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经

山西要补上非煤产业的短板

2015-07-03 15:18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山西 煤炭产业

摘要:“天像个烧了很长时间的锅一样盖在城市上空。一眼望去,不是灰,也不是黑,是焦黄色。”这是柴静的《看见》中对山西天空的描述。

 资料图片

编者按

“天像个烧了很长时间的锅一样盖在城市上空。一眼望去,不是灰,也不是黑,是焦黄色。”这是柴静的《看见》中对山西天空的描述。透支了资源与环境之后,山西从“走西口”到“逼上梁山”,不得不开始思考转型。曾经热播的电视剧《乔家大院》让大江南北都看到了晋商的勇气与智慧。而在现实中,转型并没那么容易。是一步登天开始发展“云计算”,还是稳扎稳打先振兴金融?两位生于山西、长于山西的女记者带来的报道或许能提供答案。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赵超霖

若要问某个省在经济发展的当下还需要补什么,可能谁也无法给出完美答案。若有名医能开出一味“十全大补丸”,让大家有病治病,没病防身,大抵谁也不会拒绝。说到煤炭大省山西,其以往能源立省的战略布局,既为全国的经济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又造成了自己经济的畸形发展,单一的产业结构压得自身喘不过气来。若不说“补”,而说“去”,将煤炭从山西“除去”,可能今天的山西就会大不一样了。

爱也煤炭恨也煤炭

“山西煤炭产业与非煤产业的差别,就如同巨人与儿童的差别。”一位山西投行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2002~2012年的“煤炭黄金十年”中,“一锹下去,百元到手”,在如此暴利和快钱的驱动下,其余产业的投入回报无法企及。

多年来,能源基地建设成为山西省经济社会发展的主体,国家及省内各级政府对能源产业均采取了倾斜政策,形成了高投入、高强度、大规模、粗放式的区域经济开发模式,山西煤炭资源优势得到了充分发挥,生产规模和生产能力不断扩大。但是,资源依赖型经济造成产业结构过于单一化、初级化,抗市场风险能力十分薄弱,原本有基础的机械、电子等行业也逐渐萎缩。一旦煤炭行情不景气,经济发展、百姓生活将直接受到冲击。

长期以来形成的能源优势到后来不但使经济畸形发展,而且禁锢了人们的观念,使山西人对纷繁的市场状况表现麻木,缺乏开拓的勇气和能力。即使是在断崖式经济下滑的当下,山西企业依然创新乏力。“我们近期的调研发现,山西民营企业仍旧是‘等、靠、要’的思想,寄希望于像2008年那样国家4万亿的投资,自主创新的能力差。”山西省社科院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孙秀玲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最近的一次问卷调查显示,山西41.6%的企业表示市场订单减少;全省重点监测的22个产业集群中,2352户企业总开工率为62.03%;1500家重点监测的企业亏损面为39.01%。

孙秀玲同时表示,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各地呈阶梯化发展态势,不能一把尺子、一刀切。东部发达省份占据中国GDP总量的半壁江山,人均GDP已过万美元。而中西部由于资源禀赋、市场条件的不同,山西人均GDP才刚刚突破5000美元,正处在工业化、城镇化发展阶段,距“中高速”发展的“新常态”还有很大的距离。而山西的高速发展,也有赖于国家的政策窗口和制度创新。

资源型金融的错过

不仅如此,资源型经济使山西金融体系也具有了典型的资源型金融特征,即整个金融业的运行高度依赖于资源型产业,无论银行的信贷结构,还是直接融资结构都是煤基产业占主导地位。“地方金融机构长期以来只围绕煤炭企业服务,使它们也丧失了对其他产业判断的能力。”上述投行人士说道。一位山西机构投资者就曾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投资煤矿周期短,收益高。比起其他项目要几年以后才有可能看到收益,想来想去还是把投资标的锁定煤矿。

2013年的前10年,由于煤炭价格持续上涨,很多企业不缺钱,银行追着贷款。企业利用资本市场融资积极性不高。企业发展资金很少引进股权投资,主要来自银行贷款,遭遇经济下行压力时,融资结构不合理的短板充分显露。“煤炭黄金十年”滚滚的现金流使山西错过了金融深化的大好时机,造成了大量金融资源沉淀。

“一是信贷资源沉淀。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企业经营效益下滑,银行限贷,不良贷款、不良资产数量快速上升,信贷风险骤增。二是上市公司功能萎缩。36家上市公司中,在中部六省排第五位,总量不及江浙一个地级市。10家企业上市后就从未再融资,已经有5家上市公司控股权发生转移。三是权益类资产闲置。忽视权益类资产的交易和增值,各类产权交易市场和交易平台数量少、交易量小、活力不足。四是地方金融机构活力不足。五是融资担保机构规模小、杠杆撬动效应差,自身效益差。六是财政资金使用效率低。习惯于财政直接扶持项目和企业,忽视财政资金的金融功能。”山西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现挂职于上海市普陀区副区长的焦斌龙对媒体表示。

“金融振兴”第一枪已打响

山西省财政厅经建一处处长常锦全曾在接受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时说,前几年,山西省在完成煤炭资源整合后,曾释放了数千亿的民间资本,这些资金有的流向了省外,有的变相搞地下钱庄、非法集资,急需规范引导。从而把这些释放出来的民间资金留在山西,支持服务山西经济建设。而另一方面,中小微企业、民营企业不仅融资难,而且融资贵。中小微企业信用等级低,获得银行贷款难,不得不求助于抵押贷款公司,除利息外还要支付抵押担保费用,一般合计支付15%~20%的年利率,即使是政策性担保贷款,也要支付高于银行信用贷款1倍以上的利率,民间借贷成本更是高达20%~30%,中小微企业不堪重负。

5月29日,山西召开金融振兴推进大会,打响山西“金融振兴”的第一枪,正式揭开山西“金融振兴”的帷幕。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用长达15700多字的讲话阐述了官方对于“金融振兴”的战略决策,《关于促进山西金融振兴的意见》(简称《意见》)正式出台。“在产业尚待培养的时候,浇灌产业土壤的活水,自然是金融。因此,在深化吏治的同时,金融驱动上升到领导的日程上来。”上述投行人士表示。

《意见》提出,到2020年末,金融增加值占GDP的比重达到10%;社会融资达到6900亿元,提升60%;企业在主板、中小板、创业板、新三板上市(挂牌)数量分别达到60家、30家、30家、300家;并提出要大力引进金融机构、加快农信社改制、做大做强城市商业银行、加快打造地方金融控股集团。“金融市场主体的丰富,是山西金融产业发展的首要一环。”孙秀玲表示。

责任编辑:潘世杰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