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 要闻 正文

李德水:我国要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 不能简单的追求增长速度

2018-01-19 11:20 中国发展网
美国 经济 中国

摘要:前几天的参考消息,中国说一个消息,后来又辟谣,中国将减少对美国国债的购买,引起国际资本市场的动荡,美国是紧张的,他改税降税给老百姓增加好处,特别是富人们增加了收入,但是财政窟窿越来越大,他想靠着我们来给他补这个窟窿。

中国发展网 1月19日 据国经中心网站消息 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第103期 “经济每月谈”于1月18日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行。会议主题为2017年经济形势分析与2018展望。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李德水主持会议并发表了他的观点,他认为,总的来看,中国经济还是正处在上升动力和下行压力博弈的阶段,我们虽然去年取得6.9%的增长率这样一个成绩,这是来之不易的,有很多因素从增长速度来说是下行的一种力量。中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我们要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不要是传统的思维,还要恢复或者追求百分之十几的增长率,重点要放在高质量上面,包括方方面面的指标,都不能简单的追求增长速度。

李德水对梅冠群同志讲的国际经济形势的判断表示赞同,他指出,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已经十年了,调整的应该是有成效,世界经济特别是主要经济体出现了同步复苏的趋势,对这个问题怎么看?我想补充几条原因,他从三个方面说,我再从三个方面来说。第一,十年前的这场美国的金融危机,跟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爆发的大萧条,现在回过头来看,没有那么严重,不像索罗斯在十年前说这是一场有史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有点过头了。因为三十年代的大萧条对美国的伤害是非常严重的,当时美国7千多家银行,倒闭了一大半,将近有4千家,而这一次美国银行我一直盯着,倒了一家我就记下来,当时也就不到200家,100多家,没有那么严重,而且都是小不点的银行。三十年代大萧条,钢铁工业也倒了一大半,十年以后,到1939年,美国的经济总量当年的产出才恢复到1929年的水平,这一场危机对美国没有想象的那么重。要去美国住旅馆,《美国经济史》这本书里这么讲,服务员问你是想找个楼层跳楼还是住店,如果跳楼,把钱留下,把手表等贵重东西留下,我给你安排个好地方,一跳准死。听起来很残酷,但是当时不以为奇。这一场没有这么严重,所以恢复起来也好一点,也快一点。

其次,当年美国主动挑起贸易战,对欧洲大陆收高关税,60%的税率,欧洲对美国以牙还牙,也是60%的关税,两方面这么干,那还能有好吗?这是当时的背景。而这次危机,G20会议,把占世界经济总量80%、90%的主要国家坐在一起共商宏观调控政策,共同采取应对措施,这是大不一样的。经济从这个国际上来看不是伤的很重的。由此也给我们一个启示,世界经济贸易仗会不会打起来,特别是中美之间的贸易仗会不会打,打到什么样的程度?我们冷静的想一想,当年那么做,互相惩罚带来了什么样的后果?不是很清楚嘛,应该得到一些启示,应该连起手来,共同发展、互利共赢,走这个路。

再次,这些年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高科技,新的各种各样的技术蓬勃发展,遇上了新经济革命的浪潮在向我们席卷而来的大的环境,所以世界经济确实在复苏,当然问题也很多,也不是那么容易,甚至于刚才梅冠群同志讲的,美国也可能正在酝酿新的危机,也有一些经济学家提出这个观点,我们也不能大意,有各种各样的矛盾。这是李德水补充梅冠群同志关于世界经济的三点意见。

另外李德水补充说,中国去年经济增长6.9%,去年上半年两个季度6.9的增长率,社会上有一种议论,说中国经济是不是到了一个新的高速增长周期,好像要发力、要加速。怎么看待这个观点?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还是要有一个冷静的、全面的评价。总的来看,中国经济还是正处在上升动力和下行压力博弈的阶段,我们虽然去年取得6.9%的增长率这样一个成绩,这是来之不易的,有很多因素从增长速度来说是下行的一种力量。有些是必须付出的代价,比如环保,我们难道还容许那么多污染环境的企业毫无顾忌的排放吗?当然要控制他甚至要惩罚他,这些方面都会影响。再比如金融风险,我们要进行防范,不能说要多少钱给多少钱,那要出大问题的,所以这些治理都是需要付出一些成本的,暂时对经济增长是有一些影响,但是是值得的,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我们要看到,中国经济发展也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十九大都讲的很清楚,进入新时代是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而不是说要进入高速发展的阶段,这是一个大的判断和指导思想。我们要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不要是传统的思维,还要恢复或者追求百分之十几的增长率,重点要放在高质量上面,包括方方面面的指标,都不能简单的追求增长速度。

