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 要闻 正文

贸易保护主义难以让美国经济“再次伟大”

2019-05-21 10:13 中国网 孙立鹏
中美关系 特朗普 贸易保护主义

摘要:美国这一轮经济增长周期将超过克林顿时期的120个月,成为历史之最。经济增长与股市繁荣成为特朗普炫耀的资本,也成为发动贸易战的最大“底气”。

孙立鹏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今年以来,特朗普屡屡挥舞关税大棒,不仅中国、印度等新兴市场成为主要受害者,欧盟、日本等美国昔日盟友也未能幸免。特朗普称贸易关税增加了美国财政收入,可以偿还巨额债务,帮助美国经济。

如此神逻辑让世界错愕不已,贸易保护主义、经济民粹主义让美国误入歧途,霸权日益衰落,根本无法实现“美国再次伟大”。

一、贸易保护主义正成为美国经济的最大隐忧和风险。

2018年美国经济增长2.9%,与2015年持平成为金融危机后经济增长最快的年份之一。2019年1季度美国经济实现了3.2%的高增长,如果再延长3个月,美国这一轮经济增长周期将超过克林顿时期的120个月,成为历史之最。经济增长与股市繁荣成为特朗普炫耀的资本,也成为发动贸易战的最大“底气”。但美国经济“外强中干”,高增长难以持续:

第一,税改刺激作用明显“退坡”。2018年1月,美国启动里根总统以来的最大规模税改,大幅刺激私人消费和投资,拉动经济增长,但这种作用2019年明显减弱,支撑美国经济增长动力不足。2019年1季度,虽然经济增长3.2%,但主要依靠库存增加、进口减少等短期因素刺激,私人消费和非住宅类固定投资仅分别增长1.2%和2.7%,经济“疲态”显现。

第二,巨额债务挤占财政刺激空间。目前,美国联邦债务总额已经高达22.9万亿美元。按当前速度发展,2030年美国仅债务的利息支付将要高达9800亿美元,约占当前联邦财政支出的四分之一。长期以来,美国寅吃卯粮的行为,已经严重削弱推出财政刺激政策、应对潜在危机风险的空间。

第三,长期经济增长动力明显不足。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计算,1950年-2008年美国实际潜在GDP增长率为3.2%,但未来10年仅为1.9%。未来10年美国实际潜在全要素增长率仅为1.1%,经济仍缺乏新一轮高增长的科技源动力。

由此可见,美国真实的经济情况似乎并没有像特朗普吹嘘的那么繁荣。2019年诸多国际机构纷纷下调美国经济增长预期,其中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特朗普发动贸易战的“回火效应”或伤及美国经济自身。

二、贸易保护或导致美联储陷入“两难”。

一方面,与中国等贸易伙伴大打“关税战”,将直接推高美国消费者负担和私人企业的生产成本,加剧美国经济的通胀压力。目前,美国消费者科技协会、农业集团、制造商联盟、零售商协会等组织已经表达了对特朗普贸易保护政策的强烈不满。通胀预期显著升温,让美联储放缓加息步伐、甚至采取降息刺激美国经济的计划遇阻。

另一方面,伤害美国实体经济。据美国贸易伙伴关系咨询公司预测,若美国对华价值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将导致美国损失93.4万个就业岗位,家庭平均收入减少767美元。如果美国对华剩余产品加征关税,美国将失去210万个就业岗位,家庭平均损失超过2000美元。特朗普已经在喊话美联储,为应对贸易摩擦潜在风险,美联储应该着手降息。

由此可见,特朗普的贸易保护政策,正在“玩火”,加剧美国经济“滞涨”风险,或让美联储遭遇前所未有的政策困境,陷入加息与降息的“两难”。鲍威尔此时的心绪一定不会很好。

三、贸易保护更不是制造业回流的灵丹妙药。

特朗普对外采取强硬贸易保护政策,对内大幅削减企业税负,力求将资本和传统制造业拉回到国内。据美国国会研究局统计,2017-2018年美国制造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分别为11.2%和11.4%,低于2008年金融危机后11.7%的平均水平。过去两年,无论是制造业产出还是产能利用率虽有所回升,但远不能判断美国制造业回流已经出现。

通过贸易投资保护主义,“闭关锁国”的做法无法实现制造业回流。据美国商会统计,若中美贸易紧张持续升级,仅有19%的企业愿意产业转移,其中要转移到新兴亚洲、发达亚洲、欧洲、墨西哥和加拿大地区的分别占了40%、11%、9%、10%,迁回美国本土的仅为17%。相反,以美国高科技为代表的许多跨国企业因为特朗普贸易保护政策,正在加快重塑、甚至增加海外产业布局。

四、严重损害美国全球经济主导力。

自二战后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以来,美国凭借超强实力,通过为全球提供公共产品,实现经济制度霸权,并从中获得了巨大好处和利益。但特朗普政府不愿再承担更多国际责任,却要独享全球利益,不顾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差别、一味强调“公平、对等”,毫无顾忌地退出了各种国际组织。WTO正在因为美国对上诉机构法官任命的阻挠,陷入了空前的生存危机。

同时,美国屡屡采取贸易霸凌手段迫使贸易伙伴让步,正在引发各国的强烈不满和报复。尤其是,美国利用美元和金融体系主导地位,肆意经济制裁他国,正在严重透支美元国际信誉。世界各国对美国经济金融体系的依赖源于信任,当美国信誉出现问题的时候,一切都会悄然改变。

责任编辑:刘维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