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甘肃表哥”火荣贵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案一审获刑18年

2019-09-26 13:40 中国发展网
火荣贵 甘肃省

摘要:对被告人火荣贵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以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中国发展网 9月26日,据甘肃省定西中院网站消息,日前,甘肃省定西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宣判甘肃省政协农业和农村工作委员会原副主任火荣贵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一案。对被告人火荣贵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以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以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万元。

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火荣贵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在担任甘肃省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省政府副秘书长兼省信息化办公室主任、省政府办公厅主任、武威市委书记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收受他人财物价值1334.71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构成受贿罪;指使国家工作人员挪用公款5000万元归他人公司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挪用公款数额巨大不退还,其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违反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指使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为他人公司无偿划拨13333333.4平方米国有未利用沙漠地用于银行贷款,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的损失,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构成滥用职权罪。鉴于被告人火荣贵到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大部分受贿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当庭认罪、悔罪,主动退回部分受贿财物,依法可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2019年1月10日,甘肃省纪委监委用了800多个字通报了火荣贵严重违纪违法案详情。通报不仅指出火荣贵违背中央决策另搞一套、辱骂殴打领导干部、随意且大量调整干部、搞形象工程等,还首次出现一新提法,“把主政地方视为私人领地和独立王国”,措辞极其严厉。

舆论界还是更喜欢用“火书记”这个名字来称呼这位曾经的地方大员,其中原因十分明显,火荣贵在任武威市委书记一职间实在太过“高调”,其种种做法,引发过不止一次的舆情骚动。

火荣贵最“火”的一次,无疑是发生于2016年的“记者被捕事件”。当年1月7日、8日,《兰州晨报》《兰州晚报》和《西部商报》驻武威的三名记者先后失联。1月25日,凉州区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三家报社的三名记者涉嫌敲诈勒索罪,分别被批捕、移送起诉、继续侦查。

2016年2月6日,甘肃省人民检察院在其新浪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称,2016年1月7日,凉州区公安局民警在对张永生涉嫌嫖娼留置盘问过程中,发现张永生系2016年1月4日武威市公安局批转的举报信中的被举报人,遂就举报信反映的敲诈勒索问题进行盘问。1月8日,凉州区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对张永生立案侦查,并于1月18日提请批准逮捕。

此通报引起了广泛的争议。当时,上游新闻报道称,三名在这次拘捕中失联的记者,都曾深挖武威“巧克力女孩”事件,因此有许多人都怀疑记者失联与此事有关。

就在“抓捕记者事件”刚刚落幕之后不久,2016年6月,一则题为《甘肃武威市委书记火荣贵的50多幅公开场合照,不愧为“表哥”》的网贴,贴出了50多张图片,直指火荣贵多次在调研时佩戴极其昂贵的奢侈品名表。

网贴指出,火荣贵曾多次陪同已经落马的甘肃省委前书记王三运调研,而调研期间的新闻图片显示,火荣贵手腕上的表十分显眼,价值不菲,这起事件,让火荣贵背上了“表哥”的称呼,再次将他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综合界面、甘肃省定西中院网站消息

责任编辑:刘维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