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国债市 资讯 正文

标普获准进入中国债券市场:有助改善评级质量 有助民企规范融资

2019-02-19 11:14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民企债 低评级债券

摘要:我国的民企债和低评级债券流动性不足,有很多方面的原因,例如资产处置代价高、追偿困难、定价不规范、信息披露不到位等。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定价不规范,而评级区分度差又是其重要原因。因而从更长期看,评级的规范化反而有利于民企和低评级债券的定价和融资,随着信息更加透明和对称,反而会降低他们的融资成本和提高他们的融资可能性。

我国的民企债和低评级债券流动性不足,有很多方面的原因,例如资产处置代价高、追偿困难、定价不规范、信息披露不到位等。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定价不规范,而评级区分度差又是其重要原因。因而从更长期看,评级的规范化反而有利于民企和低评级债券的定价和融资,随着信息更加透明和对称,反而会降低他们的融资成本和提高他们的融资可能性。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李盼盼

2月14日,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发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债券市场信用评级机构业务运行及合规情况通报》显示,2018年,9家评级机构共承揽债券产品8548支,同比增长3.98%,涉及发行人4768家;出具评级报告的债项共9799支,涉及发行人3854家。在2018年全年承揽的债券产品支数中,中诚信国际占比22.84%,上海新世纪、联合资信、中诚信证评、东方金诚和联合评级业务量占比在10%~18%之间,大公资信和中证鹏元占比在3%~6%之间,远东资信占比0.29%。

而近期债券市场信用评级领域发生了一件大事,三大国际评级机构之一的标普来了。

近日,央行营业管理部发布公告,对美国标普全球公司(S&P Global Inc.)在北京设立的全资子公司——标普信用评级(中国)有限公司予以备案。同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亦公告接受标普信用评级(中国)有限公司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开展债券评级业务的注册。这标志着标普已获准正式进入中国开展信用评级业务。

多位受访者认为,国际评级机构获准进入中国债券市场,不仅利于吸引更多境外投资者和发行人,提升中国债券市场的国际化水平;也会加强国内信用评级行业的市场竞争程度,加剧国内评级机构的行业洗牌,从而完善和提升国内信用评级机构的评级体系和风险识别能力。

我国信用评级行业现状如何?

我国信用评级行业始于20世纪80年代。1988年央行主导成立远东资信后,又陆续成立了上海新世纪(1992年)、中诚信(1992年)和大公国际(1994年)。

Wind数据显示,2018年大公国际参与评级的债券数量约2400支,占比为16%,略低于上海新世纪的16.81%;领头羊则是中诚信(30.24%)与联合资信(23.79%)。

但是,信用评级一直是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一个“短板”,经过20多年的发展仍与成熟债券市场有一定差距,而且由评级乱象导致的市场流动性不足、债券违约等问题已愈演愈烈。

2018年,证监会网站陆续披露了对中诚信、联合资信、鹏元资信上海新世纪、大公国际等评级机构出具的警示函、责令改正决定书。其中,大公国际涉嫌高价售卖公司信用评级无疑是2018年中国信用评级行业的大事件。2017年11月至2018年3月期间,大公国际在为企业提供信用评级服务的同时,直接向企业提供咨询服务,收取高达900万元的咨询费,不仅远高于大公国际提供的评级服务费用,也远高于业内一般水平。

企业支付高额“咨询费”后,大公国际迅速对其评级进行调整:新光控股在支付高额费用后的2个工作日,其主体评级即由AA稳定调整至AA+稳定;三建股份在签订咨询服务数月后,其主体、债券评级均由AA上调至AA+,市场可谓一片哗然。

2018年8月17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公告,决定给予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严重警告处分,责令其限期整改,并暂停债务融资工具市场相关业务一年。

最终,新光控股集团接连“爆雷”。2018年9月25日,新光控股集团公告,新光控股集团流动性出现问题,15新光01公司债券实质性违约。

在申万宏源固收首席分析师孟祥娟看来,国内债券信用评级虚高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信用评级机构为抢占市场份额,存在评级虚高的现象。一些信用评级机构通过帮助发行人调整财务报表与修饰股权结构,以达到提高发行人级别的目的,导致投资者无法通过外部评级有效判断发行主体的信用风险;另一方面,恶性竞争导致信用评级存在泡沫。世界三大信用评级机构业务量占全球信用评级机构业务量的比重超过90%,而目前国内信用评级机构数量较多、市场集中度低,这意味着如果某家信用评级机构无法满足要求,发行人还有很多其他选择,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信用评级机构之间的恶性竞争。

标普入局有哪些影响?

