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 要闻 正文

刘金山:释放多层次消费需求潜力的改革路径

2019-08-12 09:26 南方日报 刘金山
扩大内需

摘要:会议强调:“深挖国内需求潜力,拓展扩大最终需求,有效启动农村市场,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这是未来及更长时期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大战略举措之一,具有重要影响与深远意义。

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就是要化解消费需求层次转换的多重体制约束,形成“有钱花,愿意花,方便花”的良性循环,从潜在总需求到有效需求、从有效需求到实际需求,释放多层次消费需求潜力。

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0日召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深挖国内需求潜力,拓展扩大最终需求,有效启动农村市场,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这是未来及更长时期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大战略举措之一,具有重要影响与深远意义。

我国宏观经济运行的潜在总需求巨大

世界经济发展史表明,一个经济体成为世界制造中心之后,必将成为世界消费中心。生产得好,生活得好,相辅相成,相得益彰。新中国成立70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从贫穷落后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走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征途上。未来时期,在世界经济版图上,中国需要世界制造中心与世界消费中心并重。成为世界消费中心的必然路径之一是打造强大国内市场。

市场的核心是需求,是有支付能力的需求,既有支付能力,又有花钱意愿。支付能力就是潜在总需求。2019年6月末,中国广义货币量(M2)为192万亿元(约28万亿美元),全世界第一;人民币存款余额约188万亿元。这表明,我国宏观经济运行的潜在总需求是巨大的,具备了成为世界消费中心的潜力和条件。在巨大总需求潜力具备的情况下,当前亟须有效解决两个关键问题。

潜在总需求如何转化为有效需求: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社会保障体制改革

一是潜在总需求如何转化为有效需求问题。有效需求是有支付能力且有消费意愿的需求,消费意愿至关重要。2016年1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上,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了详细解释指出:“有效供给能力不足带来大量‘需求外溢’,消费能力严重外流。解决这些结构性问题,必须推进供给侧改革。”所以,生产得好,能够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才能激发居民的消费意愿,才能赢得市场的货币选票。这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本逻辑。习近平总书记说,“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从生产端入手。”从生产端入手,生产出更好的产品和服务,既可以赢得国内市场的货币选票,也可以赢得世界市场的货币选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任务是“三去一降一补”,其中“补短板”至关重要。通过创新,生产出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产品,化解“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样,才能有钱并且愿意花钱。

消费意愿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对未来充满信心,有钱且敢花钱。如果居民有了全方位多层次的社会保障体系,相信“老有所养”,那么现在就不会“惜买”了。当前各地区普遍存在的社保账户空账运行现象,亟须有效解决。划转部分国有资本金充实社保账户是有效路径之一,需要在各地快速推进。社会保障体制改革,是扩大消费需求的“底线保障”,是防止一个社会进入“低消费意愿”状态、保障经济社会发展活力的有效路径。

潜在总需求(支付能力)的阶层分布至关重要:形成一个庞大的中等收入阶层

由于存在着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规律,随着人们收入越来越多,消费占收入的比重会逐步降低。这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基本规律。顺应这一规律,潜在总需求(支付能力)的阶层分布至关重要。如果收入分配格局是“哑铃型”(两头大、中间小)的,社会消费倾向是相对低的,社会总消费需求增长缓慢。如果收入分配格局是“橄榄型”(两头小、中间大)的,社会消费倾向则相对较高,社会总消费需求稳定增长。所以,当前收入分配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形成一个庞大的中等收入阶层,不仅把大学生变为中等收入阶层的候选人,还要把产业工人变成中等收入阶层的候选人,更要通过乡村振兴战略实现城乡融合,把农村经济从业者变成中等阶层候选人。我们打造强大国内市场,就是要一个人也不能落下、一个阶层也不落下、一个地区也不落下。收入分配体制改革的目标之一是打造世界消费中心的人口学基础和阶层融合基础。

有效需求如何转化为实际需求:大力推进全方位多层的消费条件建设

二是有效需求如何转化为实际需求问题。有支付能力的消费意愿有了,具体如何实现消费意愿呢?要看能不能快速实现需求和供给的对接,进而转化成实实在在的市场交易。实际需求才是货真价实的经济运行基础。

这需要大力推进全方位多层的消费条件建设。供求信息的快速传递至关重要。在智能互联永远在线的时代,地球是平的,线上销售和线下物流相结合,是供给和需求快速对接的路径之一。互联网基础设施普及化与高覆盖,尤其是实现边远地区和乡村的互联网覆盖,就可以实现消费意愿和生产供给的快速对接。要运用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充分发挥我国城乡、区域之间的经济空间韧性,无论是大众需求,还是小众的个性化需求,都可以实现快速全覆盖。长尾理论告诉我们,长尾就是产品多样性、小批量、多品种;互联网和智能化,使那条无限的长尾蕴藏着巨大的利润空间;发现长尾是未来的竞争优势所在,专注、极致、快速反应,有时候比规模更重要。

我们必须充分认识到,互联网基础设施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公共物品和先行资本。无论是财政资金投入,还是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着力点之一就是要打造这一重要的先行资本。

如果能够有效解决以上两个关键问题,就可以形成“有钱花,愿意花,方便花”的良性循环。从潜在总需求到有效需求,从有效需求到实际需求,释放多层次消费需求潜力,加快消费需求层次转换的有效性,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多用改革办法扩大消费,就是要化解消费需求层次转换的多重体制约束,为打造强大国内市场进而成为世界消费中心做好准备。

(作者系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导)

责任编辑:刘维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