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 要闻 正文

阮宗泽:中美关系——开局良好、挑战不少

2017-05-23 10:46 中国发展网
美国 特朗普 问题

摘要:阮宗泽谈到,中美关系由未来不确定性逐渐向云开日出的方向发展,之前习主席和特朗普的通话、会晤以及此次派出代表团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都是良好开局的表现,并表示,自己对中美关系有基本的信心,关键是要处理好各种问题和挑战。

中国发展网 5月23日 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主题为特朗普执政以来政策变化及应对的第九十五期 “经济每月谈”于22日下午举行。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先生,就“特朗普执政以来政策变化及应对”这一主题进行了发言,主要从三个方面分享了自己的观点。内政方面,阮宗泽认为,特朗普执政以来主要奉行“极化政治”的理念,主要表现在没有和国会等各个方面的“蜜月期”,导致百日民调结果不尽人意;“ABO”政策明显,导致目前人事安排上人手短缺、损兵折将;对媒体的观点非常特别,把美国的媒体认为是美国的全民公敌。外交方面,阮宗泽认为特朗普表现出一种“回摆态度”,包括出访沙特,改善对俄关系,朝核问题背景下军事演习的变化,气候变化问题的变化、北约问题的变化等。而在谈及政策变化下的中美关系时,阮宗泽谈到,中美关系由未来不确定性逐渐向云开日出的方向发展,之前习主席和特朗普的通话、会晤以及此次派出代表团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都是良好开局的表现,并表示,自己对中美关系有基本的信心,关键是要处理好各种问题和挑战。

以下为发言原文:

谢谢张副理事长,感谢中国经济交流中心的邀请,应该说我是第二次很荣幸有机会在这儿跟大家进行交流,特别是关于美国和中美关系。实际上这个题目我觉得是最具有挑战性的,因为讲美国人人都知道美国,刚才我打出租车过来,连出租车司机也能讲中美关系。给你讲一个很生僻的话题截然不同,那个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个讲大家都有很高的知识的积累,所以挑战性也在这儿。机会非常宝贵,我想跟大家分享三个观点。因为这个题目抓得也非常好,特朗普执政以来的政策变化,它变的地方在哪里,或者有一些不变的地方在哪里,我觉得要看清楚它的变化。所以第一个方面从内政方面来看,因为内政和外交密切结合在一起。二是从外交层面,它的变化是什么样的变化。三是张理事长讲到跟中国是什么关系,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所以就讲讲中美关系,到现在为止的看法。接下来我向大家作汇报。

我们在看特朗普的时候,特朗普这个人是非常不同寻常的人,我们经常讲实际上有三个特朗普。第一个是他在竞选时期的,就是11月8号之前作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期间的特朗普。那个时候他的言行表露的也是极其充分,包括对国际形势、对中东、对中国等等,因为他有很多政策辩论。第二个特朗普是去年的11月8号到今年1月20号,这时期的特朗普是作为侯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第三个特朗普是今年1月20号,他成了美国总统的特朗普。我们进行简单的划分,也有助于我们理解他在不同阶段的言论和言行,实际上是有“温差”的。

在说这之前,以前有不少美国朋友跟我讲,他说你们不要指望特朗普有多大的改变,因为他已经70岁了,70岁世界观已经形成,他不是一个年轻人。而且说他有没有学习的曲线,看来他的学习曲线不像年轻人那么陡峭,可能就那么平缓。意思是什么?他可能就是说到做到。他过去的言行衡量以前的美国总统是有差别的,竞选的时候,后任的时候,以及他后头的,有的差别甚至是180度的。但是特朗普说可能他的变化不那么大。

我仔细分析一下,我们先从内政上看。其实内政上我认为他的变和不变非常清晰,因为第一个特朗普到现在为止,今天是22号,也就是4个多月。1月20号当上总统到现在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他和其他的总统都不同。他没有“蜜月”,我认为他一天的蜜月都没有,从1月20号到现在天天在战争、天天在争论、天天在挣扎。其他总统上来以后起码和国会各个方面还有一个“蜜月期”,只是长短的问题,但是我认为特朗普没有蜜月。从第一天开始到现在就是这样的节奏,而且这个节奏是什么节奏?我认为他就是在和他竞选时期的节奏几乎是一致,天天充满对竞选、对大政方针的评述。所以他没有蜜月,和其他的总统不一样。没有蜜月就意味着这种张力和悬念是很多的,最近民调显示,前段时间百日的时候说他的民调只有42%,这已经创下美国总统最低的民调。最近我看到的民调达到了38%,这就是没有蜜月,就这么直来直去,这是能看到的状况。

