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李嘉诚、巴菲特先后加入,天价“长生不老药”NMN平价版终上市

2019-08-19 10:46 中国新闻周刊
β-烟酰胺单核苷酸 哈佛医学院衰老生物学

摘要:2018年下半年至今,生命科学领域的最大热点之一莫过于基于β-烟酰胺单核苷酸(即富豪圈中快速普及的“续命药”瑞维拓的主要成分NMN)的第二代NAD+(一种人体内维持DNA修复系统及线粒体能量合成系统运转所必需的辅酶)补充剂的逐步实用化。

2018年下半年至今,生命科学领域的最大热点之一莫过于基于β-烟酰胺单核苷酸(即富豪圈中快速普及的“续命药”瑞维拓的主要成分NMN)的第二代NAD+(一种人体内维持DNA修复系统及线粒体能量合成系统运转所必需的辅酶)补充剂的逐步实用化。

自从2014年哈佛医学院衰老生物学中心主任大卫·辛克莱尔首次发现NMN可显著逆转衰老和延长寿命(动物实验中可延长整体寿命1/3,辛克莱尔因此被时代杂志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以来,NMN就一直占据了衰老和寿命干预科研领域的中心热点。几乎每周都有相关论文在重量级学术期刊上发表。

在哈佛大学2014年的实验中,辛克莱尔向外界介绍结果时公开描述:“仅仅一周的治疗之后,年老小鼠的细胞便已经与年轻小鼠难以区分。”而今年6月13日,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今井真一郎实验室在《Cell Metabolism》上再次发表研究结果,通过以注射NMN的制造蛋白eNMAPT的方式来提升NMN的体内合成能力,使得平均剩余寿命仅剩2个月(相当于人类6年)的暮年小鼠寿命延长到了4个半月(相当于人类13年),延长了一倍有余,外貌也出现显著年轻化逆转:

李嘉诚、巴菲特先后加入,天价“长生不老药”NMN平价版终上市

今年3月,日本庆应义塾大学的斋藤英胤实验室在《Nature》子刊上发表论文证实NMN可以使失活的衰老干细胞重新获得分化能力,成功恢复其细胞活性。

李嘉诚、巴菲特先后加入,天价“长生不老药”NMN平价版终上市

左:失去分化能力的衰老干细胞,右:经NMN培养后恢复分化能力

尽管从2014年起,就有学术领域的科研人员和一些富商巨贾以实验试剂的名目天价(德国制药巨头默克的报价为每克2000美元)购买服用。但每月2万美元(合每年160万人民币)的骇人成本使得NMN在2018年前的几年间仅作为一小部分顶级富豪的专享品而小范围流通,而对于普通大众来说则更像一个虚无缥缈的概念。

而富豪们对于瑞维拓等“续命神药“的青睐并不仅仅体现在自己疯狂试用上,其巨大的发展前景更吸引了其投入重金研发。抑制衰老、延长寿命行业已经成为了下一个投资的风口。华尔街三大投行之一美林的报告中显示,该市场的规模已经达到1100亿美元,而到2025年,其规模更将达到6000亿美元以上。

事实上,自NMN成为逆转衰老、延长寿命的代名词后,全球多家生物药企就积极尝试将其商品化。2016年,日本新兴和制药就曾推出β-烟酰胺单核苷酸的概念性产品,然而受技术和成本所限,其产品仅能达到人体有效剂量的1/40,无法产生实质性效果,且消费价格每个月高达数万人民币,市场化并不顺利。

而2018年下半年瑞维拓的上市,使这种在实验室阶段成功将哺乳动物剩余寿命延长2倍以上的神奇辅酶的价格一举降低至每月350美元,成功切入一般高收入人群的消费能力区间。尽管如此,其国内每月近3000元人民币(京东报价)的服用成本还是将更多普通消费者拒之门外。不仅如此,这一全球性生物技术热点带来的巨大震动还引发了一系列叹为观止的商战大戏。

早在2016年,香港首富李嘉诚在瑞维拓仍在研发阶段之时,就已经开始`尝试其上一代产品烟酰胺核糖,并在长期服用之余斥资2亿港币入股了其主要原料供应商美国ChromaDex公司。而随着2018年瑞维拓上市,更多资本巨鳄纷纷加重在这一领域的投资。

李嘉诚、巴菲特先后加入,天价“长生不老药”NMN平价版终上市

就在一个月前,“股神”巴菲特旗下的全球供应链巨头麦克莱恩(McLane)公司与瑞维拓的生产商Herbalmax公司达成战略合作,为瑞维拓在全球范围内的普及再次提供了强力推动。随后, Herbalmax在本周正式推出了价格更为普适的瑞维拓“核心版”,在保留大部分关键技术和含量的前提下将价格进一步下探至250美元/1980人民币。用特斯拉的电动汽车来比喻,新上市的瑞维拓核心版就好比将先进电动车技术成功推向大众的Model 3,其不到2000元人民币的价格再次对这一市场领域带来了巨大冲击。

李嘉诚、巴菲特先后加入,天价“长生不老药”NMN平价版终上市

疯狂仿制,保健品厂商陷入恐慌模式

而瑞威拓的入华也并非一帆风顺,随着2018年京东将其引入中国,其火爆之势让一些传统保健品厂商感到了空前的压力。很多大厂在第一时间派出人马满世界求购相似原料对瑞维拓展开仿制。同时,为了压制瑞维拓的市占率,为自己的仿制品争得时间,几家保健品大厂甚至不惜铤而走险,通过网黑和水军等极端手段对瑞维拓展开了疯狂打压。直到2019年中,随着各路仿制品纷纷上市,为避免误伤,针对瑞维拓的规律性攻击才随之戛然而止。

而面对来自于哈佛,麻省理工,华盛顿大学等全球顶尖科研机构的强力科研数据和全球范围内对这一技术日渐普及的认知,国内保健品厂的打压也走向失败。今年4月,阿里巴巴北美负责人亲自访问了Herbalmax公司总部,破除国内了保健品厂商的种种阻挠,瑞维拓也顺利被引入天猫。随后,巴菲特旗下的全球供应链巨头麦克莱恩也在中国另一知名电商平台苏宁易购上开设了Herbalmax旗舰店,欲以最优的价格占领另一制高点。

责任编辑:吕娅丹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