实际上,国外评级机构入华早在2017年就有政策信号。

2017年6月28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发布了《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7年修订)》,在服务业领域取消了“资信调查与评级服务”的外资准入限制,为评级行业对外开放提供了制度基础。

国际评级机构入华会为市场带来哪些影响?

孟祥娟认为,从中期来看,此次引入外部评级具有强烈的信号意义,监管层会继续推出规范国内评级的措施,这无疑会使我国评级越来越贴近海外评级标准,评级虚高集中的情况会有所转变。

申宏万源在一份研报中称,如果按照国外评级标准,国内AAA主体大多将被评为Baa,国内AA+大多将被评为Ba,国内AA将大多被评级B级。

报告同时指出,海外投资者的引进会较多参考穆迪、惠誉、标普的评级,这会使得海外机构显示出很低的风险偏好,在定价方面无疑会拉大国内的信用利差,拉开国内评级的区分度,对中低等级信用债冲击较大。

毫无疑问,信用评级机构的服务、专业能力和公信力,关系着债券市场的下一步开放进程。“缺乏海外评级,是外资投资中国债券的障碍之一,此次标普信用评级进入中国市场,能让境外投资者更好了解中国债券,满足其配置人民币资产的需求,同时有利于我国境内发债企业‘走出去’,促进我国债券市场的国际化进程。”中信证券研究部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认为,“与此同时,国外先进评级机构的进入,有望带来先进理念及做法,推动我国评级行业评级质量的改善。”

孟祥娟认为,从更长期看,引入海外评级机构是后续债市国际化和垃圾债市场建立的第一步,下一步将有望看到我国在债券市场国际化和垃圾债市场建立方面陆续出台更多相关政策。

“我国的民企债和低评级债券流动性有很多方面的原因,例如资产处置代价高、追偿困难、定价不规范、信息披露不到位等。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定价不规范,而评级区分度差又是其重要原因。因而从更长期看,评级的规范化反而有利于民企和低评级债券的定价和融资,随着信息更加透明和对称,反而会降低他们的融资成本和提高他们的融资可能性。”孟祥娟称。是否需要本土化?

同时,也有业内人士指出,国际评级机构的评级方法和收费模式是否需要本土化?

国际三大评级机构成立百年,在评级方法、风险识别能力等方面较为先进,一旦这些机构进入国内评级市场,与国内评级机构同台竞争,也将倒逼国内评级机构提升自身技术水平。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由于我国信用评级行业普遍存在评级虚高问题,国际评级机构进入后,短期内为了适应国内市场,可能会针对国内发行人信用评级适当调整评级方法和收费模式。

“虽然国内信用主体评级普遍都集中在AA+,信用分化不明显,但如果国际评级机构进入后,还是按照原有评级模型进行评级,这是否会对整个信用评级行业,乃至国内债券市场造成冲击还需观察。”北京某资深债券从业人士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预计国际评级机构进入的短期内,不太可能对国内信用评级行业带来明显冲击。

明明也认为,随着国际评级机构的进入,市场上可选的合作机构变多,中国本土评级机构面临着更多竞争。一家评级机构如果给出的所有评级结果都是AAA或者AA+,对于投资人来说,参考意义不大,可能就不再认可其评级结果,这也会倒逼发行人不再选择这样的评级机构。面对国际评级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如果寄望本土评级机构给出更为对标的结果,长期看可能意味着一些发债主体资质的下沉。但是,这将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发行人和投资人的接受都需要过程,尤其是考虑到比如境内债券投资有相关监管规定,能否投资要看评级高低等因素。

此外,在收费标准方面,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国内评级机构的收费标准通常是信用主体评级一年10万左右、债项评级一年15万左右、跟踪评级一年5万左右,但由于同业对客户资源竞争激烈,时常会通过打折等“价格战”的方式吸引客户。相比之下,国际评级机构通常是按照债券发行规模来确定收费标准,通常情况下,国际评级机构的收费标准要比国内评级机构高。所以,国际评级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后,如何确定收费标准,也是外界关注的问题。

责任编辑:吕娅丹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