第二,他的ABO现象特别明显,不是说他让任以后改的,他在竞选时期、候任时候他的ABO政策就非常清晰,就是和奥巴马一刀两断,“Anyone but 奥巴马”。从人士安排上来讲,只要是奥巴马的人全部让他下课。他以前做国媒体人,据说收视率最高的时候就是他讲这句话:“你被解雇了”。实际上他让人之前把奥巴马所有的官员都解雇了。不仅如此,他把美国所有的驻外大使全部解雇。一种做法,在之前我认为也是非常罕见的现象,因为之前新总统上来总有一个过渡期,才慢慢把人事状况理顺,而且是一刀切。他说了没有例外。所以像这么多的驻外大使无一例外1月20号之前通通写信辞职。问题就来了,他要招聘这么多的干部,这么多的大事,事实上我认为进展非常快慢。现在的大使,驻华大使是他提名比较早的大使,到5月初才经过参议院的听政会,最理想是这个月月底才能赶到中国,很多大使现在连提名都没有。所以很多美国驻外机构没有一把手,属于空转状态。而且还有美国的内阁,内阁虽然成立了,但是内阁很多时候是“光杆司令”。比如国务卿蒂勒森,连副部长都没有,就他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也是可以说是非常另类的做法。从人事安排上人手短缺,而且不仅人手短缺还损兵折将。损兵折将就是他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23天以后就辞职了,这也是创造了最短命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之一。这是第二个方面。

第三,以前美国总统上来以后要向世界,要向美国人表明他的内外政策是什么,他有一系列的政策讲话,比较系统的,比如对中东、伊斯兰事件、亚太等等的讲话。特朗普这次是在沙特访问,在沙特访问之前他没有一次像样的政策演讲,他的政策表述采取的就是一种方式,发推特,另一个就是接受采访,主要是这两种方式。他的信息是比较碎片化,不像政策从头到尾来龙去脉要有一个讲话,这也是他非常鲜明的一个特点。当然他和媒体的关系,和媒体的这场战争,我认为从一开始就已经埋下了伏笔。所以我说是没有蜜月,跟媒体也没有蜜月,从第一天就非常紧张。而且他对这些主流媒体讲,你们不是我的敌人,你是全美国人民的敌人,把美国的媒体认为是美国的全民公敌。所以,我觉得只有特朗普才有这种气魄说这样的话。

所以,今天看所谓的美国的主流媒体都是在开批斗会,只要特朗普讲了什么被抓住的话,都是在对他进行批评。因为他们也很生气,因为美国以前总统来都要给我搞好关系,只有特朗普非常例外,而且有一次他发的推特说他点了三大广播公司等等,他说他们都是假消息的传播者,而且他用了三个“Fake News”,他是不是也懂得中国人有一句话,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而且还用大写,足见他对媒体的观点非常特别。

他后来有一些变化,但是从他竞选中可以看到,他就是这么一个状况。从内政来讲,ABO现象,不光是在人事,奥巴马的政策到他这儿戛然而止,我要奉行的政策跟你奥巴马不一样,刚才张女士也讲到了,包括奥巴马的医保法案也好,还是TPP这些做法也好。就是我一定要和奥巴马划清边界,他是他,我是我,我有我的做派。而这一点上他表现得非常充分,包括外交上的再平衡。奥巴马8年在外交上引以为豪而且投入那么多精力的就是再平衡,而特朗普说你这个已经寿终正寝了。而且特朗普是一个比较重内政的总统,所以他花了这么多时间来清理包括人事、奥巴马的政策方面,所以我觉得是这样的表现。而这样的表现集中在哪里?实际上集中反映了美国的“极化政治”,“极化政治”并不始于特朗普,也不始于奥巴马,但到了特朗普这儿,我觉得特朗普的当选一定意义上是一化政治的产物,但是他成了美国总统之后会进一步放大和加剧美国的极化政治,就是两党之间的博弈。这是内政方面的他的理念。

