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 要闻 正文

金灿荣建议:中国企业以后在拉美投资找美国伙伴

2018-03-01 14:27 中国发展网
美国 关系 中国

摘要:我们读十九大报告读的信心满满,正能量十足,但是美国读的就觉得中国过于自信,就觉得我们要挑战他,他们有这种解读,比如我们在十九大报告里讲四个自信,其中讲到道路自信的时候说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想给发展中国家提供新的道路选择。

中国发展网 3月1日 记者刘丹阳报道 2月28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第104期 “经济每月谈”,主题为聚焦当前中美关系中热点问题的开放式讨论。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副院长金灿荣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他建议,中国企业以后在海外投资,特别是“一带一路”,特别是到拉美投资,有没有可能找上一个美国伙伴,比如中国在非洲的投资找个法国伙伴,拉美都是找个美国伙伴,这样减少一点国际处理,安全风险可以控制一下。

以下为演讲全文:

金灿荣:谢谢陈主任,很高兴也很荣幸有机会到这里来,我原来以为是专门谈经贸,刚才我看这个题目是中美关系的热点问题。我就整个中美关系谈一点看法,抛砖引玉。待会儿吕祥、宗泽都给我一些批评。

    中美关系,我的直觉今年可能会比较麻烦,去年应该讲中美关系是不错的,因为2016年美国大选对中美关系有一点干扰,我们预期就很低,结果去年发展比预期的好,应该讲预期好一个是客观原因,中美双方利益交融,是很全面、很丰富、很深刻的,还有一个是中国外交去年是做的不错的,崔天凯大使还是很有本事的,迅速就找到他们家的女婿了,中国人找关系的天赋就用到正道上了,客观上有点条件,主观上又做的不错。去年中美关系比预期的好,另外美国内争也帮了一点忙,特朗普其实特别想和俄罗斯搞好关系,可是陷入了“通俄门”,想搞好关系也是主观上有,但是客观上连续做了几个报告,《国家安全报告》、《国防报告》、《核态势评估报告》,这个礼拜出的《全球威胁报告》,都把中国当威胁,把我们定义为修正主义国家,也就是挑战美国秩序的国家,强调大国竞争又回来了。为什么会短短几个月发生变化,因为11月初特朗普先生访华,至少当时白宫的表态是非常满意的,我们也是做了最大的努力,我们给了他很高的待遇,国事访问家,而且给了2535亿美元的大礼单,做了很大的努力,回去以后,白宫发言人对评价是非常积极的,使馆方面也是觉得非常成功,可是到了12月份气氛就变了,随着几个报告的出台,对我们的定位很消极,对我们的敌意上来了。发生这个变化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美国方面的决策力量对比变了,在去年大部分时间,特朗普对技术官僚不太信任,不听技术官僚的,听他信赖的心腹,心腹有两拨,一拨是女儿女婿,还有一拨是2016年大选中立了功的班农这一派,结果到了后来,这两派斗起来了,斗的结果是两败俱伤,班农就被赶走了,赶走以后大骂库什纳,结果弄的女婿也不敢说话了,他的心腹是一死一伤。然后“建制派”就起来了,现在“建制派”年纪比较大,老特务、老将军,老外交官那帮人,他们对我们有成见,而且成见比较深,然后他们开始就有发言权了。另外在“建制派”里面,截止到今天,结构不太平衡,真正占上风的是国务院那一派,真正决策影响比较大的是国防部的东亚事务中心这一派,国务院观点比较平和一点,国务院董民尚(音)现在还在国会听证的过程中,还没有到位,所以“建制派”开始掌权,可是“建制派”安全至上的理念占了上风,这是现在他们对我们态度比较严峻的一个原因,这是比较特殊的情况。随着国务院、商务部、财政部,这一批人陆续位置到位,他内部的决策会平衡一点,这是我的一个推算。另外,他现在对我们的态度比较严峻。

    第二个原因,可能是他对我们的报告解读有关,我们读十九大报告读的信心满满,正能量十足,但是美国读的就觉得中国过于自信,就觉得我们要挑战他,他们有这种解读,比如我们在十九大报告里讲四个自信,其中讲到道路自信的时候说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想给发展中国家提供新的道路选择,这对美国就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他们认为这意味着未来在中美关系当中,中国方面主动挑起了模式竞争、制度竞争,然而过去中国是回避这个东西的,现在中国是主动引起,他怪我们。

    第三个原因,美国现在心态有问题,两派斗的很厉害,经济基本数据很好,股市也很好,美国人自己都觉得哪个地方不对,到底哪个地方不对也不知道,不是很有信心。相反看中国稳步发展,就觉得被威胁感非常强,还有军事发展、科技发展,所以他对自己有点失望,对中国的力量增长感觉到被威胁感比较强。

