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 要闻 正文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谈俊:中国有能力应对外部金融市场动荡

2018-09-18 17:47 中国发展网
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

摘要:一个总体判断是今年以来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动荡是加剧的。比较代表性的国家是阿根廷、土耳其、巴西和南非。

中国发展网 9月18日 由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第111期 “经济每月谈”于9月18日在京举行,主题为当前金融风险形势及其应对。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博士谈俊发言时指出,面对今年外部金融市场动荡,他认为中国有能力应对。除了我国的总体经济形势比较稳以外,一方面是我国国际收支保持比较良好的状态。另一方面,银行结构水保持顺差状态,上半年银行结汇是9200多亿美元,同比增长了20%,同时售汇也是9144亿美元,同比增长6%,结售汇存在顺差,规模为138亿美元。

(以下为演讲文字实录)

谈俊:大家下午好,很高兴借这个机会跟大家在这里进行交流,我主要谈一下当前的外部风险以及我们的应对。我主要介绍四个方面的情况。第一,美国的情况。第二,新兴经济体的情况。第三,对中国的影响。第四,建议。

之所以从美国开始谈起,是因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具有极大的溢出效应,能对世界经济产生广泛的影响,从历史上来看,就曾经出现过美联储或美联储进入加息通道以后,新兴经济体就出现了金融危机的情况。

一、对美国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基本判断,认为美国货币政策将延续紧缩态势。

首先看一下美联储紧缩性货币政策当前的具体情况。美联储紧缩性货币政策在稳步推进,其原因在于美国经济稳步向好,具备实施紧缩性货币政策的基础。我们知道2007年下半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2008年演变为全球性的国际金融危机,在这之后,美国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包括量化宽松政策,低利率政策,包括一些改革政策,比如加强了对华尔街金融机构的监管等等一些政策,在这一系列政策的作用下,美国经济逐步趋稳向好。近来一般段时期以来,这种向好态势愈发明显,从一些数据也可以看出来。今年二季度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年化环比修正率达到4.2%,超出了此前市场普遍预期的4.0的水平,为4年来的最快增速。截止2018年8月底,美国的失业率为3.9%,连续两个月低于4%,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数据。2018年上半年美国CPI和PPI指数同比分别上涨2.5%和3.0%,同样为5年来的新高。

(图)10年期国债收益率从年初的2.45%上升到目前的3%左右。

(图)这张图显示了1954年至今的美国利率和10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情况,这是一个比较长期的视角来观察美国利率的走势。我们可以看到,08年以来,美国的利率和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包括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维持了比较长的低水平过程,从历史角度来看,1954年以来,这样一个长期的低利率过程以前是不曾出现过的,这也从侧面显示了此次金融危机的严重程度。

对未来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判断,我们认为美联储会大概率的延续目前的紧缩态势,原因在于美国的部分经济指标在未来的一段时期将继续向好。

(图)从中短期来看,2018-2020年,美国的价格和利率将稳步上升,特别是利率水平预计将从目前的2.1上升到2020年的3.4,如果把视角拉长,从一个较长的时期来看,一个预测数是2018-2028年美国的潜在GDP将稳步攀升,是图中的红色部分。另外,长期的自然失业率将会稳步下降。

(图)另一个比较重要的预测指标是潜在劳动生产率预测数,从图中可以看到未来十年在不发生内外大的冲击的情况下,美国潜在劳动生产率将逐步上升。基于这些数据,我们认为美联储将会以比较大的概率保持当前紧缩的态势。

二、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的情况

一个总体判断是今年以来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动荡是加剧的。比较代表性的国家是阿根廷、土耳其、巴西和南非。

(图)阿根廷的情况。阿根廷比索兑美元的汇率今年以来出现大幅贬值,特别是4月份以后贬值速度加快,出现了资本流出,阿根廷中央银行针对这一情况,相应的提高了国内存款利率的水平,以阻止资本流出,但效果不是很明显。阿根廷比索仍然存在着贬值压力,资本也在继续流出。近期阿根廷政府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寻求救助,具体的一些措施双方正在商谈。