外交层面。外交在特朗普的日程当中,我认为他是内政第一,外交也重要,因为他虽然没有出访,但也接待了很多国家领导人,但比起来我认为他是放在第二位,这也可以理解他为什么口口声声讲美国第一,美国优先,这就是要把国内做好,当年像小平说的要把过的事情做好,我觉得有点异曲同工。

讲到外交的时候,他最近才有了第一次对外出访,而且一出访是很大的变化,不会去传统的邻国和欧洲国家,首先选择的是沙特,是一个中东的国家。这个要和奥巴马政策拉开距离,也密切相关,因为奥巴马时期和沙特关系非常紧张,这次去受到了超规格的接待。他对于中东的投入我觉得是未来他相当一段时期要花费的大量精力,就是要打击极端组织、极端势力,这和沙特包括跟其他国家,以色列的关系等等都非常重要。

在外交上我们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变化,特朗普一开始就要改善和俄罗斯的关系,他把跟改善对俄的关系放在他外交的一个重要地位。而且可以说历尽千辛万苦,他做的很辛苦。很辛苦是因为美国国内游一种反俄的力量,只要他说要改善和俄罗斯的关系,必然带来国内强烈的反弹和反噬,而且这种强大的反弹和反噬主要的一个是民主党、情报检、媒体对他的反抗。有人说在4月初他向叙利亚发射了“战斧导弹”,就是撇清他和俄罗斯的关系,但是那个还不足以说明。实际上美俄关系不完全是外交问题,实际上硬币另外一面是美国的内政问题在美俄关系当中的一种反射。在去年12月29号,奥巴马在离任之前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对俄罗斯进行大规模的制裁,制裁了俄罗斯的公司、制裁了普京周围的精英人士、亲信,同时宣布制裁35名外交官,让他们72小时内离境。美国为什么包括奥巴马政策出如此大的手笔。我们经常看到有一些是说给特朗普挖坑,但还没有看到问题的本质。问题的本质,民主党的一个观点,去年大选当中俄罗斯成功干涉了美国的内政,所以实际上是讲特朗普的当选是不是暗含着外部势力的介入才能当选。实际上美国国内对俄罗斯的打击反过来针对的是特朗普,所以看到美俄关系这样一种变化就是现在特朗普要和他改善关系,几乎美国所有的主流的一种声音都是反对的。我觉得在美俄问题上已经成为他的内政一部分,成为民主党打压他进行复仇一部分。

我们最近一直看到朝核问题的凸显。实际上从他就任到5月初,朝核问题一直是高热不下。一方面,他们掌握情报说朝鲜有可能要进行新的核试,同时朝鲜也自己在发射弹道导弹实验。不管是核试还是射导,都是违反国际法的。从美国方面来讲,他和韩国、日本等等举行了一系列几乎是不间断的大规模的军事演习,而且军事演习拉高了在东北亚地区的军事对峙。因为军事演习和过去不同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不同是美国用尽几乎所有最尖端的杀伤武器,要对朝鲜进行威慑。可以说最紧张的时候,就是最大规模演习的时候,可以说是兵临城下,对朝鲜程度大的威慑。第二个是演习的内容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内容的变化就在于对于过去的防御型变成了先发制人型演习。所以美国和韩国都讲到有可能对朝鲜进行先发制人。但对于朝鲜来讲,在大兵压境的情况下还继续保持射导,从弹道导弹的试验,他有他的需要,同时他也非常强硬。说先发制人不是你美国的专利,实际上从朝鲜自己来讲,如果需要他也可以做。但尽管有这样的剑拔弩张的形势,当时确实是非常紧张,而中国方面一再出来喊话,必须通过和平方式来解决,这也是中国当时要发挥我们作为朝鲜半岛邻国至关重要的角色。所以中国出来喊话。我们看到双方离战争并不是像想象的那么接近,实际上双方都是有条件的,不管是美国威胁的先发制人,还是朝鲜威胁的先发制人,前面都是有条件的,假如对方怎么样,实际上假如并没有出现,所以冲突是不存在的。但是当时谁都摆着一种绝不退让的状态,确实让人捏了一把汗。

从其他的方面看,他在气侯变化问题上,又是要和奥巴马拉开距离是一样的。过去认为美国终于在国际气侯变化问题上发挥了领导作用,但是特朗普上来把“气变”问题挂了起来。还有他对北约的威胁,说北约已经过时,让西方盟友感到如坐针毡。

