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债市 资讯 正文

2019展望:先行“债”出发

2019-01-31 10:57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债券市场 利率债 信用债

摘要:进入2019年,受基本面、政策、预期等因素共同影响,债券市场向好态势相对明显,利率债和信用债收益率均有一定幅度的下行空间。近期,央行宣布降准,债券收益率走势分化明显,长短端利率对央行降准的反应不一。分析人士指出,若缺乏新的增量信息支撑,债市短期内或进入观望期,但债市牛市的逻辑并未发生根本变化,信用债特别是优质中低等级信用债可能存在更多的投资机会。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杨虹

进入2019年,受基本面、政策、预期等因素共同影响,债券市场向好态势相对明显,利率债和信用债收益率均有一定幅度的下行空间。近期,央行宣布降准,债券收益率走势分化明显,长短端利率对央行降准的反应不一。分析人士指出,若缺乏新的增量信息支撑,债市短期内或进入观望期,但债市牛市的逻辑并未发生根本变化,信用债特别是优质中低等级信用债可能存在更多的投资机会。

债市对降准“不感冒”

2019年1月4日央行宣布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其中,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别下调0.5个百分点。据介绍,此轮降准主要包括两方面因素,一是缓和春节流动性压力,二是降成本支持实体经济。

降准后债券收益率走势分化明显。数据显示,一方面短端利率对央行降准的反应较为积极,宣布降准后的第一个星期一(1月7日),1年期国债利率下行至2.4026%,1年期国开债收益率为2.4902%,短端利率处于2017年以来低位;另一方面,长端利率反应却相对冷淡,观望情绪浓厚。

为何债市对降准“不感冒”?中信建投宏观债券研究分析师黄文涛认为,当前债市对降准“冷淡”应对,是多方面因素的共同反应。首先,随着收益率下行至低位,债市收益率向下突破依赖于持续的增量信息支撑。而随着稳增长、稳信用政策措施不断出台,加速了市场预期的分化;其次,尽管央行采取全面降准,但整体仍在预期内,从流动性投放来看,结合此前定向降准扩围和本次置换降准,实际投放资金为8000亿元,实际维稳力度不及2018年,临近春节短端利率存在上行压力;第三,地方债提前发行可能加速社融企稳,对一季度供需格局的影响亦不容忽视。“地方债何时启动发行尤为关键,预计春节后启动发行概率较大。2018年12月美国非农数据表现强劲,美债收益率大幅上行,情绪面上风险偏好回升亦有制约。”黄文涛说。

短期内或入观望期 债牛逻辑未变

市场人士认为,若缺乏新的增量信息支撑,债市短期内或进入观望期。黄文涛分析说,债市收益率下行至低位后,“过低”的利率可能进一步刺激交易盘止盈离场,大部分机构尽管对未来债券收益率下行预期分化不大,但对利率下行空间并不乐观,并且从目前国开债利差来看,1年期国开债-国债利差不足10BP(基点),10年期国开债-国债利差在30BP出头,过低的利差也使得交易国开债资本利得的空间明显压缩。

另一方面,当前债市牛市的逻辑并未发生根本变化,政策加码的效果仍需要时间来体现。从2018年12月31日至2019年1月6日的数据来看,债券收益率整体下行,2018年12月PMI跌落荣枯线,基本面延续回落态势,带动债市年初走牛。另外,由于地方债发行压力从二季度分担到一季度,加上基本面下行预期短期内难以扭转,流动性宽松预期或继续强化,在地方债提前发行冲击初步消化后,债市仍有较大概率收获不错的交易行情,10年国债存在破3%的可能性。

民企偿债压力变化不大 信用债违约不会再增长

近期中央经济工作会明确提出“较大幅度增加专项债发行规模”,中债资信债券市场研究团队预计,2019年专项债发行规模在2~2.4万亿,环比增加超过6500亿。而由于2018年下半年经济及金融各项指标增速均缓慢下行,需求不旺导致发债主体规模扩张意愿较小,预计2019年信用债新增融资需求较小。

分析人士指出,企业营收增速难有大幅增长,下游企业下半年偿债能力略有改善。2018年债券违约增长较快,下半年违约债券支数占全年违约债券支数的80%,体现出经济下行对企业偿债能力的影响。“2019年企业营收增速大概率维持缓慢下行态势,但受益于国际原油价格维持低位,国内供给侧改革取得阶段性成果,原材料价格预计涨幅不大,下游企业成本端稳中有降,有利于企业现金流恢复,考虑到原材料库存的因素,成本下降的利好影响将更多在2019年下半年体现。”中债资信债券市场研究团队表示。

另外,虽然2018年下半年的“宽信用”政策没有完全解决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问题,但2018年三、四季度已出现信用债净融资回暖、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上浮比例减小等积极信号,“宽信用”效果在2019年预计将更加明显地体现。

中债资信债券市场研究团队认为:2018年违约现象达到历史高点,最主要原因是企业融资渠道收缩引发信用基本面恶化。在整体融资环境回暖的情况下,企业再融资能力预计将普遍改善,只要经营风险不出现明显恶化,信用债违约数量及金额可能不会增长过多。但黄文涛认为,“尽管宽信用环境下,信用债无论是违约还是利差,相对2018年都会有更多的利好因素,但仍需要保持对违约风险的关注,低等级信用债仍需警惕违约风险。”

责任编辑:吕娅丹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