对于美国减税对中国的影响,李德水表示,社会上有些人对美国的减税和加息担心由此可能导致中国的资本大量流进美国,确实有这个担心。美国制造业全面振兴,而不再需要大量进口大量中国产品,人民币可能出现更多的贬值,美元坚挺,因此觉得我们要赶快人民币贷款加息,也要降税,怎么看待这些问题?既是中国经济的问题,又是国际经济的问题,交织在一起。

他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说:

首先是中国缺钱吗?不缺。中国到2016年底广义货币供应量和国内生产总值的比,209.1%,比美国、欧洲、日本都高了100多个百分点,供应量是很大的。我们还有3.14万亿美元的国家外汇储备,不应当说缺钱。

其次是中国贷款利率低吗?也不低。中国的存贷利差是世界上最高的。刚才向东同志也讲了,我们是很高的,特别是贷款利率。现在世界上不会因为美国的加息而齐步走,国际上央行的基准利率出现了一种分化的趋势,美国加息了,加拿大也加息了,韩国也加息,英国也加息,欧盟、欧元区按兵不动,日本也按兵不动,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有所调整,但是并没有抛弃,并没有走向全面加速的状态,因为经济增长还是脆弱的,通胀率还是比较低的,弄的不好会把这十年辛辛苦苦的劳动,宏观调控的措施又毁于一旦,特别是日本和欧洲,不敢轻易加息。还有像俄罗斯、墨西哥、巴西、南非、印度是降息的,所以宏观货币政策是分化的。而且我想低利率这种情况仍将是发达国家的主基调,美国加息进行再加息,三次,又能到多少,还是一个低利率。比较一下中国央行的贷款基准利率一年期和一年以内的,4.35%,美联储按照每年加息0.25个百分点,再升12次才能赶上目前中国的贷款利率,但两个不是完全可比,可以反映总体水平。加3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的市场利率不知道要高多少。所以,我们怎么能够加息呢?我们怎么能够看到美国加息就匆匆忙忙的加息,也不看看我们自己的基数是多少。所以如果在这个背景下,中国跟着跑,也加息,我们的实体经济是吃不消的。实体经济和金融部门的失衡会进一步恶化。

然后是中国发生通货膨胀了吗,为什么要加息啊?没有。2017年刚才说的CPI上涨1.6%,我们的预期目标是3%左右,很平稳,很低,为什么要加息?美国11月份是比较高的,2.2%。

还有是中国经济发生过热了吗?没有。我们是6.9%,三四季度都是6.8%,这是很平稳的速度,并没有出现过热。2014年是14.2%,现在6.9%的速度算什么,并不过热。

以及人民币会大幅贬值,资本会出现大量盲流,流入美国去,不会的,我敢斩钉截铁的说不会的。因为人民币资本向下我们有办法调控它,我们实行的是管理的幅度汇率值,人民币也不至于大幅贬值,而实际上美国减税以后或者减税之前,美元不仅没有坚挺,而且是贬值的。从去年12月中旬到现在,指数是下降的,1月3号从94下降到92,贬值幅度超过2%。而人民币兑美元从去年12月20号的6.6066涨到今年1月3号的6.4920兑亿美元,到1月15号又升到6.4168,创造了两年以来的最高纪录,人民币坚挺,并不是说就贬值了,所以资本不会盲目流到美国去。人民币贬值的预期也不会实现,除非我们不好好做工作,是可以控制的。

中资企业和外资企业会大量出逃吗?也不会。从去年的情况看,2017年1-11月实际使用外资1199亿美元,跟前年相比同比增长9.8%,外商直接投资增长9.8%,而非金融类国内企业对外直接投资是1075.5亿美元,同比下降33.5%。什么意思?资金外逃吗?逃了那么多出去吗?是下降的,下降了33.5%,幅度不小。主要是发生在下半年,几个部委联合发文,对外直接投资哪些是鼓励的,哪些是控制的,哪些是禁止的,听话和管得住的,不是你想跑就跑,所以还是要有信心。肯定的说,中国当前贷款利率没有理由,也不可能、不应当大幅提升,大声疾呼,不要惊慌,不要蠢蠢欲动。