    这几个方面导致美国的情况对我们的敌意上升了,对抗性加强了。

    我们怎么办呢?我觉得我们现在第一是积极沟通,中央现在就是这么做,中国政府对美国的态度还是很稳定的,我们还是希望跟美国建立起某种建设性的合作伙伴关系,我觉得这个大的愿望没有变,而且目前正在做努力,好像美国人也注意到一个月时间,两个政治局委员去了,杨国委和刘鹤主任,美国人也知道这是反映了我们的重视。另外,我们还是后发制人,不主动挑事,但如果美国真的展开全面的贸易战,我想中国也是有一些后手的。

    关于中美关系的情况我大概就讲点这个。关于中美经贸关系,我就今年的经贸关系,主要从政治角度补充几点。今年的经贸关系处理的难度要大一点,经贸关系坦率来讲过去40多年当中,从1972年访华到现在也46年了,46年当中经贸关系是中美关系当中的压仓石,是最稳定、发展最快的部分,成果最丰硕的部分,对两国人民都是很有好处的,我们改革开放成功跟中美经贸是离不开的,美国也是获益良多,首先中美经贸的历史贡献要肯定。从未来发展的机会有很多,当然眼前有一些问题要处理一下,我们就要知道问题所在。就经贸关系来讲,现在有几个政治上的障碍,第一就是美国国内强烈的经济民主主义,反映在贸易上就是外贸保护主义,公开的讲买美国货、雇美国人还是很少见的,现在这是一个典型的经济民主主义总统,而且他还公开的骂全球主义,骂好莱坞,骂硅谷,骂Global满世界赚钱,赚了钱又不给国家,不给老百姓,造成的问题我来擦屁股,气的不得了,这是一个障碍,美国的主政者是经济民主主义者,对外实行了贸易保护主义。第二是今年中期选举的考虑会越来越重,越临近11月初,中期选举贸易保护主义考虑越重。还有战略敌意,虽然是安全上的战略敌意,也会影响中美经贸关系。

    经济上现在有几个麻烦:一是贸易顺差扩大了。去年特朗普嚷嚷着要减少贸易逆差,我们也一直强调我们不寻求扩大贸易顺差,结果一算帐还是比前年多了300亿,原因是很复杂的,但是从政治上讲,效果是不太好的。二是必须得承认随着中国的产业升级,供给侧成功产业升级,中美贸易基本性质不完全是互补性,过去40多年中美经贸关系基本上是互补性的,但是现在随着中国的产业升级,我们当中的竞争性是在上升的,这一点不能否认,而且会越来越上升。以后大危机金融市场了,我们还买波音吗,至少是买的少了。如果以后电动汽车弄的很好,电动汽车也是主流,对美国还是挺要命的,还有芯片,今年长江存储、合肥芯片、西安国芯,几大芯片都做的不错。芯片也起来了,这样的话中美经贸关系当中的竞争我觉得是客观存在的。还有是美国在华企业对他们的处境变得不满,原来在这些有一些超国民待遇,现在超国民待遇减少了,另外原来他的竞争性很强,现在本土企业竞争性也上来了,他们的日子没以前好过,所以对我们抱怨很大,美商会的副主席跟我们讲原来他们美商会开会,我们去个副总理,现在去个副局长,是不是这个情况我不知道,但是他们感觉不太好,以前基本上都是副总理去,现在基本上是个副局长去,他们觉得有点恼火。这样就导致一个问题,美国大企业为我们说话的积极性下降。当然这都是问题,

    我讲一下未来。我们中国大概有几张牌可以用一用,一个是中国内部市场的扩大,去年零售市场总额是5.8万亿美元,跟美国是持平的,今年肯定超过美国。这个多说一说,我们内部市场是未来世界最大的内部市场,会更加开放,这个时候就看你有没有能力拿出适当的中国消费者能接受的东西,我机会在那,你自己抓不着是你自己的事。从这个角度可以说一说。另外,我有一个建议,中国企业以后在海外投资,特别是“一带一路”,特别是到拉美投资,有没有可能找上一个美国伙伴,比如中国在非洲的投资找个法国伙伴,拉美都是找个美国伙伴,这样减少一点国际处理,安全风险可以控制一下。设想一些新的合作领域,在国际投资方面一块儿做,在国内市场方面,客观事实我们的市场以后会很大,中国很快会成为世界最大的中端市场。你们可以做一点设计,这个市场是透明的,开放的,只要你有本事都是有机会的,这一方面可以说一说。

以上内容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定

责任编辑:刘丹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