全家半辈子的积蓄。看着家里重新一贫如洗,当时已经年过半百的二伯决定背水一战,创业,建厂,赚大钱,改变家庭命运。

家里长辈说,二伯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他发神经,可是二伯不理那些冷嘲热讽。

那几年我们老家连年大雪,但没有厂家会生产铲雪车,因此政府很为铲雪发愁。于是,二伯萌生了创业做铲雪车的念头。他动用自己仅有的知识和关系,了解到东北做铲雪车的技术是最先进的,于是他揣着借到的3000块钱,跨越半个中国,只身去了东北。

五十多岁的他开始在东北的厂里当帮工,跟比他小十几岁的师傅学技术,下班之后还把自己闷在车库里研究。他在东北的那三年,很少跟家里联系,好像心里憋着一股气,一定要干一番大事。

后来,据说他厂里的老板知道了他的事情很感慨,给他提供了一些帮助。于是,二伯在57岁的时候建起了我们老家第一家生产铲雪车的工厂,第二年就成了被表彰的民营企业家。

二伯管工厂管到65岁就不管了,重新过起了朴素甚至清贫的生活。他一直抽烟屁股,好像从未经历过曾经的辉煌那样。

640

02.

“那双讲到音乐充满光亮的眼睛,

带给我温暖与希望”

我曾经在下着暴雨的北京街头遇到过一位好心的司机。当时,我已经在积水到小腿的街头站了接近一个小时,当这位司机停在我身旁时,我感动地简直要落泪。

上车之后,才知道,这位司机本来准备直接回家了,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我一个人站在雨中,突然感到心疼,决定主动载我一程。

车途中,司机一直循环播放着一首歌,我感到很奇怪,问他为什么只听这一首。司机大叔忽然就兴奋了起来,整个人像充满了电,兴致勃勃地跟我说,这是他自编自唱的一首歌,现在已经在音乐平台上上线了。

我对此感到特别新奇,问他是怎么回事。他一下就打开了话匣子,跟我说,他一直有一个成为歌手的梦想,年轻时候迫于生计,没办法“不务正业”,选择干一份正经工作养家。

现在手里有了一些积蓄,又认识了几个开录音棚的朋友之后,曾经的音乐梦想重新被点燃了。他和他的朋友们开始写词谱曲,还把这些作品都录了出来。车里放的就是第一首完全属于他自己的作品。

我们等红灯的时候,他还拿出手机,给我看那首歌的点播量和评论,脸上洋溢着奕奕神采。我看到他的样子,心里一阵感动,主动下载了那首歌。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几年,但这首歌依然躺在我的歌单里。我不知道这位司机有没有实现更多的音乐梦想,但每次想到雨中向我驶来的那辆车,想到那双讲到音乐充满光亮的眼睛,我还是会感到一种温暖与希望。

03.

“信仰不是高高在上的,

平凡的生活才是真正的修行”

我是学人类学的,每年要到比较原始的乡村做田野调查。有一年暑假,我们住在山西的一个村子里。那段时间,我们因为天天买西瓜,就认识了淳朴的庄稼人黎大叔,他给我们讲了很多他们村的事情,是个很热心的中年人。

后来,我们为了新课题,开始做宗教信仰的资料搜集,我居然又在被访对象里见到了黎大叔的名字。我这才知道,原来他除了是一个瓜农,还有另一个身份,是基督教教会牧师。

基督教徒在当时那个村子不太多见,我们采访到的几个,都是偶然接触之后才信仰了基督教。

可是黎大叔不一样,他对基督教的信仰,竟然是家学渊源。他告诉我们,在父母的影响下,他从小就十分虔诚,12岁受洗,18岁时不听老师的劝阻报考了神学院。毕业后,黎大叔曾经在浙江和广东作为传教士生活了十余年。人到中年才回到山西,一边帮忙家里农务,一边在教堂做牧师。

后来有一次,黎大叔邀请我们去教堂。我看到他换上长袍手捧圣经,给教众讲课,带领大家做礼拜。那时的他,安定、平静,身上有一种坚定又神圣的力量。

我问他,你不觉得牧师这个身份和瓜农这个身份有天壤之别吗?他摇摇头说:为什么会有呢?信仰从来不是一件高高在上的事,平凡的生活才是真正的修行。

04.