人民币大幅贬值资本外流、企业外逃这种现象完全可以有效控制,是不可能也不允许其发生的,这一点实际证明我们是做到的。另外,美国减税会有什么影响,美国减税以后,可能对他的经济增长有带动作用,从投资来说,主要是高科技行业发展的会快一点,但是传统产业不会去干,减税也挽救不了传统产业的退势,有25个行业是要消失的,其中包括服装制造。美国媒体在去年年底发布的报道,劳动就业人口在这些行业,有70%、80%幅度的缩小,要逐步退出市场。那美国人不能不穿衣服啊,过日子的日用品还需要,他们自己又不干,就需要大量进口,所以他对这些传统产业拉动特别小,几乎为零。美国自己的企业,由于降税以后,美国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加了,对市场需求规模就大了,由此美国本土的企业对出口的压力也小了,我能在国内卖,干什么卖到国外去,他也不去挣外汇,由此他的出口减少,进口扩大,因为消费的产品进口扩大了。我估计美国今年的外贸逆差就不是前年的8300多亿,而是要突破1万亿美元的外贸逆差。首当其冲的是跟中国,中美贸易今年肯定会比去年还要扩大,对我们拉动经济也是有好处的,但必然会遇到美国贸易保护主义者们一些当前的人会对我们采取一些制裁的措施。这个月9号就在这个会议室,美国商会代表团跟我们交换意见,那个团长说到,特朗普周边的这些人都是贸易保护主义思想比较浓厚的,都是主张对中国进行制裁的,所以我们要做好这个准备,要想好应对措施,美国牛什么啊,税改以后对经济虽然有一点增长,扩大了消费,但是也扩大了贫富差距的状况,同时他又增加和挤压了财政赤字,他们自己算的账,1.5万亿美元,中国手握1.2亿美国国债,是美国第一大债权国,前几天的参考消息,中国说一个消息,后来又辟谣,中国将减少对美国国债的购买,引起国际资本市场的动荡,美国是紧张的,他改税降税给老百姓增加好处,特别是富人们增加了收入,但是财政窟窿越来越大,他想靠着我们来给他补这个窟窿。那天我在会上就讲了这一个观点,在2010年的时候,美国国债才13万多亿,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讲,美国当前最大的不安全是国债,债务太高了,我2011年5月份参加全国政协的访美代表团,到了美国的国会访问,5月16号美国在达到法定的最高限额14.2万亿美元,如果政府再借钱的话是违法的。

李德水提到,他那天去国会访问时问美国的美中关系合作组长利伯曼先生,你们要不要提高债券上限,他说会的,但是有条件,美国财政必须要减少支出,下猛药,他说没有一个伟大的国家可以靠举债来维持他的伟大,讲的很深刻,他说如果一个国家债务太高了,他会击败自己,失去控制。他还讲到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曾经说过,他说要击败和奴役一个国家有两种方式,剑和债,剑就是武力征服他,用债来奴役他。开什么玩笑?20万亿了,还没事一样。2010、2011年那个时候他们很看重这个事情,那时候才10多万亿,现在这十年翻了一番,反而不在乎。那天我在这个会上就讲了这个观点。你们要不在乎,我们是第一债权国,你惩罚我?有门吗,所以我们不要怕,我们有手段,应该很好的协商,他们代表团也表示,我们一定不能够你出一个狠招,我也出一个狠招,搞的两败俱伤。所以我们要有信心,要努力做工作,使得美中经济共同发展,世界共同发展,这是我们的理念和追求的目标。

当记者提到关于GDP统计方面的问题,GDP的核算把R&D研发的投入纳入之中,李德水说,“以前是作为中间投入,不把它算到增加值里,现在改革了,这不是中国自己想起来改的,是联合国统计委员会发的改革意见,全球都是一样的,所以这个没有问题。他们提出这个思路主要是鼓励研发,三四季度研发这块占了多少,这是应该的,也是正常的。GDP增长速度三四季度是6.8%,有什么影响因素,很多的。当前中国经济从三驾马车来说,投资后劲不是太强的是房地产,房地产投资跟以前百分之二三十的增长怎么比,房子不能没完没了的盖,总有个头,总是会从高峰上回落的,现在基础设施占的比重也是很高的,但是基础设施也不能没完没了、无穷无尽的搞,也有它的一个峰值。所以制造业还是好一点的,我们也很多指标,也是不错,新的东西、好的东西,高科技的东西,不管是投资、工业生产出口比重都在上升,而且都远远超过总的指标水平。”

责任编辑:刘丹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