他从内政到外交,刚刚张副理事长也讲到北美贸易自由协定。当然也有一些他要兑现的,包括在美墨边境修墙等等。他有变和不变,事实说明特朗普还是具有相当的可塑性,不是一成不变的。现在他的外交政策我认为在做某些回摆。在北约问题上,他过去说北约过时了,我认为这是特朗普性格和政策趋向使人,因为他要制造更大的不确定性,就是我上来要不一样,你们要小心,就等着你们开价,你们为了减少我的不确定性你们开价,我来选择。当然他在北约问题上放出风来,还是很重要,这次也要去北约。但是他仍然强调,第一,欧洲盟友不能再搭便车,要把你GDP的2%用于军事。第二,北约必须要转型,转型干什么?以后跟我一起打恐。北约是二战结束以后跟苏联后来俄罗斯进行对抗最重要的军事平台,但是现在转变重点变成打恐,所以北约也要转变方式,这是一种回调。包括在盟友问题上,现在也出现一些回摆。在中东问题很显然,这次他去,包括今天下午会到以色列,他在中东问题上很多表态,现在我认为又是在某种程度上回摆到美国比较传统的政策上。这是他的内政和外交发生的一些变和不变。

这样对中美关系意味着什么?在中美关系中也体现出特朗普执政风格所造成的困扰和一些忧虑。他成功的制造了对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首先,他在竞选和当选包括在“一中”问题上的剑走偏锋,造成大家对中美关系不看好。对中美关系不看好在历史上可以寻得到一定的规律,但是像特朗普很罕见。因为中美关系每当美国政府换届的时候都有波动,但这种波动可预期。特朗普成功制造不确定性,他走的步伐太大,甚至有一点很难预期他下一步做什么,这是他程度上发生的很打不同。中美1979年建交以来,其实每一个美国政府、美国总统上台,而且尤其明显的是不同党派的总统上来,比如民主党在执政,共和党上台,变化就更大一些。如果共和党执政,民主党上来,这个变化就要更大一些。1979年建交,经历包括里根以来这么多位总统,实际上中美一开始的时候中美关系都有波动,这是经验上我们做的研究。与此同时,当这位总统离开的时候,通常他离任的时候,中美关系是出奇走高的曲线,他们离任的时候中美关系都非常好,好的你都难以置信。不用说里根,当年里根一开始对中国有很多威胁性的言论,但是1982年达成了八一七公报,八一七公报成为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之一,奠定了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中美关系政治基础是什么?三个联合公报。他从开始一个出言不逊,到最后达到公报。再说克林顿时期,一开始对中国有一些出言不逊,但在他离任快要结束的时候,甚至谈想和中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这个话锋的转变很大,因为美国要建立战略伙伴关系,一般是和盟友和亲密的伙伴讲这个问题,和中国讲几乎是很罕见和不可能。小布什上任的时候也是一样,对中国也是出言不逊,但是离开的时候留下的是稳定发展中美关系。这就是中美关系的曲线,一开始有波动,最后都是一个上升。

这个经验能不能适应特朗普?第一,特朗普成功制造了中美关系未来不确定性。考虑到特朗普过去的言行,考虑到包括他和蔡英文的通话,挑战一中政策。其实大家对中美关系有很多担心,甚至说中美关系不被看好。而且还有他要对中国征收45%的关税,要把你列入汇率操纵国。但到现在为止4个月,中美关系开局良好,但挑战不少。为什么开局良好?相当一部分因为他制造了不确定性,我认为大家对中美关系期望值是相对调低了,所以这时候如果发现不错的事情觉得还挺好,心理的安慰也觉得还是可以打交道的。中美关系改善有两个事件特别值得关注。一个是2月10号习主席和特朗普的通话,我认为这是非常关键的通话。特朗普在通话当中重申了美国政府将坚定奉行“一个中国”的政策,扫清了中美会晤和中美高层进一步交流的主要障碍。第二个是4月6号到7号习主席和特朗普在海湖庄园的会晤。这个会晤比我想得早一些,没有想到这么早,都是以为要到20国峰会上进行会晤,但是看来双方都有非常强烈的需要。而且成果相当丰硕,我们也看到了,双方决定有四大对话机制,包括经贸、外交安全、人文等等。这4大机制就是对过去中美之间的机制是一种提升和更新。当然在经济方面有“百日计划”,经贸方面有很多问题,待会儿陈老师会讲到,我就不展开经贸方面的讲了。

