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智库 要闻 正文

用10年时间,打造一个“健康中国”

2020-05-22 08:42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
健康中国

摘要:亟需加快推进“健康中国战略”执行力度,尽快从“以治疗为主”转向“以预防为主”,打造一个领先的“以预防为主”的健康管理体系,全面提高人民健康水平。

   

王炳栋/供图

王炳栋/供图

清华大学原副校长   郑燕康教授

党和国家高度重视人民的健康问题。2017年10月,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并指出“为人民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2019年7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实施健康中国行动的意见》,要求“从以治病为中心转变为以人民健康为中心”;2019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一系列顶层设计文件的出台和政策的实施,为当前和未来较长时期的国民健康和医疗卫生改革构建好了制度框架。当前,我国国民健康和医疗卫生领域仍然存在若干突出问题,如卫生费用增长较快、居民整体健康水平堪忧及居民因病致贫和因病返贫情况增多等,亟需加快推进“健康中国战略”执行力度,尽快从“以治疗为主”转向“以预防为主”,打造一个领先的“以预防为主”的健康管理体系,全面提高人民健康水平。

当前国民健康和医疗卫生领域仍然存在突出问题

第一,全国卫生总费用快速攀升。2013~2018年,我国卫生总费用从3.1万亿元增长到5.9万亿元,六年增长了90%,年均增长10.9%;卫生总费用与GDP的百分比从5.56%攀升至6.42%;人均卫生费用从2327元增长至4237元,尤其新农合缴费标准从70元/年增长至250元/人(2019年),接近农民承受能力的上限。与此同时,由于人口结构逐渐呈现倒金字塔形,我国医保基金支出增速已经显著大于收入增速。在此背景下,我国医保基金的支付压力越来越大,医保基金运行风险加剧,多个省份的统筹基金结存偏离“满足6至9个月支付需求”的红线。

第二,我国整体居民健康水平堪忧。一是癌症等大病正在成为城乡居民的常见病和多发病,已经成为严重威胁居民健康的主要公共卫生问题。国家卫生健康委癌症中心的《2019年中国最新癌症报告》显示,我国平均每天超过1万人被确诊为癌症,平均每分钟有7.5人被确诊癌症,恶性肿瘤发病率和死亡率每年增长分别3.9%和2.5%,恶性肿瘤死亡占居民全部死因的23.91%,每年用于恶性肿瘤的医疗卫生费用支出超过2200亿元。我国癌症患病率处于国际中等偏上水平。二是慢性非传染病问题突出。目前,全国已经确诊的慢病患者约2.6亿人,每年还以8.9%的速度递增。心脑血管疾病、癌症、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糖尿病等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导致的死亡人数占总死亡人数的88%,导致的疾病负担占疾病总负担的70%以上。三是青少年的肥胖病、近视、运动能力等健康状况不容乐观。我国学生体质健康状况不及格率仍远高于发达国家。《中日儿童青少年体质健康比较研究结果公报》显示,日本儿童青少年在心肺能力、柔韧性、灵敏协调性等方面均显著高于中国。四是全民亚健康和心理健康问题突出。我国“亚健康”人数超过6亿人。亚健康危害极大,最直接的后果是降低工作效率、生活质量;影响睡眠质量,加重身心疲劳引发慢性疲劳综合征,甚至引发精神或机体的疾患;易导致大多数慢性疾病,并影响健康寿命,造成早衰甚至是突发急症导致英年早逝,必须加强健康管理。

第三,居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情况增多,影响全面脱贫进程。我国正在全力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脱贫的目标。我国建档立卡贫困户中,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比例均在42%以上;患病的农村贫困人口中,年龄在15~59岁占农村贫困人口的40%以上,这些主要劳动力患病导致整个家庭陷入贫病交加境地。如果不能从源头预防大病、慢性病发生,不能有效提升全民特别是农村地区的健康水平,我国就很难从根本上解决全面脱贫问题。

