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正文

中国宏观经济论坛:“报复性消费”还没有出现,促消费任务仍然艰巨

2020-06-24 10:23 中国发展网
居民消费 促销费 消费券 新冠疫情

摘要:用改革的办法才能真正提振消费,消费券和地摊经济等只是权宜之计。为了有效应对新冠疫情对经济的短期冲击,无论是发放消费券还是发展“地摊经济”,都只是疫情冲击之下的权宜之计,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当前居民消费持续低迷的问题。

中国发展网讯  23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热点研讨会(第7期)于线上举行,本期主题是“消费潜力与扩消费对策”。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经济学教材建设重点研究基地执行主任、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主要成员陈彦斌代表CMF研究团队做主题发言。

发言指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我国各个行业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生产运营。但相比之下,消费仍然相对复苏疲软乏力。消费出现结构性分化。一方面,网上消费、新业态消费等增长比较快。另一方面,餐饮、住宿以及与旅游相关的服务类消费仍然较为疲软。因此,之前所乐观预期的“报复性消费”暂时还没有出现,消费低迷现象依然存在,促消费任务仍然艰巨。

提振居民消费是长期以来的老大难问题。过去二十年,国家高度重视提高居民消费水平。但是,国家的重视并未促成高消费发展态势。反而,长期以来,中国经济呈现出“高增长、低消费”的典型特征。由于中国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比较低,因此各界人士更为重视投资和出口对于中国宏观经济的支撑作用,存在忽视居民消费的倾向。然而,在“高储蓄—高投资—高出口”的经济发展模式下,中国经济很容易受到外部冲击的影响。有鉴于此,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实施扩大内需战略的新抓手就是“使提振消费与扩大投资有效结合、相互促进”的战略要求还有较大的差距。因此,需要高度重视与合理应对居民消费乏力的问题。

居民消费有潜力并不见得就会自动得到提振。中国居民消费是具有较大潜力的。潜力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中国居民部门消费率持续偏低,未来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二是,国内市场高技术含量和高附加值产品的供给还较少,消费者对高品质产品的消费潜力由于供给侧受到抑制而未充分释放。三是,中国消费环境整体欠佳,部分消费者的消费潜力未被释放。

用改革的办法才能真正提振消费,消费券和地摊经济等只是权宜之计。为了有效应对新冠疫情对经济的短期冲击,无论是发放消费券还是发展“地摊经济”,都只是疫情冲击之下的权宜之计,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当前居民消费持续低迷的问题。货币政策等传统宏观政策对此也作用很有限,只有依靠改革的办法才能真正有效提振居民消费。具体而言,有以下几个重要抓手:

一是,转变经济发展模式,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长期以来,中国依靠“高储蓄—高投资—高出口”的发展模式实现了经济的高速增长。然而,这样的发展模式必然导致资本积累超过黄金律水平和消费受到抑制。有鉴于此,需要坚定改变经济发展模式的决心,增强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从而进一步挖掘居民消费潜力。

二是,从初次分配和再次分配两方面入手,缩小居民收入差距,壮大中等收入群体。新世纪以来,中国基尼系数不断上升并长期处于0.4的国际警戒线之上。如果将“隐性收入”考虑在内,中国收入差距可能会更大。值得注意的是,当前收入差距扩大的原因由高收入群体收入增长过快转为中等收入群体收入增速下滑过快。尤其是2018年中等收入群体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仅为3.1%,而高收入群体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依然高达8.8%。作为消费的主力军,中等收入群体收入增速下滑成为制约全社会消费的主要因素。

三是,加快建立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减轻居民部门住房债务负担,降低居民债务对消费的抑制作用。目前,中国居民部门债务负担已经较重。2019年中国居民部门债务占GDP的比重达到55.2%,高出新兴经济体平均水平约12个百分点。如果采用居民部门债务占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比重来计算,2019年中国这一指标已经高达128.5%,超出美国同期水平20个百分点左右。居民部门债务快速攀升主要是由于近些年房价高企,部分居民背负了较重的房贷压力。截至2018年末,中国居民部门债务总额为47.3万亿元。其中,个人住房贷款余额为25.8万亿元,约占债务总额的55%。房贷规模的扩张显著抑制了居民消费。因此,未来应加快构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减轻居民部门债务负担,从而释放居民消费潜力。

四是,健全社会保障体系,根本性地减轻居民在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方面的后顾之忧,降低居民预防性储蓄。一直以来,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服务性消费供给数量不足,导致“上学难、看病难、养老难”等问题持续存在,明显增加了居民预防性储蓄。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解决好教育、医疗、养老、住房等方面的后顾之忧,才能解决我国社会面临的主要矛盾,从而使人民的生活更加美好。因此,要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加快推进教育、医疗、养老等多方面体制机制改革,促使居民降低预防性储蓄,为消费腾出更多的空间。

五是,构建“世界工厂+世界市场”新模式。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充分发挥比较优势并积极参与对外贸易,迅速发展成为“世界工厂”。不可否认,“世界工厂”模式成功推动了中国过去长达四十余年的高速增长。但随之产生的是中国居民消费水平偏低、内需持续不足的局面。在目前全球经济增速放缓和贸易保护主义不断抬头的不利外部环境下,很有必要构建“世界工厂+世界市场”新发展模式。在进一步维护好“世界工厂”地位的同时,加快培育国内市场,加速技术进步和转型升级,提高中国产品的质量和技术含量,打造中国作为“世界市场”的新角色。通过“世界工厂+世界市场”的新模式营造更好的消费环境,促进居民消费的提升。

概括而言,不要以为居民消费占GDP比重小,就以为居民消费是小事。而且,要靠改革的办法才能真正提振居民消费和开发出居民消费的巨大潜力。即将到来的十四五期间我国需要战略性地着力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收入与消费。这既是落实高质量发展和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的需要,也是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避免陷入低消费低增长恶性循环的现实要求。

责任编辑:宋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