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宁波七十年蝶变旧貌换新颜

2019-09-12 15:36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宁波 市场改革

摘要:新中国成立70年来,古城宁波历经港口开放、计划单列、市场改革、企业改制、入世并轨、全面开放等重大节点,扎实推进一项项重点工程,持续深化改革开放,逐步发展为国际化城市,率先走出了一条“以开放促改革、以改革促开放”的道路。2018年,宁波跻身万亿GDP城市行列,并用全国0.1%的陆域面积创造了全国1.19%的GDP奇迹。

 杭州湾跨海大桥
杭州湾跨海大桥

 

宁波国际中心
宁波国际中心

 

宁波舟山港
宁波舟山港

 

宁波三江口夜景
宁波三江口夜景

从资源小市转变为经济大市、从区域内河小港升级为国际深水大港、从浙东商埠小城蜕变成现代化国际港口城市……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古城宁波历经港口开放、计划单列、市场改革、企业改制、入世并轨、全面开放等重大节点,扎实推进一项项重点工程,持续深化改革开放,逐步发展为国际化城市,率先走出了一条“以开放促改革、以改革促开放”的道路。2018年,宁波跻身万亿GDP城市行列,并用全国0.1%的陆域面积创造了全国1.19%的GDP奇迹。

“70年筚路蓝缕,70年砥砺奋进,宁波发生了历史性变革,取得了历史性成就,交出了一份高质量发展的高分答卷。”宁波市发展改革委主任胡奎感慨道。

从区域性内河港到国际性海港

宁波港地处中国大陆海岸线中部,沿海和长江“T”形航线的交汇点,地理自然条件十分优越。然而,新中国成立前,历经海禁和战火的磨难,宁波港在过去很长时间里仍然只是一座区域性内河小港。至1949年,全港货物吞吐量仅4万吨。

20世纪70年代,宁波的深水良港优势受到国家重视。镇海新港和北仑10万吨级中转码头先后动工新建,使宁波港实现了从内河港到河口港、从河口港到海峡港的两次历史性飞跃。至1991年,宁波港口开发初见成效,货物吞吐量由1978年的214万吨增长到3390万吨,跃居中国沿海港口第5位。

进入21世纪,宁波港建设取得历史性突破。2000年,货物吞吐量首次突破万亿大关,次年集装箱吞吐量首次突破百万标箱大关。2006年,宁波——舟山港挂牌成立,建成了45万吨级原油码头等。宁波舟山港一跃成为中国大陆大型和特大型深水泊位最多的港口,辐射能力不断增强,货物吞吐量连续10年居全球第一,并于2017年首次突破10亿吨,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座10亿吨大港而载入史册,“港通天下”实至名归,实现了从区域性内河港到综合性、大型化、国际性大港口的伟大跨越。

从百废待兴到全面发展

宁波商贸历史悠久,自唐宋以来就是中国重要的沿海商埠。但由于近代以来战争摧残,加之上海崛起,宁波经济逐渐衰落。到1949年解放前夕,宁波工业只有“三支半烟囱”,城市经济百废待兴。

新中国成立后,宁波被确定为东南海防前线,国家建设项目极少落户宁波。1953年,宁波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以来,积极依靠自身力量和智慧发展经济,恢复工农业生产。但由于一系列政策调整,城市经济难以获得稳定的发展环境。从1949年到1978年的29年中,宁波地区生产总值名义增长率只有8%。

20世纪70年代末,改革春风吹遍神州大地。在国家和浙江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宁波以建设现代化国际港口城市为目标,依托计划单列的政策机遇,坚持“以港兴市、以市促港”的发展战略,开始了经济社会的跨越式发展。

从1978年到2018年,宁波地区生产总值名义增长率超过16%,是改革开放前的两倍多。地区生产总值从1978年的20.17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10746亿元,排名位居全国第15位;人均生产总值从1978年的437元增加到2018年的132603元,相当于中上等发达经济体水平;财政收入从1978年的4.97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2655.3亿元;地方一般预算支出从1978年的1.12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1594.1亿元。

城市经济的发展带来了人民生活水平的极大提高。宁波居民可支配收入从1978年的472元增加到2018年的52402元,位居全国第8位。城乡统筹成效显著,2018年城乡居民收入比例缩小到1.79以内,大大低于全国平均的2.69。宁波已9次获评“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在“2018年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调查中,宁波位居全国第二。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宁波的教育事业蓬勃发展。全市中小学达到775所,在校学生从1952年的2.8万人增加到2018年的84万人,促进基础教育实现优质均衡发展。宁波高校从无到有,飞速发展。1984年5月,宁波高专动工;1985年10月,由包玉刚先生捐资创办的宁波大学正式奠基;宁波还率先创办了国内第一所中外合作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到2018年,宁波已有16所高等院校,为宁波建设区域性人才高地奠定了坚实基础。

