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 要闻 正文

阮宗泽:未来中美关系还会不停的创造新的奇迹

2018-03-01 14:53 中国发展网
美国 中国 关系

摘要:过去投资是美国更多向中国投资,现在中国越来越是一个对外投资者,过去中国对BIT,我们的感受和我们的需要不如美国迫切,因为我没有多少投资在国外,但是现在中国越来越感到我这么多投资,钱放出去,我要希望它能够安全。

中国发展网 3月1日 记者刘丹阳报道 2月28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举办第104期 “经济每月谈”,主题为聚焦当前中美关系中热点问题的开放式讨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出席会议并发表演讲, 他认为,下一步的中美关系,中国增加、扩大了对中美关系未来的引导和塑造,这一点非常重要。中国在中美关系当中不是一个旁观者,我们是利益攸关方,所以我要加强对中美关系的引导和塑造,所以高层的交流、互访,包括四大对话,外交安全对话、前面经济对话、网络安全对话、人文交流等等这四大对话都是非常重要的,他们共同来支撑并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这也就是一种塑造。

以下为演讲全文。

阮宗泽:谢谢陈老师,非常荣幸参加国经中心的研讨会,也是一个交流会,以前也来过,都是非常高大上的,出席的嘉宾、出席的媒体都是顶尖的。前边金灿荣也讲了对中美关系的一些看法,我准备讲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是想问一下美国怎么了,二是中美关系怎么了,三是提两个建议,来应对这种状况。

首先,我们要把病灶给弄清楚。现在我觉得中美关系也好、世界出现了这么多问题也好,一个相当大的根源是美国怎么了,可能是美国的问题,美国现在变成越来越大的一个影响国际局势,大国关系、地区形势的一个问题,美国过去是一个答案,过去出现很多问题,大家都把目光投向华盛顿,华盛顿出来讲一番话,大家好像心明眼亮,有了方向、有了答案,但是今天你把目光投向华盛顿之后,你得到的问题更多,答案更少,所以这就是美国已经从过去一定意义上的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变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个问题究竟是什么?前一段时间在美国有一本书被特朗普批的够呛,我想借用他书的书名就叫《火与怒》,今天美国就是一个火与怒的美国,有一团火也很愤怒,这就是今天的美国,如果要给他画一个像的话。为什么这样讲?因为在美国,人人都不满,人人都在抱怨,人人都是这样,没有人满意,今天在美国说建制派不满意,当前派也不满意,特朗普是最大不满意的一个群体的代表。他就觉得美国二战以后跟国际社会提供了这么多公共产品,维护了世界的和平与安全,可是今天我吃亏了,这是美国现在最大的一个问题。他从来不想到获得了多大的利益、好处,他看到的更多是自己吃亏了。当然永不满足,有时候也会变成人进步的一个动力,所以他看到自己的不足。现在他就觉得吃亏,比如说包括经贸问题,今天特朗普已经不讲自由贸易了,自由贸易这个词已经消失了,从美国的字典里消失,他讲的是公平与对等,我们有时候把它翻译成互惠,我觉得应该叫对等,而不是互惠。换句话讲,他觉得过去作为给你们提供了那么大的一个市场,让你们出口,获得了发展,他收获了逆差,今天他要强调的就是平衡贸易问题,可是美国之所以为美国,就是他能承担起相当大的利差,我跟美国交流过一个观点,我说你今天口口声声说要对等,你真正对等了就不是美国了,对不对?美国真正能跟别人对等呢?你跟别人对等等于把美国从过去一个超级大国拉下来跟大家平起平坐,你能做到吗?也不现实。所以对等听起来很美,但事实上现实很残酷,不是美国应该追求的一个目标。但是他现在就讲对等,所以他把贸易简单化成一个不平衡问题,贸易有很多问题,他现在就简单化,他在方方面面也觉得吃亏了。比如说特朗普去年到北约出席第一次北约领导人峰会。北约这些小伙伴们还希望特朗普能够回心转意,说两句他们爱听的话,心里能够承受的话,但特朗普去了根本不把这种感想放在眼里,跟他们讲,你们的份子钱应该交了,我保护了你们几十年的安全,可是你们长期欠费。北约28个国家,只有5个,他的军费开支基本上达到了2%,其他都长期欠费,他说今天你们应该交钱了,要不然我不能老当冤大头。所以北约群众都成了吃瓜群众一样,口瞪目呆,过去美国保护了这么多年,突然叫他们交钱,你说今天让欧洲这些国家哪有钱可交?有一堆的问题。所以我觉得他现在充满一团怒火,这团怒火就要找平衡,这团怒火发泄出来,我认为几乎是无差别的发泄。什么叫无差别的发泄?他对他的盟友也一样,不要觉得他今天对中国特别坏,特别糟糕,脾气特别不好,你看他对他的盟友,我认为也没有好过,他摔了特恩布尔的电话,摔过列托(音)的电话,起码接习主席的电话还是很客气,而且他很舒服,心里很好受。他一上来,真正在经贸很多大问题上,真正出的第一张牌、第二张牌打的最腾伍疼的我认为其实不是中国,是他的盟友,TPP,美韩自贸协定,巴黎气候变化,巴黎协定,当然中国在巴黎协定上也是重要利益攸关方,但也不至于天塌地陷,所以我觉得他这种是无差别的怒火发泄,谁现在招惹他,我觉得就会把谁烧焦,不管是不是他的盟友。这种变化来自于什么?来自于美国国内的分裂,我们要一定意义上从他的内政区找原因,美国现在是分裂的美国,2016年当时的时代周刊把特朗普定名为当年的封面人物,标题写的是美利坚分裂国总统,但坦率地讲,特朗普不是美国分裂的根本原因,他是美国分裂的产物,但是他的上台会加剧和强化美国的分裂,这就是他的问题所在。美国的极化已经存在相当长时间,在美国过去整个社会是橄榄型,有一个相当庞大的中间阶层存在,不管你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大家都可以找到妥协的空间,但是今天美国从一个橄榄型日益变成一个哑铃型,中间越来越细,两头越来越大,民主党和共和党不共戴天,这就是一整个社会发展带来中间部位的消失,就是任何政策不管是好的坏的,难以获得一个共识,这个社会是没有共识的,没有共识也反映出来没有一个人能形成共识的领军人物的出现,这也是一个问题,缺乏共识,缺乏领军人物的出现。我觉得这也导致了美国现在怒气冲冲,而且脾气很大,还有也非常容易过敏。我觉得这都是一个变化。

