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债市 > 观察

人民币出头“储备货币多元化”

2014-05-19 18:51     上海证券报

“储备货币多元化将是市场选择的结果。”央行副行长潘功胜17日在杭州说,过去几年在市场推动下,人民币的国际化速度很快,在未来多元化的国际货币体系当中,对人民币占有一席之位抱有信心。

潘功胜是在出席“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70周年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学术研讨会”做出上述表述的。

潘功胜说,国际货币体系的核心是储备货币,当前国际上通行的储备货币是国际政治经济体系长期演变和市场选择的结果,在全球货币金融和贸易体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为世界贸易和投资的发展提供了便利。

对于完善和改革现行的国际货币体系,潘功胜说,应兼顾短期和长期、现实情况和理想目标,循序渐进。

他称,从短期看,主要储备货币发行国要实施自立的宏观经济政策,建立外在的监督和约束机制,加强对主要储备货币发行国经济金融政策的监督。此外,要加强全球区域与双边层面的金融货币合作,加强对全球流动性的检测,必要时采取包括资本管制在内的宏观审慎政策。

“储备货币多元化是值得探索的改革方向。与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相比,储备货币的多元化为市场主体提供更多的选择,有利于分散风险。”潘功胜称,同时,也可在不同的储备货币之间形成竞争和制衡,对储备货币发行国形成一种市场激励的约束,增强国际储备资产的供给,减轻传统货币发行国的压力。

“储备货币多元化将是市场选择的结果,过去几年中在市场推动下,人民币的国际化使用发展速度很快,在未来多元化的国际货币体系当中,对于人民币能否占有一席地位,业界和学界都很有信心和期望。”他说。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09年3月,央行行长周小川曾撰文提出,要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够保持币制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这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理想目标。

潘功胜说,建立超主权货币在实践中面临较多的障碍和困难,需要国际社会在技术上深入地研究和精心地设计,在政治上凝聚更多的共识。为了这个方面的研究和探索,扩大特别提款权(下称“SDR”)的使用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出席本次会议时说,一方面,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的固定汇率制缺乏调整的弹性,会员国的宏观经济资助权受到约束。另一方面,随着国际资本流动的加剧以及各国资本管制有效性的下降,布雷顿森林体系下各国国际收支调节的成本日益凸显。

她称,国际经济结构之所以造成失衡,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由于国际货币体系缺乏“货币锚”,缺乏对财经纪律的约束,无法对滥用货币发行权实行有效的制约。

“因此我也提出一个遐想,当不能用黄金制约货币发行的时候,是否可能制造一个能严肃全球财经纪律的经济指数篮子,作为货币锚,来约束各国的财经纪律以及滥发货币的冲动。”吴晓灵提议。

吴晓灵提议,可暂把这个货币锚称为超主权货币,在此基础上向经济指数篮子迈进。未来超主权货币该如何形成和分配、若SDR成为可选的超主权货币之一,该如何扩大其使用量及完善SDR的构成等问题,都可在未来继续探讨。

【责编:zgzs1】
原标题:上海证券报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
编辑推荐
国家食药监管总局曝光10种食药违法广告
人民日报:彩票行业需有直面问题的担当与勇气
热门图片
锐评·观察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