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 要闻 正文

重精准、补短板、促攻坚:推动中西部经济高质量发展

2018-08-04 12:39 中国发展网
中西部经济 高质量发展

摘要:面对宏观政策的转向中西部经济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应当把握好“补短板”的重点和抓手,掌握好“重精准”的方式和方法,才能实现“促攻坚”的目标和任务。

中国发展网 8月4日 中国投资咨询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刘以雷8月4日上午在宁夏银川中国统计发展论坛上发表演讲,他指出,面对宏观政策的转向中西部经济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应当把握好“补短板”的重点和抓手,掌握好“重精准”的方式和方法,才能实现“促攻坚”的目标和任务。

刘以雷表示,2017年度全球经济向好,外需劲头强劲,我国“去产能”、“去库存”取得明显成效,经济形势基本稳定下“去杠杆”被视为供给侧改革举措的重中之重。随着国际上2018上半年度中美贸易摩擦加剧,全球总需求萎缩,出口导向型国家经济增长面临挑战;国内在严监管和去杠杆的政策叠加下,经济发展答卷呈基建投资下滑和房地产开发投资回落态势。经济下行压力下为应对国际、国内市场需求的“内忧外患”,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将宏观政策及时进行调整,货币政策从“保持流动性合理稳定”转向“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财政政策从“积极的财政政策”转向“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则明确提出“把补短板作为当前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补短板”代替“去杠杆”成为日后供给侧改革的重点方向。

刘以雷强调,作为下半年及今后宏观调控的重要指导,历年以来7月份的中央政治局会议都十分重要,因此正确理解会议精神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应当清楚的认识到这次宏观调控政策的改变并非全面的转向,依然以“稳中求进”为总基调,只是“稳中有变”。这种“变”是在保持原有基调不变基础上从微调到重大调整的转变;这种“变”不是“大水漫灌”式的强刺激,而是为实现“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目标,财政政策以结构调整为重心,货币政策以总量调节为重心,二者统筹协调、精准施策,形成合力的相机变化。

刘以雷称,新常态下我国经济升级转型处于历史的重要拐点,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经济增长方式由粗放型向质量效率集约型转变,经济增长动力由投资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而中西部经济高质量发展是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应有之意和重要一环。新常态下我国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国内、国际经济环境同样也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一方面经济结构调整、发展方式转变、“四化同步”、“一带一路”给中西部经济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另一方面基础建设落后、劳动力素质偏低、创新能力薄弱、生态环境脆弱、节能减排压力大又使中西部经济发展面临巨大挑战。面对宏观政策的转向中西部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应当把握好“补短板”的重点和抓手,掌握好“重精准”的方式和方法,才能实现“促攻坚”的目标和任务。

首先,要搞清楚弄明白制约中西部经济发展的因素,即“短板”是什么?刘以雷认为集中表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首先是贫困问题依然突出:按现行国家农村贫困标准测算,截止2017年末我国仍拥有农村贫困人口3046万人,而中西部占全国农村贫困人口90%。此外中西部地区贫穷面积大、人口多、程度深,随着脱贫攻坚任务的纵横化发展,越往后中西部脱贫难度越大,实现中西部脱贫和防止贫困复发与反弹的任务十分艰巨。

其次是基础建设仍然落后:基础设施落后一度是制约中西部经济发展的“瓶颈”,虽然近年来中西部基础设施取得了长足进步,但国内不同地区之间基础设施发展依旧不平衡,中西部明显落后于东部,中小城市明显落后于大城市,农村明显落后于城镇。目前贵州、陕西每千平方公里的高速公路里程仅相当于山东的57%和69%。

再次是创新发展动能十分薄弱:中西部地区由于历史、地理和文化等诸多因素的制约,人力资源开发水平较低,人口增长速度快,受教育程度低、受高等教育人口少,整体文化素质偏低。加之缺乏地域竞争优势,人才流失严重导致产学研一体化程度低、科技创新机制体制薄弱,科技创新资源匮乏。

还有是公共服务严重不足:随着“放管服”政府改革步伐的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在中西部地区,尤其是中西部农村地区,农村教师、幼儿园供给依旧不足;留守儿童、留守老人教育和养老问题仍然堪忧;信息化服务落后、农村信息化通道仍然有待畅通。

最后是环境污染问题非常严峻:中西部地区森林、草地、湿地等主要生态系统较脆弱,且中西部地区身居内陆、地形复杂、干旱缺水,土地生态环境尤为脆弱、土地资源开发利用的制约因素更多。尤其是西部地区突发性地质灾害严重,崩塌、滑坡、泥石流等灾害频发,占全国的70%以上,严重威胁着人民的生产生活和影响经济发展。

刘以雷认为,“三去一降”是在供给侧做减法,而“补短板”则是在供给侧做加法。“补短板”是“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指引下为实现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目标,采取一系列措施弥补薄弱环节、改进滞后领域、解决突出问题的一种以近求远、补短为长、化劣为优,立足自身的对策和举措。中西部经济高质量发展不仅要“补短板”,更要找准方向,精准加力“补短板”。