我国国民健康和医疗卫生相关问题产生的主要原因

第一,目前我国公立医疗结构还没有真正落实“以预防为主”方针,仍然“重医疗轻预防”,“重后端轻前端”。目前,我国绝大多数卫生总费用都花在医院治疗环节上,有报告指出,中国60%的人在生命的最后一个月花掉了接近一辈子储蓄,这些钱花在了对疾病的治疗上。导致如此局面的原因之一,是公立医疗机构存在过度商业化倾向,使其存在强烈的创收动力和考核激励,医疗服务的信息不对称又导致过度医疗问题,医疗机构没有动力将人财物投入到投入产出率较低的预防环节。

第二,我国没有建立起覆盖全民的体检体系和前期预防机制。我国除了政府公务员、事业单位和大型企业职工建立了定期体检机制外,其他城镇居民以及广大农村居民、农民工都没有形成定期体检、提前预防的习惯,广大农村地区也没有建立起公共性的体检系统,同时,多数农村居民、农民工等没有进行商业体检机构的VIP体检、做全面筛查的经济能力。

第三,人口结构的变化和老龄化人群的后期治疗,导致医疗费用支出激增。研究显示,60岁以上老年人慢性病患病率是全部人口患病率的3.2倍,老年人消耗的卫生资源是全部人口平均消耗卫生资源的1.9倍。通常人生70%的医疗花费在65岁以后。实证数据表明,上海老龄人口占用了50%以上医疗资源,预计2030年将占据80%。截至2018年底,中国65周岁以上人口达到1.67亿人(同比增长5.22%),占总人口比例达到11.9%,已经进入严重老龄化阶段。到2050年,我国老龄人口可能会超过4亿人,老龄化率超过30%,均为世界第一。严重的人口结构老龄化和庞大的老龄人群,导致我国医疗卫生费用急剧攀升。

政策建议

党和国家已经制定了“健康中国战略”和《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决定从“以治疗为主”转向“以预防为主”。世界卫生组织(WHO)研究表明,如果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国家为解决非传染性疾病问题加大行动力度,每投入1美元就将在增加就业、提高生产率以及延长寿命方面为社会带来至少7美元的回报。目前,日本、荷兰、美国等国已经实施了健康管理,将卫生工作中心向前端的预防环节转移,效果显著。鉴于此,建议国家采取以下三项措施:

第一,实施“两步走”,促进从“治疗为主”向“以预防为主”的转变。目前我国“以治疗为主”的健康格局涉及诸多利益,直接从“以治疗为主”转向“以预防为主”难度极大。因此,建议采取“两步走”策略:第一步,从“治疗为主”逐渐转向“预防、医疗并重”;第二步,从“预防、医疗并重”转向“以预防为主、健康管理为先”。最终实现健康工作重心的前移。通过增量改革的方式,不触动原有利益格局,有利于顺利开展制度变革。

第二,扩大现有居民健康管理工作的试点。清华大学早在1994年就成立了跨学科的校级研究机构“清华大学体育与健康科学研究中心”,为国家航天员、运动员进行健康管理。该机构根据25年中国人的健康管理实践和健康数据积累,研创了基于健康管理设备和云计算、大数据的国际领先的科学化智慧健康管理系统,且具有成本低、绿色、广覆盖等特点,目前正在北京平谷大华山镇、内蒙古乌兰察布、湖南怀化等地开展试点工作。通过对北京平谷大华山镇纳入试点居民的跟踪研究发现,该样本2018~2019年的医保支出、自费支出分别下降了21.1%和17.7%,效果显著。建议国家将这一模式作为试点予以扶持,条件成熟之时向全国推广,并争取通过10年推广,形成覆盖全国全民、领先的国民健康管理体系。

第三,将居民健康体检纳入各类医保。目前我国各类医保中都不包括健康体检,主要原因在于VIP类体检费用高,个人和医保基金都难以承担全民进行健康体检。科学化智慧健康管理系统,早期、全面、经济、科学、快速、绿色,精准,人均体检费用比原来传统体检可节省2/3以上,完全可以为医保基金承受;同时,癌症通过前移早发现、早治疗,可大幅降低医疗费用。因此,建议将这套科学化智慧健康管理系统的国民健康体检在试点区域试行纳入城乡公费、居民、职工、新农合等医保,待时机成熟之后,将我国全部国民的健康体检纳入医保。

责任编辑:刘维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