宁波的科技实力不断增强。改革开放后,宁波引进了中科院宁波材料所、兵科院宁波分院等60余家高端科研院所,建成了一批重大科技平台。电信基础设施、智慧城市等重大项目的实施促进了数字宁波、物联网的快速发展。

宁波的文化产业也获得了长足发展。宁波先后建成大剧院、图书馆、博物馆、书城等一批重大文化设施和奥体中心、游泳中心等一批重大体育场馆,丰富了群众的文化体育生活。

为人民群众做好医养保障发展。1949年,宁波只有15家医院。解放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宁波新建和扩建了一大批卫生设施,截至2018年底,宁波已有医院170家,包括三甲医院8家,床位数3.8万余张;拥有养老机构266个,床位数5.9万张,每千名老年人拥有床位数9.78张,超过全国平均水平。

从封闭农业经济到国际产业体系

1949年,宁波工业企业不足30家,总产值约1亿元。解放后,从“一五”到“四五”期间,宁波逐步建立起一批零散的中小型工业企业,初步完成由农业主导的消费性城市向以工业为主的生产性城市的转型升级。

改革开放后,随着乡镇企业的崛起、宁波港的开发和宁波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兴建,宁波产业发展的步伐逐渐加快。以火电厂、化工厂和钢铁厂为核心的临港型工业迅速发展,第三产业产值也在1990年首次超过第一产业。

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宁波又通过乡镇企业、集体企业和国有企业改制,率先推进完善市场经济体制,通过进一步对外开放,基本构建出以临港重化工业和特色轻工业为主的产业体系,形成了以外贸服务带动临港工业的外向型产业体系;民营经济从无到有、从弱到强,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主力军。

宁波商品经济历史悠久。宁波着力推进服装、塑机、家电、汽配等传统产业建设,对外贸易在2002年跨越百亿,2013年突破千亿,2018年达到8576.3亿元。宁波培育了奥克斯、维科、申洲、海天塑机等著名企业和雅戈尔、方太、公牛、得力等83个优秀品牌,200多种工业品产销量居全国同行业前三名,获得中国文具之都、中国模具之都等9个全国唯一的产业品牌称号。

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和一系列服务业基础设施重大项目的实施,宁波国际金融服务中心、国际航运服务中心等逐步发展,梅山保税港区、杭州湾新区等服务业集聚区建设成效显著。2018年,宁波服务业实现增加值4932亿元,占GDP比重上升至45.9%,成为推动宁波经济发展的新动能。

宁波是资源小市,但通过北仑电厂、宁海国华电厂、象山大唐乌沙山电厂、镇海炼化升级改造、浙江LNG接收站工程、海上风电以及电网等一批重大项目实施,能源供应水平不断提升,储运体系更加完善,使宁波成为华东地区重要的能源基地。进入21世纪,借助“入世”东风,宁波聚焦转型升级和创新驱动,积极推进高能级开放平台建设,国际合作交流持续扩大,资源配置迈向国际化,进一步提升了宁波在全球产业价值链上的分工地位。

改革开放以来,依托深水港优势,根据国家生产力布局,镇海炼化、宝新不锈钢等一批重大基础原材料项目陆续实施,临港产业逐渐成为宁波工业的主导产业,绿色石化产业已成为宁波万亿级产业集群之一。宁波着力打造“世界级、高科技、一体化”石化产业体系,“油头化尾”产业链基本成形,力争尽快建成极具竞争力的世界一流绿色石化产业基地。

宁波汽车产业起步于上世纪80年代初期,经过近40年的快速发展,吉利、一汽大众整车制造项目相继落地。2018年,宁波全市汽车产量达到80.27万辆,整车产值906.9亿元,汽车产业产值达到3169.8亿元。吉利汽车从宁波走向世界,已连续6年进入《财富》世界500强榜单。

同时,宁波大力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汽车和高端装备制造业,推动东方电缆、中芯集成电路、舜宇光学、博威合金等重点工程建设,战略性新兴产业快速发展。2018年,宁波规上工业增加值3730.8亿元,战略性新兴产业占比达到三成。值得一提的是,宁波市委市政府积极培育壮大战略性新兴产业,着力建设“246”产业集群,为宁波下一个万亿增量擘画蓝图。