深入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补民生短板

首先明白精准识别是前提,精准帮扶是基础、精准管理是保证,在全面实时完成贫困对象识别、建档立卡前提下,确立明确贫困类型、因户施策的基础,做好扶贫资源的有效对接管理工作。其次,传统式“输血式扶贫”不是解决中西部发展问题的根本和长远举措,应通过产业扶贫、项目扶贫让“输血式扶贫”与“造血式扶贫”相结合,挖掘中西部经济发展潜力,增强中西部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最后,扶贫公益性和商业性相结合,加强扶贫产业化,适度配给商业因素,提高市场化水平,增强收益率,为中西部帮扶对象创造可持续性增收路径。

因地制宜推动基础设施建设,补基础设施短板

房地产严控政策不变,基建投资必然成为稳增长的抓手,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力度”而加快中西部基建投资可以说是最直接的、见效最快的突破口。长久以来基础设施短板是制约中西部经济发展的一项重要因素,“一带一路”政策为中西部经济发展提供了机遇,而此次宏观政策调控的转变为补齐中西部基础设施短板,夯实中西部发展基再次提供了契机。中西部补基础设施短板既要因地制宜、也要量体裁衣。

“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设施联通是“五通”先行领域,给中西部基础设施建设提供了巨大发展前景。我国中西部地区是“一带一路”战略重要辐射范围,对接“一带一路”沿线的铁路、公路及港口等基础设施网络体系应“因地制宜”完善、更新中西部基础设施,补充中西部基础设施短板要加强与“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尤其是推进油气管道和电网建设,加快信息基础设施建设。“量体裁衣”则指中西部基础设施补短板过程中要本着适度超前、相互衔接、质量过硬的原则开展与其地方财力、经济实力相匹配的基础设施建设。此外,还应加强中央财政专项资金扶持、国债投资等对中西部基础设施建设的扶持力度,创新基础设施投融资方式,吸引社会资本积极参与,推进政府和社会资本(PPP)模式规范有序开展。

加大创新引领实体经济力度,补创新短板

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将“稳就业”放在首位且在最后再次强调了“稳定就业放在更突出位置”,表明将着力修复当前实体层面积累的问题。中西部加大创新引领实体经济发展有两方面含义:

一方面首先加大培育中西部现代产业体系力度,提高中西部地区产业核心竞争力,构建资源优势突出、创新能力较强、产业链条齐备、生态承载合理的现代产业发展体系;其次加大中西部研发投入和国家支持力度,加快关键技术研发和成果转化,促进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形成和发展,为经济社会持续发展提供强大动力;最后加大中西部人才引进、人才输送力度,培育创新人才,为中西部发展提供人力和智力的保障。

另一方面加强金融创新,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尤其是切实提高服务中西部经济、中西部民营企业发展的能力。“稳杠杆”下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和服务实体经济更好结合起来,抓住主要矛盾,让金融回溯本源,把能否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和满足人民群众的金融需求为检验标准。创新金融服务模式,解决中西部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渠道更窄、融资障碍更多难题。

加快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国资国企改革,补制度短板

加快政府职能由全能型、管制型、权力型向有限型、服务型、法治型转变步伐,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一是深化“放管服”改革,最大限度减少行政审批,完善“清单化”管理方式,加快转变监管理念,积极创新监管模式,多措并举加强事中事后监管;二是进一步减轻企业税负,将改革完善增值税、向小微企业大幅扩展享受减半征收所得税优惠政策的落到实处;三是继续降低企业非税负担,降低企业“五险一金”缴费比例,落实电改深化,降低物流成本、优化营商环境等。

中西部地区公有经济比重大,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明显滞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西部经济的效率和活力,制约着中西部地区经济的转型升级。全面深化中西部地区国资国企改革,特别着力加快重点领域改革试点,积极发展各种所有制经济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优化所有制结构,培育市场化竞争主体,创建现代企业制度的组织形式和治理结构,激发非公有制经济活力和创造力,提高中西部经济效率和质量,为中西部经济持续发展提供动力。

加大环境保护、落实绿色发展理念,补生态文明短板

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目前人们对物质文化的需求达到了更高的层次,随之环境保护、生态安全等方面的要求也日益提升。中西部发展中气候、地理方面的不利因素一直是制约生态文明建设的瓶颈。“建立健全以生态价值观念为准则的生态文化体系,以产业生态化和生态产业化为主体的生态经济体系,以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为核心的目标责任体系,以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保障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以生态系统良性循环和环境风险有效防控为重点的生态安全体系”,构建中西部生态文明体系,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答题,也是中西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选项。创新绿色治理方式,将绿色发展理念融入中西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全过程和各方面,协同推进中西部经济发展和环境污染防治、生态系统保护,以最终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目标。

“中西部的发展是决定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实现的关键一环。”刘以雷表示,新时代面对国内国际环境的变化,在重大机遇叠加期和转型升级关键期,适应宏观政策调整,精准着力补齐中西部发展过程中的短板,打好三大攻坚战,实现中西部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最终促进国家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伟大战略目标具有深远意义。

(这是著名经济学家,中国投资咨询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新疆大学中国西部改革与发展研究院院长、博士生导师,新疆兵团党委、兵团原副秘书长刘以雷应邀在2018年8月4日上午在宁夏银川中国统计发展论坛上的演讲。现本网全文刊发,与网友共享。)

责任编辑:刘丹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