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 要闻 正文

李德水:我国对于全球货币政策趋紧应该防范 但不应过于紧张

2017-10-20 13:52 中国发展网
经济 利率 金融

摘要:这对我们的实体经济是受不了的,美国、欧洲、日本,日本是负利率,他们的利率都在通胀率之下,通胀率在1%左右,那就是在1%以下。而且我可以说,实现2020年翻番的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这个经济总量也是没有问题的,完全可以做到。

中国发展网 10月20日 据国经中心消息,10月19日,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第一百期 “经济每月谈”在京举行,论坛主题为十九大报告解读:深度分析当前国内外经济形势。国家统计局原局长李德水在论坛上表示,全球货币政策出现调整,有的说有重大调整。我们对于全球货币政策趋紧,可能对于世界经济和对中国经济带来的影响和冲击要高度重视,但是也不要过度的渲染,人为的制造紧张。因为这些央行是要对自己国家的经济运行负责任的,它不能蛮干。另一方面,利率也在上升,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这是收紧货币政策的另一种形式。

以下为演讲全文:

李德水:下面我来做一个小结。大家可能也想听一听我有什么意见,接下来的时间我想就留给我。

我今天听了文玲和洪才两位的发言,我觉得讲得很好,可以说,他们把自己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昨天在十九大的重要报告体会结合到我们对于宏观经济的分析上,把自己平常钻研的一些成果,尽可能想在有限的时间里奉献给大家,很生动,也很有深度。从当前世界经济的特点来看,文玲讲的特点我都很赞同,我想补充的是,全球主要经济体齐增长,这是OECD他们自己的调查和预测,他们跟踪了45个国家和地区,今年都将实现经济的正增长,《华尔街日报》说这种现象是过去50年中极为罕见的。IMF对于今年世界经济的预测,都是很令人鼓舞的。

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央行资产负债总规模非常大,过去10年为了应急国际金融危机,各大央行一直是全球市场上金融资产的净购买方,每年增持的公债、抵押债券和公司证券达到全球当年经济增长产出,就是GDP总量的1%到3%,就是购买的证券、金融资产相当大。美、日、欧三大央行目前拥有的资产规模是42万亿美元,其中美国美联储、日本央行各4.5万亿,欧洲央行大概4万亿。我们中国的数字我不知道公布了没有,我就不说了。我就给大家一个概念,我们比美国、日本多。在2007年这场危机爆发之前,这三大经济体只有4万亿央行资产负债的规模,现在达到是13万亿。

可见全球货币宽松政策是支撑了经济景气的部分,今年齐增长主要的因素,或者相当重要的一个因素之一是各国央行大量的货币支撑,当然还有其他的因素,包括技术创新、科技发展等等,这是不可忽视的。与此同时,各国政府和企业负债率也相应大幅度上涨。目前世界范围内的政府债务已经接近GDP总值的70%,这个数字还是不容易找的。今年全球政府和民间债务总量将达到217万亿美元,10年内增长了50%,这是一个现状。

全球通胀率普遍低迷,很奇怪,发了这么多钱,央行基础货币,加上乘数效应钱很多,是不对称的。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去年发达国家的物价增长率是1.0%,他们的调控目标,像美国、欧洲央行都是2%还达不到,上不去。根据国际银行的调查,今年6月份,全球物价同比上涨率不足1%的国家,有15个主要国家,都是主要的发达经济体。像泰国、以色列、沙特等国的物价甚至于出现负增长。美国通胀率过去三个月都是1.4%,所以9月26日,美联储召开了一个货币政策会议,耶伦主席就说,低通胀仍然是一个谜。为什么?看不清楚。所以年内会不会再加息,她说现在是预期要加息,到时候可能要改口。这个原因有很多说法,信息技术、电子商务这些东西的发展降低了生产和销售的成本,这是效应显现出来了。更重要的是,美、日、欧企业收益里面分配给劳动者的劳动分配率都处于较低的水平,没有给工人们涨工资,涨得很少,所以整个大众的购买力低迷,这是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从低通胀的局面我们也可以看到,当前世界经济还远没有出现过热的局面,而只是温和的回升。一个新的经济增长周期强劲反弹的时刻没有到来,我认为今年世界经济的这种回升基础并不是很牢固。比如欧元区第二季度同比增长是2.3%,7月份的失业率降到9.1%,这个9.1%我们看来很高了,但是对于他来说,是9年以来最低的。其中年轻人的失业率高达19.1%,西班牙年轻人的失业率达到38.6%。38.6%的年轻人没有活干,这还得了吗?所以要分家。说明他的基础不牢靠,美国的失业率这个数字可信吗?老说我们的统计数字有假,美国的统计数字是很假的,因为他现在失业率是5.4%,但是相当多的适龄劳动者退出了就业队伍,退出了就业的需求。另外,美国的制度,你失业以后,每个礼拜要到政府部门去登记,登记了就给你发失业救济金。这样到了半年如果还没有找到工作,他们就不在失业统计的数字里面了,这个失业的人数相当大。所以这5.4%是不准确的,实际上是假的。所以我说,当前世界经济的复苏基础不是很强。

