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 要闻 正文

杨伟民:“抢人大战”背离规律,“职住平衡”是解决拥堵良策

2018-08-07 16:22 中国发展网
城市化

摘要:四十年来我国城镇化取得了不少进展,但是也出现了农民工难以市民化、造城运动、房地产泡沫、人地失衡、职住失衡、城市病、大拆大建等问题,出现这些问题原因也很简单,其实就是没有按照城市化的规律来办事。城市化有城市化的规律,我们必须要遵循城市化规律。

中国经济导报 中国发展网  记者成静报道 在第二届国际城市可持续发展高层论坛上,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原副主任杨伟民分析了当前城镇化当中的一些问题,提出了两个看法,并指出了下一步城市化需要把握的七个方面。

杨伟民的第一个看法是,四十年来我国城镇化取得了不少进展,但是也出现了农民工难以市民化、造城运动、房地产泡沫、人地失衡、职住失衡、城市病、大拆大建等问题,出现这些问题原因也很简单,其实就是没有按照城市化的规律来办事。城市化有城市化的规律,我们必须要遵循城市化规律。

杨伟民的第二个看法是,要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中央提出,把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常住人口有序实现市民化作为推进城镇化的首要任务,并提出到2020年落户1亿人的目标。党的十九大进一步提出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加快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任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宏观背景是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大幅度减少,应对策略之一是要扩大劳动数量。但是扩大劳动数量不是说要增加每一个劳动者一天或者一周的劳动时间,而是要增加劳动者一生的劳动时间,这对中国是非常有益的。不让农民工市民化,不少农民工40多岁就回乡了,也就退休了,所以这些农民工一生就减少了工作20年,少挣了20年的钱,这是对劳动力资源的极大浪费。

另外,杨伟民还提到,过早鼓励农业转移人口回乡创业,作为他个人,一生的收入就会减少,作为国家,全社会的生产效率就会降低。而我国作为一个大国,必须保持一定比例的制造业。所以,如果不恰当地鼓励农业转移人口回流农村,最终影响的是国家竞争力,还会带来长远的社会结构失衡的问题。

在谈到下一步城市化的时候,杨伟民指出要把握七个方面:

一是,城市化是经济发展自然而然的过程及结果,虽然城市化有助于经济增长,但不能本末倒置,把结果当作源泉,把城市化当作拉动增长的手段。推进城市化不能盲目规划建设新城新区、圈地、造城、建房,这些虽然短期内可以拉动投资,但是如果没有产业、就业,没人居住,就会变成鬼城,投资没有回报,举债无法偿还,不仅增长会停滞,还可能带来债务危机乃至金融危机。

二是,城市化布局是集中的。人是跟着就业岗位走的,在农业社会人跟着耕地走,耕地是分散的。所以人口和就业也是分散的,但是到了工业社会,产业链集中,就业要集中,人口要集中,城市化就是就业和人口集中的过程。一些发达的国家,最终成为城市化密集的地区,也就是几片地区。而对中国这种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而言,最终成为城市化密集的地区也就是十几片,绝大多数国土最终就是农产品的主产区,或者是生态功能区。在农产品主产区和生态功能区,人口最终是要走的,所以大量的造城建房是没有希望的。

三是,城市用地和人口要匹配。城市化是农业人口向城市集聚、农业用地按相应规模转为城市建设用地的过程,但人地要平衡,进多少人就要占多少地,而不是反过来占多少地就要进多少人。在土地财政的模式下,城市建设用地的规模超出了人口集中的规模,城市建成区的人口密度大幅度下降,这是不符合城市可持续发展要求的,而且严重背离了中国人多地少平原缺的国情。

四是,城市是不同职业的人组成的。城市化之所以成为必然是因为城市的效率高,效率高是因为城市的社会分工可以不断细化深化,互相创造需求和供给。但是,如果许多城市都要建成高大上的功能,成为科研中心等就会变得同质化。前一段时间的抢人大战完全背离了城市化的这一规律,只要白领,不要蓝领,城市是根本无法运行的。

五是,城市用地结构要均衡。我国城市用地结构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居住用地太少,就业用地特别是工业用地太多。全国工矿用地5.23万平方公里,其中工业就占了3万,日本工业用地只有1600平方公里,中国住宅用地占国土面积的0.3%,美国占1.4%,日本占3%。日本的三大都市圈,法国的大巴黎地区,居住用地都是工业用地的5-6倍,而我们的城市一般居住用地和工业用地都是1比1,北京稍微好一点是1.29比1,北京还是工业最少的地方,但是这里边还没有包括农村的工业用地。工业用地和居住用地的结构失衡。因为过去长期以来我们在指导思想上重物轻人、重视工业,而且工业用地的价格低,居住用地的价格贵。用居住用地的高价去补工业用地的低价,助推了高房价,也助推了产能过剩。所以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一条措施,建立有效调解工业用地和居住用地合理比价机制,调整工业用地价格。

六是,城市是要职住平衡的。我国城市核心区往往是就业用地多,居住用地少,比如北京核心区有92.5平方公里,居住用地占32%,行政办公、文化设施、公共服务等就业用地占37%,而且居住用地往往都是低层建筑甚至是平房,就业用地多是摩天大楼,北京核心常住人口和就业人口都是200万,估计职住比至少是0.5左右,也就是说每天至少上百万人口从四面八方进入核心区上班,晚上回到非核心区睡觉。相反,北京的回龙观、天龙苑两大睡城居住人口80万,其中50%人口是20-40岁的年轻人,他们的工作地点多是西二旗、中关村、望京、CBD等等,这两个地区的居住人口大大多于就业人口,职住失衡才是交通拥堵的根本原因,不能都怨公众爱买车。北京二环路以内的面积在城六区面积的6%,但是承担了机动车交通量的30%。解决交通拥堵,治本之策是调整空间结构,促进职住平衡。

七是,城市规模要同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相适应。

责任编辑:刘维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