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 要闻 正文

为了这超100万亿的大市场,国务院要干三件事

2019-07-18 10:18 国是直通车
平台经济 中国经济

摘要:从监管方式来说,可以引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提高监管效率,从监管主体来说,可以增加消费者协会、行业自律协会等新的公共组织来进行监管,如此形成协同监管的合力。

阿里研究院与德勤研究曾联合发布过一份报告《平台经济协同治理三大议题》。报告预计,中国平台经济规模将会在2030年突破100万亿元(人民币,下同)。

这是什么概念?2018年,中国GDP总量90.03万亿元。

中国国务院常务会议(下称“国常会”)17日召开,平台经济成了关键议题,并对其健康发展定下了三大措施。

动力十足

平台经济到底对中国经济发展意味着什么?国常会指出,互联网平台经济是生产力新的组织方式,是经济发展新动能,对优化资源配置、促进跨界融通发展和“双创”、推动产业升级、拓展消费市场尤其是增加就业,都有重要作用。

中国互联网协会青年专家向坤对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表示,消费是中国经济的关键引擎,而平台经济能够发挥出长尾效应,使得原本没有那么受重视的、小众的商品和服务可得到关注,从而促进了需求和供给的均衡与匹配,且降低了交易成本,还通过网络效应扩大了市场规模,这是平台经济对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辽宁锦州的商户马文强深知平台经济的魅力,他的烧烤店在饿了么平台上线仅一个月,月销就高达近3000单,从此他把自己定位为“小城逆袭青年”。

在马文强的带动下,身边一些人纷纷做起了外卖生意,“线上线下两手抓,月收入至少增长300%,日子更红火了。”

平台经济为企业运营成本“减负”亦是贡献。杭州呯嘭智能技术有限公司(下称“PingPong”)CEO陈宇告诉中新社国是直通车:“科技型平台经济如若想促进中国经济的增长,离不开科技与创新的赋能。”

PingPong作为中国跨境电商卖家的服务平台有效解决了跨境行业的两大问题,一是跨境电商收款流程冗长、到账慢且无法全额到账;二是企业全球资金管理低效。四年时间,PingPong用技术让行业费率下降了百分之70%,服务超过了40万的中国跨境电商卖家,累计为他们节省超过10亿美元。

就业是重中之重。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王磊表示, 饿了么蜂鸟即配目前在全国范围内拥有超300万注册骑手,约65%的骑手来自中西部地区,为中西部创造大量就业岗位。“外卖小哥”是百万小镇青年立足大城市的“第一份工”。高薪也催生骑手返乡热潮,三四线城市中莆田、东莞、扬州饿了么骑手就业增速最猛。

与此同时,饿了么口碑还带火众多新兴职业:智能调度算法专家、外卖运营、菜单分析师、菜品摄影师、小龙虾品鉴员……平台经济下应运而生的新岗位新职业,方便了群众生活,改善了民生福祉。

 三箭齐发

国常会表示,近年来我国平台经济蓬勃兴起。要遵循规律、顺势而为,支持推动平台经济健康发展。确定了支持平台经济健康发展的三方面措施。

一要发展平台经济新业态。顺应群众需要发展“互联网+服务业”,支持社会资本进入医疗健康、教育、养老家政、旅游、体育等服务领域,提供更多优质高效的便民服务。适应产业升级需要加快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及应用,推进制造资源、数据等集成共享,发展智能制造和服务型制造。

《比较》杂志社研究部主管陈永伟认为,明确支持资本进入民生领域,这可以卸掉一些互联网企业的精神包袱,让它们可没有顾虑地进入上述民生相关的行业,对于促进行业发展,改进行业效率大有裨益。

向坤则指出,中国是工业大国还不是强国,在这个时间点关注工业互联网平台会找到产业升级的突破口,跟上国际步伐,使得中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与发达国家没有“时差”,工业互联网平台能够帮助中国升级产业链、创新业态,并降低生产浪费,提升更多个性化的工业服务。

二要优化发展环境。推进登记注册便利化,放宽新兴行业企业名称登记限制,简化平台企业分支机构设立手续。指导督促有关地方评估旅游民宿等领域政策落实情况,优化准入条件、审批流程和服务。完善平台企业用工、灵活就业人员相关政策。加强政府部门与平台数据共享,今年建成全国统一的电子证照共享系统和电子发票公共服务平台。鼓励金融机构为平台经济发展提供支持。

如何实现与政府的数据共享是平台型企业发展的共同难点。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许宪春指出,平台经济背后的核心驱动力是数字技术,数据资产已经成为许多平台经济企业最为核心的资产,作为公共品的政务大数据将成为平台经济企业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需要政府部门打破信息孤岛,构建政府大数据平台。

陈永伟直言,平台要想运行得好,实现更好的治理,有时候必须要有政府的数据支持。例如在共享住宿、共享交通等平台的发展过程中,有一个很大的困难就是要识别平台使用者(例如租户、司机)是否有犯罪记录,这一点没有政府的支持是很难实现的,而有了政府的数据共享后,这些难题就迎刃而解了。

三要按照包容审慎要求,创新监管方式,探索适应新业态特点、有利于公平竞争的公正监管办法,推进“互联网+监管”。强化信用约束,科学合理界定平台主体责任,依法惩处网络欺诈、假冒伪劣、不正当竞争、泄露和滥用用户信息等行为。

“平台经济是一种新事物,它是过去的监管框架没有预料到的。在这种背景下,如果固守老的监管思路,无疑削足适履、刻舟求剑,不仅无益于解决平台发展中产生的问题,还会扼杀平台发展的机会。”陈永伟认为,只有秉持创新的监管理念,继续保持包容审慎的态度,平台才能更好地发展,才能更好地承担、发挥其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作用。

向坤表示,从全球范围来说,对于包括平台经济在内的互联网行业加强监管是大势所趋,在这方面,中国过去是相对包容式的监管,但由于一些诸如垄断、隐私等问题的暴露,就必须要加强监管并创新监管。从监管方式来说,可以引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提高监管效率,从监管主体来说,可以增加消费者协会、行业自律协会等新的公共组织来进行监管,如此形成协同监管的合力。

责任编辑:宋璟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