全球货币政策出现调整,有的说有重大调整。在全球经济同步扩张的大背景下,各国货币政策会随之做出一些调整。主要经济体的央行已经开始撤离,英格兰银行今年2月宣布将停止其大部分购债行为,美联储在2014年底就已经停止了购买债务,并且于今年9月宣布要逐步缩表。原来危机之前是8千多亿,现在是4.5万亿,预计欧洲央行也将于10月底宣布放缓购债的步伐。另一方面,利率也在上升,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这是收紧货币政策的另一种形式,从2015年以来,美联储四次提高利率,澳大利亚、韩国央行正在为明年提高利率做准备。我们对于全球货币政策趋紧,可能对于世界经济和对中国经济带来的影响和冲击要高度重视,但是也不要过度的渲染,人为的制造紧张。因为这些央行是要对自己国家的经济运行负责任的,它不能蛮干。美联储很谨慎,他们缩表也是好几年的时间,不是说马上就能推进。对于我们的冲击我想应该防范,但是不应过于紧张。不会把刚刚复苏的经济形势马上打压下去。估计在不发生特殊重大变故的情况下,未来几年全球经济还可以继续保持扩张的态势,但是不是强劲反弹。

文玲同志也说了,科技创新在全世界在蓬勃发展,这些都很深刻,很全面。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作用和地位我觉得概括得非常深刻,对于深层次的这些矛盾分析也是很深刻的。

对于国内部分,洪才同志比统计局的新闻发布会讲得更细,更精彩。因为统计局的新闻发布会没有那么长的时间,只有二三十分钟讲完了之后大家提问。今天洪才是放开说的,非常好。我想就讲一个国内的问题,也跟国际经济,世界各主要央行调整货币政策有关系,主要是金融方面。

2016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习近平同志的重要讲话,明确指出,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并强调金融和实体经济失衡是当前我国经济运行中存在的三大失衡之一。在昨天召开的党的十九大会议重要报告里面,习近平主席又再一次强调了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我觉得我们应该深刻地领会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认真面对金融领域存在的一些问题,切实处理好影子银行理财、账外业务、资金在金融系统内自我循环等等问题。要紧紧围绕着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这三大任务,这是7月14日、7月15日,中央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明确的三大任务。前面讲到全球货币政策出现重大调整,无非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央行资产负债表缩表,另一方面就是提高利率。我们中国M2和GDP之比在去年底已经达到209.1%,比美国和欧盟高出近100个百分点。但是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依然存在,企业反映还是很强烈。刚才洪才说了,1到9月,贷款新增11万亿,这个数字不少。但是没有讲到贷款是什么样的利率,利率是资金使用的价格,利率太高了。这对我们的实体经济是受不了的,美国、欧洲、日本,日本是负利率,他们的利率都在通胀率之下,通胀率在1%左右,那就是在1%以下。而我们的银行正儿八经的贷款利率就是5%,那还算好的,高的10%几的年息。这种现象,因为利率市场化就可以这样随便涨价?怎么叫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为实体经济服务?理财这些产品的利息更高,很多地方是高利贷,中国人对高利贷是深恶痛绝的,杨白劳不就是高利贷吗?那样会害死人。解放的时候投诚的俘虏的国民党,给他们播放白毛女的电影,或者演这个话剧,演黄世仁的演员被下面的人用枪打,演员被打死好几个,对他们深恶痛绝,我们现在高利贷放的不像话。

我给大家讲几个具体的数字,8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财务费用同比增长了9.7%,增长速度比7月份加快了3.7%。9月末,上海银行间的同业拆借利率一年期的已经达到了4.4%,比上年同期上升了1.38%。1到8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息支出同比上升了4.5%,可见中国企业承受贷款利息的负债是相当重的,远高于西方国家,远高于世界水平。所以我们光讲贷款完成了多少,而不讲价格不行,这样的话我们的实体经济发展不了。刚才洪才说得很好,我们的制造业投资前三个季度增长4.2%,为什么?资金成本太高,没有钱可赚,所以这个问题应该引起高度重视。不要因为国际上这些央行调整货币政策,利率提高,中国也要跟着来。要从中国的国情出发,从的基础出发,我们的利率是多少?不能跟人家比,这样有完没完?这个问题我大声疾呼,一定要管好利率,不能乱来。不能就是市场化,不顾一切,只顾自己挣钱,实际利率是上升的,不能这样干。

10月15日,新华社发表了一篇文章《治理金融乱象,监管部门不能放松警惕》。里面讲到了,经过半年的治理,前期金融乱象集中在同业理财表外业务持续收缩,但是监管部门不能放松警惕,防风险一直在路上。像反腐败一样,金融部门的风险问题一直在路上,没有完。当前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正如洪才刚才分析的,像年初那样让人担心,很忧虑。可以说速度问题我们不必看得太重,保持一个中高速增长就可以。今年实现6.8%左右的速度是很好的,我们不要在这个上面,大家说是7%左右或者怎么样,这个问题不大,完成今年的目标没有问题。而且我可以说,实现2020年翻番的目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这个经济总量也是没有问题的,完全可以做到。有人分析,从明年开始年增长6.2%就可以实现,这个压力不是太大的,难的是“三去一降一补”,经济结构的调整、优化,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环境问题等等,我们要在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效益和环境上下更大的功夫,而不要把眼光盯在这里。这些事情做好了,速度、质量也就有保证了,不在话下。对于我们中国的经济增长,我是充满信心的。对于明年的发展,我认为洪才的分析讲得很细,各种指标都做了预判,也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今天我们讲了这么长时间,给大家把我们想到的事情就分享到这里,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演讲全文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定)

责任编辑:刘丹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