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 要闻 正文

中美贸易战或将演变成持久战 但贸易霸凌主义休想得逞

2018-07-07 17:47 中国发展网
中美贸易战

摘要:专家一致认为,要保持理性和长远的目光,然后做好修好内功,坚定地推进改革开放。只有按照既定的节奏,坚定不移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并与世界各国一道,坚决维护稳定和可预期的全球经贸环境,在这个全球化的大趋势下,贸易霸凌主义休想得逞。

中国发展网 7月7日 记者刘丹阳报道 7月6日,美国宣布对34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的关税。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同日表示,在美方对中方片面、不公正加征关税措施生效后,中方对美方部分产品加征关税措施也立即生效。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正式开打。为进一步剖析中美贸易争端,预测贸易战的走向,中国新闻社在7月7日上午举办了“中美贸易争端背后的较量”。与会专家一致认为,要保持理性和长远的目光,然后做好修好内功,坚定地推进改革开放。只有按照既定的节奏,坚定不移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并与世界各国一道,坚决维护稳定和可预期的全球经贸环境,在这个全球化的大趋势下,贸易霸凌主义休想得逞。

BW3I1083

论坛现场

美国为什么这么做?

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万喆指出,中美贸易争端背后的较量实际上是中美两国在新时期一个结构转型的较量。美国对中国的指责主要集中在强制性技术转让等方面,强制性技术转让实际上是需要政府审批的时候进行强制性技术转让才能称之为强制性技术转让,从中可以看到,并不是在于中国违反了他们所谓的法律法规,而是在于美国的企业不能够面对在新的结构调整中,中国企业已经与他相对更加对等的事实。美国所占有的位置,从过去的那种绝对控制力特别强的情况下,发生了相对滑落或者衰落,美国对此感到不满,所以从他的无理性上来看,美国在全球以及中国在全球,包括企业,包括政府,包括国家在全球结构中的相对位置的变化感到不满意,所以这是一个结构性的较量。

微信图片_20180707113928

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首席经济学家万喆

万喆认为,中国在目前的状况下,从短中长期做一个预备,从短期来说还是对他进行一个战术牵制,包括我们现在讲中美之间的较量是结构较量,一些事情也是对他做战术牵制,从中期来讲最重要还是要进行结构性的改革,中国其实提早已经有准备,一方面在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方面加大对外开放的步伐,另一方面在全球倡导大家是命运共同体的概念,使已经有点破碎的国际结构仍然有粘性。

从长期来看还是意识到无论是美国的强大还是中国的崛起,或者是全球的繁盛,不但是要有影响力,而是首先要有吸引力,也就是说要有良好的营商环境,有良好的人才培育,吸引以及留住人才的环境,所以中国的长期实际上还是要更多地着力,市场化改革,建设更好的营商环境等,接下来我们长期一定要以此为锚,坚持下去。同时还要意识到在短期来说中美的较量对美国实际上也会很痛,对中国也会很痛,这跟我国转型升级如出一辙,但是要度过这个短期痛点,要看到更长时间的光明。

中国该怎么做?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白明表示,如何应对贸易战,我觉得至少应该是五个层面可以考虑。一般的层面指实际上都是个案,个案的时候也有反制,比如说当年的轮胎特保,我们也是反制,拿汽车和肉鸡进行反制,但是都是个案。第二层级目前来说就是打包式制裁,就像232调查,美国对全世界的进口钢、铝加收关税,很多中国出台的反制措施是128种商品,301调查,美国第一个单子是1333种,中国是106种,第二个单子修改过了,美国1102种,中国600多种,在这种情况下,这是打包型的反制。但是打包型反制,如中美贸易战,现在是美国说,美国向中国出口1300亿,中国向美国出口5000多亿。中国的反制通过其他的经贸方式也可以,比如说出口,有一些关键的原材料的出口,另外还有其他方面,比如说服务贸易也可以做一些文章。第四层级就是说中国在很多的国际经济上的协调问题上,包括金融上的协调、国际治理上的协调、全球治理的协调这方面。再高一层的层级应该是国际关系上的协调,非经济因素上的协调。

BW3I2439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白明

为什么打贸易战?

