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服务热线:010-57280465 15930112445
  • 点击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扫描 > 采矿

500强能源矿产公司巨亏 大宗商品周期结束

2015-07-27 09:40     21世纪经济报道

《财富》世界500强总收入达31.2万亿美元,比去年略增不到0.5个百分点,但总利润大幅下滑14.76%。全球最大的矿业、能源公司股价跌至金融危机期间的水平,必和必拓、嘉能可无论盈亏,股价相较去年中已跌去了近一半。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过去数年,中国需求、欧美日宽松货币政策等带来的全球大宗商品超级周期或告终结,世界需要新的增长方式。大宗商品作为经济增长的原动力之一,何去何从?   

《财富》世界500强公司中,亏损前50位的中国公司达14家,而其中12家主要分布在能源、矿产等行业。中国铝业公司亏损17亿美元,为“亏损王”;鞍钢集团公司、台湾中油股份有限公司紧随其中,亏损额度也超过10亿美元。   

营收规模大,不一定代表赚得多。这一点在新出炉的《财富》世界500强名单上体现得尤为淋漓尽致。   

世界500强公司中,亏损最多的前50家公司,主要集中在能源、矿产等领域,合计达到28家,占比超一半。而上一年度的数字是25家。   

国内公司亦未幸免,《财富》世界500强亏损前50位的中国公司达14家,而其中12家主要分布在能源、矿产等行业。   

能源、矿产是亏损的重灾区,背后是石油、铁矿石、有色金属等大宗商品连续下跌、连创新低。   

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大宗商品持续十年的超级周期结束,大宗商品目前正逐渐失去往昔强劲的上涨支撑力。大多数商品价格近年来不断下滑,创下2009年以来的新低。   500强收入增加、利润减少:能源矿产公司巨亏   

7月22日,2015年度《财富》世界500强名单向全球发布,沃尔玛再次排在首位,中石化在榜上排名上升至第二位。而今年总共有106家中国公司上榜,较去年增加6家。   

今年世界500强总收入达31.2万亿美元,比上一年增长了0.49%;但总利润比去年减少了14.76%,为1.67万亿美元。   

500强上榜公司中,亏损公司成为拖累总利润的主要原因。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今年500强公司亏损最多的前50家公司中,能源、矿产等行业合计达到28家,占比超过一半。而在2013年的500强榜单中,这一数字为25家。   

除了中国石油、埃克森美孚和英国石油等石油巨头外,墨西哥石油公司、巴西国家石油公司、英美资源集团、波兰国营石油公司、台湾中油股份有限公司等亏损额均在10亿美元以上。亏损最严重的墨西哥石油公司亏损额达199亿美元。   

中国的能源结构以煤炭为主,进入500强的煤炭公司中,除中国神华等少数几家外,几乎全部陷入亏损,开滦集团、大同煤矿集团、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冀中能源、陕西煤业化工集团、山东能源集团、潞安集团亏损幅度在1.49-4.78亿美元之间。   

安赛乐米塔尔、中国鞍钢集团、河北钢铁等钢铁公司也大幅亏损。   

“近几年来,大宗商品一直处于熊市阶段,很多商品的价格已经跌破了成本价,而且有一个趋势是从下游逐渐蔓延到上游”,西南期货高级研究员夏学钊表示。“以钢铁行业为例,前几年还是成品跌得比较厉害,出现钢铁公司大量亏损,现在已经蔓延到矿产原料,连矿产都开始亏损,造成了大量矿产类公司的亏损。”   

行业的不景气也对相关上市公司估值产生一定影响,必和必拓等能源矿产公司股价、市值相对于2014年高点已接近腰斩。   

“必和必拓很大的业务在铁矿石市场,2011年左右进行了大规模的产能扩建,当时的铁矿石的价格在150美元左右,而现在只有47美元,但是他们扩建的产能无法退出,所以出现了大规模的亏损”,夏学钊表示。   

截至7月22日,必和必拓股价已跌至36.9美元,比2014年7月的68.1美元的高位跌去了近一半,是2009年以来的低位。嘉能可虽然盈利23亿美元,但是其股价也较去年7月364美元的高位跌去了40%。追踪22种原材料的彭博大宗商品指数一度下跌1.1%,创下2002年4月以来的最低值,较2008年最高点下跌近60%。   

14家中国500强公司亏损:小矿山开工率仅30%   

必和必拓的悲剧同样发生在了国内矿山身上。   

“目前铁矿石已跌穿成本价,国内一半的矿山目前都关闭了。调研时发现,规模比较小的矿山开工率只有30%,这种情况持续下去,这些小矿山就可能无法生存退出市场了”,夏学钊表示。   《财富》世界500强公司中,亏损前50位的中国公司达14家,而其中12家主要分布在能源、矿产等行业。中国铝业公司亏损17亿美元,为“亏损王”;鞍钢集团公司、台湾中油股份有限公司紧随其中,亏损额度也超过10亿美元。   

对比2013年数据,中国铝业公司、鞍钢集团公司、大同煤矿集团、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冀中能源集团、河北钢铁集团、潞安集团已出现连续两年亏损。   

从事大宗商品贸易的公司也面临困境。“过去十年的商品‘超级周期’里,贸易公司并不用担心价格大幅下滑的情况出现,从不套保。但现在,连一些小型的贸易公司都开始联系我们做套保业务”,国内一位大型期货公司金融业务总部研究员表示,“国内的贸易商,只会赚上涨的钱不会赚下跌的钱,随着大宗商品的不断下滑,他们的业务经常出现亏损。”   

实际上,市场人士看来,随着中国经济的放缓,大宗商品持续十年的超级周期结束,大宗商品目前正逐渐失去往昔强劲的上涨支撑力。   

“去年房地产进入顶峰期,大宗商品从去年开始跌幅加大,目前仍延续弱势地位,超级周期事实上已经不存在了”夏学钊认为。   

花旗银行今年3月份也表示,全球大宗商品超级周期可能已经结束,主要因为中国经济增速放缓,而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地位仍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取代。   

华南一家期货公司宏观分析师则认为,“现在主要是全球整个需求的下降,造成了以工业品为代表的大宗商品的价格都会下降,制造业主要是中国需求下降明显。”   

7月20日,在黄金的带领下,大宗商品价格创十三年新低,比2008年金融危机和2012年欧债危机时还要低。从小麦、铜到天然气,几乎没有幸免者。   

有分析人士表示,目前全球市场都在找一个新的重心,虽然钢铁、铁矿石的需求可能会不复往日辉煌,但是石油和天然气还未达到顶点。天然气的前景看上去一片大好,它正被称作“通往低碳未来的桥梁”。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国内大宗商品领域都将处于一个严寒的冬季,产业集中度提高、不合理成本的压缩,以及充分利用期货等风险管理工具都是行业自救的主要方式。  

【责编:白沙河】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