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正文

大胆!疫情期间男子售卖“三无”口罩牟利,销售金额达34.2万元

2020-10-30 01:33 西安晚报
医疗器械销售 不合格产品 口罩不合格 三无口罩

摘要:疫情期间,从事医疗器械销售的黄某为牟取非法利益,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购进并销售不具备相应使用性能的口罩,销售金额达34.2万元

疫情期间,从事医疗器械销售的黄某为牟取非法利益,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购进并销售不具备相应使用性能的口罩,销售金额达34.2万元。黄某在明知购买人处于武汉市等疫情高发地区或购买目的系为医院使用时仍予以销售。10月29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

未核对“三证”下 购买大量一次性使用口罩

西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黄某长期从事医疗器械销售,2020年1月,黄某得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市场急需口罩等防护用品后,认为可以乘机谋利,遂开始寻找口罩货源,并于今年1月22日以总价9900元从微信名“令狐冲”处购进“3M”9001口罩2000个,于今年1月24日至26日以总价16万元从隋某霖(另案处理,微信名“在成长中修正”)处购进一次性使用口罩27件(每件1万个)。

在此过程中,被告人黄某并未向“令狐冲”、隋某霖索要和核对营业执照、许可证、产品合格证、发票等资质和凭证。黄某购进的上述口罩均由其上线通过顺丰速运邮寄至黄某指定地址。1月26日晚,黄某通过微信向隋某霖发送了营业执照、许可证等证件图片,索要上述资质证明,并称“没有三证就是假的”。

购进上述口罩后,被告人黄某分别通过网络和线下两种方式加价对外销售。

线上、线下售卖假口罩 甚至销往武汉

2020年1月24日,黄某通过微信联系到李某九,后以总价13.8万元向李某九出售“飘安”等品牌一次性使用口罩12件,并邮寄至江西省赣州市。案发后,公安机关追回“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口罩共计4个批次56420个,经抽样鉴定均为不合格产品。

2020年1月26日,黄某通过微信联系到李某,后以总价8万元向李某出售“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口罩4件,并邮寄至湖北省武汉市。案发后,公安机关追回“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口罩共计1个批次约28000个,经抽样鉴定为不合格产品。

2020年1月27日,黄某通过微信联系到陕西盛慈医药有限公司员工郑某菲,后在西安市大庆路天辰大酒店楼下、西安市正义厨具市场等地以总价2.25万元向该公司出售“3M”9001口罩900个,以总价2万元向该公司出售“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口罩1件。案发后,公安机关追回“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口罩1个批次8670个,“3M”9001口罩781个,经抽样鉴定均为不合格产品。

2020年1月27日,黄某通过微信联系到葛某,后在西安市汉城路医药器械保健品交易中心门口以总价2.75万元向葛某出售“3M”9001口罩1100个,以总价4万元向葛某出售“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口罩2件,并按照葛某要求以修改在途货物收货地址的方式,将该2件“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口罩直接发往甘肃省宕昌县中医医院。案发后,公安机关追回“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口罩2个批次共计20000个,“3M”9001口罩30个,经抽样鉴定均为不合格产品。

2020年1月28日,黄某在西安市正义国际酒店用品城旁顺丰速运大庆路营业点收取到货口罩时结识赵某玲,并当场以总价6万元向赵某玲出售“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口罩3件,以总价3万元向赵某玲出售黑色口罩1件。案发后,公安机关追回“飘安”牌一次性使用口罩3个批次共计10640个,经抽样鉴定均为不合格产品。

明知购买人系医院使用仍予以销售

此外,被告人黄某于2020年1月26日通过微信联系到徐某霞,在明知徐某霞系为医院使用采购后,仍以总价2万元向徐某霞出售一次性使用口罩1件,并邮寄至江西省乐平市;向黄某某出售一次性使用口罩1件,并邮寄至江西省南昌市;于2020年1月30日,在西安市向他人出售一次性使用口罩2件。经查证,涉案口罩除公安机关部分追回及江西省乐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扣押1件外,均已无法追回。

公诉机关据此认为,被告人黄某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期间,为牟取非法利润、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购进并销售不具备相应使用性能的口罩,经鉴定为不合格产品,销售金额已达34.2万元,并且在明知购买人处于武汉市等疫情高发地区或购买目的系为医院使用时仍予以销售,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条之规定,应以销售伪劣产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西安市人民检察院对该案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请求判令:被告人黄某在新闻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判令被告人黄某支付三倍赔偿金人民币102.6万元。

这起案件将择日进行宣判。(文/图记者刘晓云)

责任编辑:宋璟

(原标题:大胆!疫情期间男子售卖“三无”口罩牟利 销售金额达34.2万元)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