还有一个原因,我觉得是它导致了这些变化,导致了美国国内保护主义的倾向在极其快的滋长和上升。而且这种滋生又把责任进行外包,说实话,今天美国真正能够对自己进行反省的人有没有?有,但是极少。他们惯性的思维都是说别人占了美国的便宜,然后一看谁占的便宜多就找谁进行发泄。其实美国现在我认为他们内部出现了很多问题,但是他们坐不下来、安不下心来进行真正的反省,所以责任外包是最方便的,而且也是大家最愿意做的一件事情,所以就把责任安全问题外包给俄罗斯,现在成了安全最大的威胁,经贸问题中国也是经贸威胁,等等他都要找到一一对应的对象,所以这是现在的一大变化。

在这样一种背景下,美国变得越来越小气,变得越来越易怒,充满着怒与火,火与怒。它会影响到中美关系,对中国来讲,我认为过去1979年建交以后,以后跟美国打交道,我自己的心得是跟一个充满信心的很自信的美国打交道相对容易,跟一个不那么自信的美国,今天一身的怒与火的美国来说也不容易,对中美关系来讲,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因为美国第一次变成这样,我们跟他建交以来第一次变成这样。

第二个问题,中美关系怎么了?

我认为正在发生一个不算小的变化,应该是一个大的变化,而且这个大的变化不是全局性的,是有一些根本性的因素在发生变化,这个因素在哪里?过去美国在中美关系占据一个主导,可是今天中美关系、未来中美关系,美国已经不再是唯一一个主导方,中国同样重要,中国对中美关系的话语权前所未有的上升,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如果把中美现在作为一个对比,就更能看出来美国今天对中国的态度。我总结了这么几点,美国现在比较失望、比较自卑、比较分裂,然后走点下坡路,这是有几个特点,而中国今天充满了希望,中国很自信,中国万众一心,然后我们在登山。这几条如果拿来一对比,其实有一个背道而驰的感觉。美国的失望,一个是对自己,对之前的美国是比较失望的,我觉得美国就有两个,一个是特朗普的美国,一个是特朗普之前的美国,就这两个美国,所以现在美国有点失望。另外在中美关系当中,美国在一段时间以来,近两三年,也不是特朗普上台以来,已经在对中美关系做一些辩论或者讨论。我最近关注了美国最新的包括前官员写的一些文章,关于对中美关系的辩论,辩论提出来,总结了从尼克松以来,美国对华政策都失败了,而且无论是接触派、融合派还是强硬派,软的也不行,硬的也不行,中国软硬不吃,美国对华政策是失败的,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看最新一期的《forein  Affairs》,上面就提到这样一些问题。他看到了这种现象,而且结论我不太同意美国的对华政策就是失败的,而且归根到底说美国为什么会失败?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恐怕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看法。美国对华政策确实有问题,但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试图要去改变中国,这是他最大的问题和误区,或者说是一个陷阱,中国不可能被别的国家改变,唯一改变中国的就只有中国人自己。改变世界最好的方式也是中国自己,改变自己。