特朗普也应邀今年要访华。而且有一个很大的成果就是大幅度降低或者减少了中美关系未来的不确定性,我觉得这是这次会晤非常重要的成果。从过去到这儿之前大家忧心忡忡,总担心中美关系什么时候问题要爆发,要出现迎头相撞。但是会晤之后几乎有点烟消云散的感觉,突然觉得中美关系未来双方都表达了非常坚强的愿望,要友好。大家注意再看一下特朗普发的推特,和他接受记者的采访,他甚至想和习主席还有化学反应。这样的评论,实际上是非常正面和积极看待这场会晤。可以说这场会晤让中美关系云开日出。

当然,这样一种会晤就带来了什么?他之前宣布对中国两大威胁性的语言,45%的关税并没有兑现,还有人民币汇率问题,财政部发布报告也没有兑现。所以很多记者就问他,说你当年信誓旦旦,要对中国这样那样,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兑现。他说中国人在朝鲜问题上正在帮我的忙。所以他是有一种交易的思维的感觉,中国在这儿帮我的忙,我好意思在这儿再做对不起中国的事情或者是挑起贸易战吗?最重要的是中美关系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他当时作为反对派竞选的时候说什么都可以,不用负责。但一旦坐到这个位置上,成为了美国总统,你要兑现你的话语,完全是另外一个事情。他的美国优先也好,美国优先是要拯救美国经济,创造就业,这些问题中国都能提供帮助,而且和中国合作有助于解决这些切身问题,如果和中国作对就别想解决这些问题。但是如果再加上今后他要用1万亿美元的美国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其实这埋下一个伏笔,今后中美在经济基础设施建设上面空间巨大,可以为美国创造就业机会,这些都能得到很好的体现,而且拉动美国经济的增长。基础设施建设有这样一个特殊的作用。

实际上我们看到这段时间以来,中美关系朝着正面、稳固的方向在发展。特朗普和习主席见面之后,见面谈了1个多小时,但觉得意犹未尽,又打了两次电话,说还有话要说。说明确实觉得他和中国领导人的交流是有效的,而且他认为是值得的。而且当时特朗普对中国问题上威胁的东西不光是贸易,不光是朝鲜半岛,当然还有南海问题等等其他问题。但到现在,据报道白宫否决了军方提出的南海巡航计划,我认为这也是他看到他没有“蜜月”的情况下,还要跟中国惹起这么大的麻烦是不值得的,他还是有选择的。但并不是这些问题就解决了。

现在还看到另外一种令人鼓舞的现象,他派出代表团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这包括美国对“一带一路”和亚投行比较重大的政策转向和转变。亚投行刚出来美国很抵触,很消极,这次派出了官方代表团来,这不排除在可见的将来会加入亚投行。因为基础设施的问题是中美未来合作非常具有潜力而且起到互利共赢的角色。由于美国政策的转变,也带动了其他国家对“一带一路”包括亚投行的转变。所以他的影响不可小视。

最后一点,不是说到现在我们就高枕无忧了,其实每一天中美关系都不简单,都不容易。但现在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局,应该说成功的减少了相当部分中美关系不确定性,但未来中美关系的挑战还是存在。因为这些问题并没有解决,有的只是暂时搁置,或者是把它用别的问题遮掩起来,暂时搁置一段时间。特朗普本身也是可变的,他的可变性同样存在,这种可变性就是对中美关系注入了不确定性。由此可见,我的结论是在过去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因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发展,中国成为一个主要的变量,我们的变化要相对的大,而美国的确定性、稳定性相对要强一些,但是特朗普上来以后对中美关系,让中美角色产生了180度的互换。这个互换是什么?中国的对外政策,中国的发展,中国成了一个可预见性更强,一个更稳定的因素和力量,而美国成为不确定性、变化最大的方向,所以它成了变量,相反意义上中国成了常量。这就是中美现在面临的状态,我对中美关系还有基本的信心,但是要处理好各种问题和挑战。

谢谢大家。

(演讲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定)

责任编辑:刘丹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