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 要闻 正文

市场化重组全面加速,国企能迎来哪些“质变”?

2017-07-17 10:21 新华思客
重组 国企 合并

摘要:总之,关于国企重组合并,从企业的角度出发,还需要思考的问题及论证工作还有很多,也只有搞清楚重组合并的内在逻辑及定位、出路,才能避免重组合并后的“组而不合”、“大而不强”等只有量变没有质变的情况出现。

聂光辉

能源互联研究者、科技财经专栏作家

中国中车的出路就在于提高国际市场的占有率。

中国中车的出路就在于提高国际市场的占有率。

2017年6月以来,从中央到地方,特别是涉及煤炭、钢铁等产能过剩领域,国有企业并购重组的步伐正在显著加快,围绕着国企改革的市场化重组正在全面加速。国企改革征程中,重组合并到底扮演了怎样的角色,理解其背后的逻辑关系是理解国企重组合并的关键所在。

重组合并是否能打破内耗性竞争?

国企的诞生,具有强烈的国家建设意图,这也决定了它不同于一般的市场化企业。在国企的发展史上,强有力的政府支持带来了繁荣,同时国企也承担了原本由政府税收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

在一定的历史时期,这种行政化的经营模式起到了正向作用。但随着国企体量的增大、管理模式的滞后及创新效率的下降,加之市场经济的成长,原本国企的正向作用开始减退,而它本身所具有的行政化色彩,对于市场经济的进一步成熟还有可能起到反作用。

比这些更为严重的是,体量巨大的国企间也可能存在同质化竞争的问题。甚至,在一些地方,演变成区域、部门、行业间行政作用力的对抗。这种内耗造成的不仅是经济增量的减少,更严重的是区域、部门、行业间打响了利益争夺战。

同质化竞争对于体量巨大的国企而言,不同的历史时期及发展阶段造成的影响也是不一样的。比如,由于过去交通不便或者运输成本高昂,大型电力建设需要的基础设备产品一般是由就近的区域生产商提供。因为无论在价格上还是售后服务上,它都具备明显的优势,因此同质化竞争的激烈程度不大。但在今天,这种情况有所改变,便捷及经营成本的下降可能导致同质化竞争加剧,这一方面促进了产品技术创新及成本下降,另一方面也造成了较为严重的资源浪费。

至于重组合并是否能够打破内耗性竞争,要看本次国企重组合并的出发点和力度如何。着力于市场化规律,从企业经营的角度出发,以产业链的完整性、互补性、促进性的形成为目的,那么重组合并后的新国企就能提高自身的竞争力,尤其在技术创新、效率提高方面,会有一个不错的开端。

减少“户数”,国企能迎来哪些质变?

政府一直强调国企重组不是为了减少数量,而是更加注重内涵和实效,不是停留在物理数量的变化上,而是追求重组合并后的化学反应。重组合并在管理上必然引起国企数量的减少,这是所谓的“物理”数量变化,那么所谓的“化学反应”主要来源是什么呢?

第一个来源,重组合并前后产业链供应发生变化,企业的产品生产、销售及售后服务的上下游衔接发生了变化。重组合并方向有两个,一是拆分了再重组,再者就是直接合并,这里面的区别在于要不要一个企业占据产品全产业链的上下游。前者有利于保留优质资产,剥离劣质资产,企业的经营范围被再度规范,后者有可能在企业体量进一步加大的同时,内部的同质化竞争及利益划分出现分歧。

第二个来源,重组合并后的人事变化及管理模式再造。从目前的国企重组合并的趋势看,单个国企的体量增加基本上是定局。这也意味着管理岗位将面临削减,职位调整及不同企业管理模式的碰撞也是不可避免的。原本安于现状、静如死水的国企在重组合并过程中及未来一段时间,调整、迷茫、动荡、稳定等将成为国企发展过程中不可逾越的关键词。不同的意见或声音打破原有的宁静,激发的是对旧管理模式的破除与革新。旧的国企一个很突出的问题就是求稳定,但却压制了员工的创新力。

重组合并后的新国企能否迎来由量变到质变的焕然一新,还是要看内容是否大于形式,能不能真正追求质变。平静的湖面缺乏搅动是形不成涟漪的,追求质变就需要敢于打破原有的规则,敢于淘汰落后产能,敢于破产一部分经营不善连年亏损的企业,只有这样重组合并的新企业才能具备新的活力。

有人质疑,这波重组合并是否会强化企业在市场中的垄断地位?我认为,垄断是否形成,不仅要看国内市场,还要看国际市场。对于原本相对封闭的国内市场而言,国有垄断对于一些民营企业的冲击是巨大的,但随着全球市场开放程度的不断加大,垄断一定程度上只是区域性的,而非全领域的,这也给一些民营企业带来了启示:过去靠政府释放经营红利的时代过去了,我们可能需要更加集中的力量参与全球化的市场竞争。

责任编辑:宋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