(图)土耳其里拉近年来兑美元贬值的幅度大约40%,土耳其里拉贬值的一个影响是除了导致美国的资本流出以外,有一个比较明显的溢出效应,就是导致了欧元区银行机构的股票大幅下跌,其原因就是在欧元区的银行给土耳其的机构以及政府发放了大量贷款,而土耳其里拉的贬值无疑将加重土耳其未来归还贷款的压力。市场认为土耳其未来有可能会出现还款困难,所以这样的情绪反映到资本市场上就导致了欧元区银行机构的股票的大幅下跌。

(图)此外,近年来巴西雷亚尔兑美元的汇率也跌破了4:1的红线。

(图)8月份以来,南非兰特兑美元贬值也加快,短短一个月时间贬值幅度达到了12.8%。

新兴经济体金融市场出现动荡,我们认为内部因素是主要原因。以土耳其为例,08年金融危机后土耳其经济增长主要受益于积极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但是它过度依赖外债,今年一季度土耳其的外债总额超过了4600亿美元,而土耳其去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也仅仅是8500多亿美元,外债比重超过GDP比重的一半,在新兴国家中排名第一。而过度依赖外部美元债务支撑经济发展,一旦遇到强势美元,很可能触发外部债务违约。

三、今年外部金融市场动荡影响到我国,对此我们需要高度重视,但是不必恐慌。

今年金融市场动荡,刚刚徐老师讲到了,人民币出现了贬值压力以及三大股指出现了全线下跌。

对我国影响比较大的是港币存在贬值压力,4月中旬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后,美元兑港币汇率多次触及7.85的弱方兑换保证水平,香港金融管理局入市进行汇率干预。(图)从图里我们可以看到,5月份和8月份香港金管局入市干预的规模超过了一百亿港元。

面对外部冲击,我们认为中国有能力应对。除了刚才徐老师讲到我国的总体经济形势比较稳以外,一方面是我国国际收支保持比较良好的状态。二季度我国经常账户扭转了一季度逆差状态,实现了顺差58亿美元,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达到182亿美元,跨境资本延续净流入态势,直接投资净流入299亿美元,保持在较高水平,另外外汇储备增加了229亿美元。另一方面,银行结构水保持顺差状态,上半年银行结汇是9200多亿美元,同比增长了20%,同时售汇也是9144亿美元,同比增长6%,结售汇存在顺差,规模为138亿美元。2017年同期,银行结售汇是逆差938亿美元,这说明资本流动出现了比较大的变化。另外,短期外债风险可控,在今年一季度末,我国的短期外债余额是11872亿美元,占我国同期外汇储备的比重37.7%。我们认为如果出现一定资本流出的话,我们有能力应付这种资本流出。

四、一些建议

第一,着力维护外汇市场的稳定。在汇市、股市和债市中,汇市的影响是具有全局性的,应该加强外汇市场的管理,维护市场稳定。一是加强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特别是短期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必要时可进一步提高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并可考虑对外汇市场进行直接干预。二是加强对人民币汇率变化的预期管理,积极与市场进行沟通,稳定市场信心,减少因信息不对称和信心不足引发的市场恐慌。三是完善外汇市场微观监管框架,坚持真实性、合规性和合法性审核,依法依规打击违法违规行为,维护外汇市场秩序,保护市场参与者的合法权益。四是从长远来看,我们还是要继续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改革,减少市场扭曲。

第二,坚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增强政策的灵活性、针对性和有效性,这一点刚刚徐老师作了比较详细的解释,我这里就不再展开。

第三,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建立和完善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的监测、预警和响应机制,逆周期的调节外汇市场和跨境资本流动的波动。丰富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管理的工具箱,根据形势变化不断调整,并坚持跨境交易的“留痕”原则,加强穿透式监管。

以上内容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定

责任编辑:刘丹阳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