美国过去所谓的融合派,支持中国改革开放,最后中国的经济发展以后,政治也会朝着跟西方靠拢,但是今天我们有“四个自信”,美国觉得心惊胆战,完了,他觉得失败了,我们找到自己的道路,所以这是融合派的失败。过去也不乏也强硬派,共和党对中国这种强硬也是虎视眈眈,什么都有,包括奥巴马的再平衡,也是一个强硬的作风,要想遏制住中国,把中国锁在所谓第一岛链,最后还是失败了,换句话说讲,胡萝卜也不行,大棒也不行,现在对中国好像缺乏招数,但是中国又一天天在成长,快速的在成长,我觉得这也是他们心里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对中国的估计,我觉得也是不足的,对中国的发展也是不足。

中美关系上,现在在争论中美是伙伴还是对手,今年或者是去年底以来,美国的几个报告对中美关系都是很负面的,而且这种负面到所谓他的国情咨文,已经不光是把中国作为一个贸易上的对手或者是军事战略上的对手。在国情咨文甚至进一步把中国成了意识形态的挑战者地所以实际上中国已经成了全方位对美国构成一定挑战的对手,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变化,这样一种判断,如果我们只截取这一个时间段来看,好像中美关系坏消息很多,就算是特朗普去年执政一年多以来,整个对中美关系我觉得还是相当的不错,我不那么悲观,也不那么失望,去年成功实现了中美的平稳过渡,大家都不看好中美关系的时候,中美实现了平稳过渡,而且特朗普对中国的访问也是非常的成功。所以应该讲,中美关系过去几十年不断地衍生,制造一些惊喜,也在考验国际社会对中美关系的判断,不仅美国对中美关系的判断出现错误,国际社会很多人对中美关系的判断我认为也出现了误区,也出现了错误。中美关系出现的现在这些问题,一方面要看到它确实存在一些局部生成的调整,但总得来说现在中美关系的大盘、基本盘是稳定的,而且谁也没有意愿和力量要推倒重来。比如说美国搞贸易调查,实际上贸易调查从中美建交以后我认为就没有断过,而且一直遭受美国双反调查最多的,不是说特朗普来了以后就更厉害,他也有想更厉害的地方,但我们要用平常心看待中美之间的倾销、调查,我认为一定意义上它是伴随着中美关系的发展,一定意义上可以叫做正常现象。这说明的是中美经贸关系的长远发展,但是不能让它失控,这就是我们要对中美关系进行反恐的,不能让它由小变大,由量变变成质变,这样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就更具有杀伤性。

第三,下一步中美关系。

下一步的中美关系,我觉得中国一是增加、扩大了对中美关系未来的引导和塑造,这一点非常重要。中国在中美关系当中不是一个旁观者,我们是利益攸关方,所以我要加强对中美关系的引导和塑造,所以高层的交流、互访,包括四大对话,外交安全对话、前面经济对话、网络安全对话、人文交流等等这四大对话都是非常重要的,他们共同来支撑并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这也就是一种塑造。如果真正排一下中美在这四大对话当中都有很多的问题,不光是经贸问题多,外交安全问题不多吗?多的不得了,网络安全也有问题,但是这四大对话机制建设性的地方在哪里,把这些争议性的问题纳入到一个对话的管道,我认为这是它最具有建设性的,而且也是符合中美双方利益的地方。经贸上有这么多问题,我们有全面经济对话和各种机制,我们完全可以在这些对话当中进行坦诚的交流。所以中国有责任,要把中美关系引导到互利共赢的未来。