70年来,通过实施一系列原材料工业和制造业重点建设项目,到2018年,宁波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总产值达到16830亿元,三次产业结构比例为2.8∶51.3∶45.9,拥有8个千亿级优势产业集群,基本形成以智能经济等新经济动能为引领、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为主体、现代农业为支撑的国际化现代产业体系。

从内埠小城到国际化城市

由于历史原因,宁波的城市核心区位于甬江、余姚江和奉化江交汇的“三江口”地区。新中国成立初期,数十万城市人口局限在不足30平方公里的城区内,空间腹地狭小,基础设施落后。

随着改革开放深入,尤其是宁波港大规模开发的启动,宁波现代化国际港口城市建设迎来新的机遇。1985年7月,国务院批复同意的宁波行政区划调整方案,宁波的城市框架形态开始跳出“三江口”,向由宁波老城区、镇海发展区和北仑开发区三大片区有机统一的组合型大城市演变,县域经济获得了充分发展的空间。

进入21世纪,宁波开始从县域主导的发展阶段向中心城市主导的发展阶段转变,城镇化发展提速,宁波城市规模不断扩大。通过中山路改造工程的实施,宁波第一长街逐步“破茧蝶变”,现在中山路西至宁波绕城高速,东至盛莫北路,全长达到20.2公里。

通过兴宁桥、甬江大桥和甬江隧道、常洪隧道等重点工程以及天一广场、老外滩改造等项目的实施,宁波不断实现涅槃。鄞州万达广场、南部商务中心、宁波行政中心等重大项目实施,使城市框架在“东扩、北联、南统筹、中提升”战略中进一步拉开,高新区、东部新城、鄞州中心区等正成为最具活力的区域。

中山广场、鼓楼步行街、城隍庙步行街等重大工程项目、三江六岸整治项目以及1000多公里的城市绿道建设,将“三江六岸”串珠成链,呈现出一派江南水乡与现代都市水乳交融的和美景象。宁波还陆续建成四明湖水库、周公宅水库等大中型水库33座,供水能力已达27亿立方米/年;通过深入实施“五水共治”等江河流域整治工程,甬江、余姚江、奉化江防洪排涝和抗灾能力全面提升,“三江六岸”更加通达、美丽、富有活力。

同时,宁波不断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力度,积极实施区域统筹发展战略,先后建成栎社机场、杭甬高速、杭州湾跨海大桥等一批重大交通项目,实现了从交通末梢到区域性枢纽的转变。

2009年,甬台温铁路建成通车后,宁波城市交通地位显著提高。随着甬金铁路开工建设,以及下一步通苏嘉甬铁路和甬舟铁路的规划建设,宁波将形成“内联外通、南客北货”铁路枢纽体系。宁波境内高速公路通车里程已突破500公里,“一环六射”高速公路网全面形成。2018年,宁波机场旅客吞吐量突破1100万人次。机场四期和宁波空铁联运枢纽已启动前期工作,宁海和杭州湾通用机场也在2018年获批,建成后将更加丰富人民群众的出行方式。

宁波的公路网密度已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宁波陆续开通轨道交通1号线和2号线一期、3号线一期,运行总里程达到91公里。到2020年前后,将形成200公里轨道交通网络化运营格局。通过机场快速干道、北环快速路等城市交通重点工程的实施,以及轨道交通“一环两快七射”放射状网络的进一步构建,人们的交通出行将更加便利。

如今,宁波基本形成了中心城市——副中心城市——中心镇——一般建制镇四级城镇体系网络的现代化港口城市框架。到2018年末,宁波市区面积扩大到3730平方公里,城市建成区面积达到345.49平方公里;全市户籍人口603.0万人,常住人口820.2万人,城镇化率达到72.9%;初步形成了“一核两翼多节点”的网络型城市架构,国际化大城市的空间布局全面铺开。

“回顾70年来宁波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我们得到了很多启示。首先,要把握港口城市发展演变的规律,推动港城同频共振、协调发展,始终坚持‘以港兴市、以港促市’的发展战略。其次,发挥港口资源优势,畅通对外开放通道,始终坚持以港口开放开发推动对外开放不断发展。第三,统筹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始终坚持以接轨上海、融入长三角为核心的区域合作战略。第四,善于利用战略地位,有效把握历史机遇,始终坚持在服务浙江省和国家战略中实现自身发展。”胡奎这样表示。

 

责任编辑:吕娅丹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