“完全不相干的两件事组成了他,

缺任何一个都不完整”

我有个男性朋友,高考时听家里的安排上了师范,毕业之后就回老家的小学当语文老师,爱岗敬业,能力突出,进学校第二年就评为本校的优秀青年教师,还被安排给省级专家讲公开课。表面上看,十足的根正苗红好青年。

但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是他们当地有名的coser。有一次,我看到他手机里有一张cos图,图上的男生妆容精致,身材健美。我问他,你是不是羡慕人家的身材。他一脸淡定地跟我说:这就是我啊。我完全不信,可他当即拿出了原片,不由我不信了。

后来有一次,他告诉我,他们家乡的动漫节给他发了邀请卡,请他们社团去做舞台剧,他演男主角,问我要不要去看。我于是买了机票过去找他。我看到他在高高的舞台上挥洒自如,指点江山,和平常判若两人,我一度恍惚,怀疑自己到底认不认识他。

我跟社团的小朋友聊天才知道,这个社团是他读大学时一手拉起来的,到那时候已经7年了,社团的成员走了好多,初代只有他和另一个摄影的还在。

他为了玩cos,练出了八块腹肌,学了化妆,摄影,ps,还学了做道具,写剧本。但他只在校外,工作以后,也从不让单位的人知道一丁点消息。Cosplay对他而言,就像一个平行时空。

挺多人不把cosplay当长久之计,觉得年轻的时候玩玩就够了,但他居然从大学一直坚持到工作以后,年近30了还在玩。他说,cosplay和三次元教职是组成他的两个部分,缺任何一个,他都不完整。

05.

“我那位整天转发‘震惊体’的爷爷,

身上流淌过最热的血”

在我的印象里,我爷爷是个非常普通的老人。他会每天转发“震惊体”微信到家人群,会花十几万买保健品,坚信非法集资比银行靠得住,对所有的“投资”都十分感兴趣……总而言之,他几乎踩遍了老年人在现代社会可能踩的所有坑。

可是有一天,我在老房子里翻到了他写的回忆录。那本回忆录上的他,和我熟知的天差地别。

回忆录是记在五本有封皮的红本子上。一看那工整利落的字迹,就知道爷爷年轻时一定受过良好的教育。我拿着这本回忆录去问他,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慢慢跟我聊起当年的事。

爷爷的祖上家境殷实,又是三代单传,所以在那个四夷不稳的年代,家里对他极尽保护。以至于一旦有军队路过,他的父母都会想方设法不让他出门,生怕他被“拐”去当兵。

可是,当时的爷爷觉得,“堂堂男儿不能保家卫国,却整天当缩头乌龟,算怎么回事儿”。于是,他毅然决然放弃优渥的生活,留书出走,还改了自己的名字,参加了抗美援朝志愿军。他说,其实参军特别苦,战场更是生死一线的事,可他从不后悔,一刻都没有。

我把他的回忆录从老房子带出来,放在自己的书架上。每次看见那泛黄的纸张,我都由衷感佩。生长在和平年代的我,很难想象战争时期的生活,也很难体会到爷爷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加入志愿军。可是,他的那份义无反顾,无论何时想起,都会让我震撼,更成为我在想退缩和逃避的时候,自我激励的信念。


作家C. S. Lewis曾说:“我们在生命中遇见过的人,没有谁是真正平凡无奇的。”可以说,每个看似平凡的人都可能有着宝藏的一面,在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背后熠熠生辉。

过去我们总会以为,传奇的人生只属于生而不凡的人,其实不是的。平凡如你我,也可以定义属于自己人生的非凡叙事。当我们愿意以一种更开放的态度去生活、去探索着人生更多的可能性,我们也就有机会创造传奇。

希望读到这里的你,也开始有这样的信念了。

责任编辑:唐雅丽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