二是讲到中美之间出现这么多问题,今天我们更多涉及到经贸方面的问题,在经贸问题上中美也可以做得更多,现在不是说要限制中美经贸关系的发展,限制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解决中美经贸关系的问题在于拓展和扩大和强化中美的经贸关系。蛋糕做的越大,大家分的份量才会越多,而且未来我认为中美关系去年不到6千亿,我认为再翻一倍,1万多亿完全可能。过去40年,我们增加了200多倍,从25亿美元到5000多不到6000亿美元,所以未来我认为用不到40年,完全可以把中美关系把它推到上万亿。一个是我们有两个最大的市场,另外一个是我们认为互补是中美关系主要的特征。刚才金灿荣讲的局部的个别行业会对美国造成一点竞争的压力,但总的来看我认为互补的性质还应该是中美关系的特征。如果再加上中美今后我们共同去开拓第三方的市场,这个市场更大,对中美关系的促进我觉得就更大。

三是中美要有一种远见来指导中美关系,包括中美经贸关系,这种远见如果光停留在贸易不平衡,我觉得太窄而且不准确。因为关于贸易不平衡我们扯了多少年,中国说中国的,我们拿出一些说法,美国拿出自己的说法,连贸易量的统计我们都不在一个频道上,所以我认为最好还是要求同存异,这么几十年我们没有说服美国接受,美国也没让中国接受,但是客观的讲,如果按照美国方面拿出的中国3千多亿的逆差来说,是不准确的,并不反映今天中美关系的本质,但是美国不会听中国方面的解释,他就觉得你的贸易就是对他的利差太大,所以未来解决的一个办法我觉得是不是要重启BIT的谈判,这个非常重要。今天中美关系有一个增量,增量的空间在于双方的投资在扩大,而且我觉得它前景无量。过去投资是美国更多向中国投资,现在中国越来越是一个对外投资者,过去中国对BIT,我们的感受和我们的需要不如美国迫切,因为我没有多少投资在国外,但是现在中国越来越感到我这么多投资,钱放出去,我要希望它能够安全,从中国自身来讲,我们需要BIT对中国未来的投资不仅是美国,对其他国家提供法律上、规则上的保证,我觉得这是对中国也有这个需要。

还有未来中国和美国应该有大手笔,我们朝着FTA的方向去努力,我认为这个不应该是梦想。从做研究的来说,我说了也不算,但是正因为不算,所以我觉得中美未来一定要朝着FTA的方向,我们朝着自贸协定的方向去。在这么大的一个框架下,中美有多少利益的融合在这里面,机会无限。再有接下来特朗普马上要搞大规模的基建,我觉得在中国又是一个天然的投资合作伙伴,但是这都需要美国的心态要打开,美国现在的问题是那么大一个超级大国,现在心胸变得越来越狭隘,越来越小气,我觉得这是他要解决的问题。相反,美国现在变得越来越愤怒,中国倒变得越来越淡定,中国的心态我觉得要淡定得多,而且我觉得要大气一些。最后一点,对美国的各种调查,马上美国还会增加一些西博等等这些cases的处理,我觉得不太至于引发一场中美全面的贸易战,但是个别行业有限的冲突我觉得在所难免,因为中国不能让美国太任性。所以我们就是要回到既有远大的理想,但是要处理这些问题的话也要掌握一个度,如果美国一意孤行的话,中国也只好奉陪,中国现在也有这个底气。我觉得最大的底气是中美现在的比拼,一方面是比谁能赢,另一方面是比谁更能输得起,谁的承受力更强,如果真是一场大一点的贸易战,我认为美国社会的承受力不如中国强。在这一个问题上,因为我们的体制不一样,国情不一样,所以美国也要考虑清楚,所以我们的出发点还是要合作,但如果美国真的把中国逼急,我们也只好奉陪,而且中国有手段,我们也有工具,当然我对未来的中美关系还是充满希望的,我一直都认为中美在不断地创造奇迹,我认为未来中美关系还会不停的创造新的奇迹。

(以上内容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定)

责任编辑:刘丹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