在本轮中美争端比较早期的时候,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就提出了中国要打一个史诗级的贸易战。究其原因,从经济上看不完全符合经济逻辑,美国在经济景气的时候,在一个不必增加就业的时候来打这样的贸易战,一定是有其他的因素。梅新育表示,这一次场贸易战,中美之间的摩擦是美国霸权对中国这个新型大国的遏制,而这场贸易战只是标志着此前几十年,美国对中国遏制策略的失败,而不得不进入一个新阶段,所以梅新育一再强调,不能把这次中美贸易战看作一个事件,要把它看作是一个阶段。而且这场贸易战实际上代表着美国对中国一种比较全面的挑战。正因为如此,所以贸易战的结果和发展的走向可能决定未来十年甚至几十年,乃至更长时间,国际格局的大致模样。“所以我提出要打一场史诗级贸易战,我进一步的看法是,应对这场贸易战,我们要打总体战,而且也是持久战,不指望这几个月就能解决,起码要在美国经济周期这一个阶段中,或者是特朗普的这一个任期中,起码要做这样的打算,只有做好这个起码的打算,才能争取稍微好一点的结果。”

微信图片_20180707114056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

该不该打贸易战?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室主任东艳表示,贸易战只是一个手段,对于未来发展的竞争,她提到了四个角度,从美国安全的审查历史来观察,从清单来分析,也可以看出美国这次拿出清单的目的不是为了解决贸易不平衡的问题,而是解决未来技术的问题,从美国两院对于中国的战略认识有着比较多的故事,把中国定为一个竞争者,从这几个角度,她认为贸易战中国必须打。

微信图片_20180707114011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贸易室主任东艳

贸易战的目标是什么?

“从这次中美贸易战来看,处在这样一个力量构建的过程当中,中美两国必然会出现摩擦,甚至冲突,我们要有长期应对的准备,但是首先坚持一点善战者不言战,中国有足够的智慧和谋略,不能一上来美国开战,我们就开打,毕竟战争不是上策,也不是我们现在一个首选。”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滕建群表示,从国内改革来讲,我国提出来了一系列的宏伟计划和目标,外部压力也是我们的动力之一。还要把握中美两国力量平衡转移的节奏,而不能跟着美国,这是我们必须做的,毕竟中国在很多方面,还是要跟国际社会,和美国进行合作。所以现在在安全领域加强在合作,实际在合作领域也在加强,这个是两个大国之间不可能拆开的一个硬币两个方面,我们要把握两国力量平衡转移。第四个方面还是应该加强全民的教育,现在让老百姓充分意识到这是一场长期的,而不是短期的,是一场决定中华民族未来的较量。第五个方面要有一定舆论的控制。

微信图片_20180707113803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滕建群

我们应对的底气在哪儿?

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李永提出八个方面,我国的经济虽然是进入了一个新常态,最近经济的增长还是比较稳定。我国市场足够大,为中外企业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的空间。我国门类齐全的工业部门,是中国竞争力的重要源泉,能够为我们经济发展提供足够的制造动力,也是我们未来产业升级的必要基础。创新动力十足,我国GDP的2.12%是用于研发,大概是1.75万亿,基本上和发达国家水平差不太多。今年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报告指出,中国是世界第二大专利申请国。第五个是创业,最近数据显示日均新登记的创业户是1.76万。第六个是新业态,新的业态不断在为经济增添新的优势。第七是“一带一路”带动了我国的价值链和供应链的延伸,这个延伸使我们在新的环境里面去开展更广泛的意义上的经贸合作。还有制度优势,能够有效的管理贸易战的前端和后端。

微信图片_20180707113812

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李永

有哪些解决方案?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教授陈甬军预测,我们可以取得中国发展利益上的胜利,但是会经过长期多回合的持久的过程。第一个进一步做实做强“一带一路”,我们可以把一部分重工产品用在“一带一路”的建设上去。其次是建议中国有关部门,国家发改委运用市场经济的产业政策,适时进行大规模的固定资产投资、资产的更新。第三个是发展新型的易货贸易,在特定的时间出现,货币并不仅仅是结算,中国的产能,中国的新工产品到“一带一路”的沿线国家给他去交换他的原材料、矿产资源或者是基础设施的需求。第四个是如果美国今年不把两千亿往下走,我们的轻工产品鞋帽就要上去了,集装箱货柜出不去怎么办?“能不能结合扶贫搞以工代政,把鞋帽、衬衫送到贫困农村,改善他们的生活,当然不是无偿的,他们要用农产品交换,或者修水利,这样我们把这部分商品消化掉,加起来底线思维一千亿,通过四个渠道渡过一年的难关。过了这一段以后,我们再经过整个调整贸易结构和产业结构,会有新的姿态在国际舞台上,在新的发展阶段,通过贸易战打出了新的天地。”

BW3I2395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教授陈甬军

责任编辑:刘丹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